我們是精神控制技術的受害者。我們認識了許多與我們有大致相同受害情況的人。在得知我們的受害情況有共同特徵,並獲得相關方面的知識後,我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目前具體的受害處境陳述並確認下列在技術知識上被稱為「受到精神控制技術侵害」的基本表現。在這份證明信上簽名的人所受到的侵害,至少有這些表現中的一項或數項。

 

一、我們發現自己的腦內思維被強制竊取,並進行了社會傳播

  我們以常識判斷,如果我們處在沒有任何非法竊取我們私人信息的正常狀態裡,那麼,自己的腦子裡想什麼和我們自己在沒有其他任何人在場的私人空間中的私人信息,是不會被他人知曉的。但是,我們在生活裡與他人的交往中,反復確證了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與他人的交往及其社會環境中,對方涉及到我們的語言、態度和行為的信息前提是知道我們此前腦子裡想到什麼和我們在沒有其他任何人在場的私人空間中的私人信息的。這使我們處在先於我們行為的行為意識被對方知道,從而面臨一個信息高度不對稱的人際關係和事態關係的社會環境。並且,這一特徵經常被我們生活和工作中的競爭對手所利用來獲得對我們的信息優勢和競爭優勢。這導致了我們在一個競爭性的社會中處於十分不利的狀態和尷尬的社會評價地位,生活和工作的社會環境被嚴重破壞,很難甚至不能進行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這種心證的方法所作的判斷在生活秩序和日常理性中被彼此能夠聯繫和證明的事實大量地、經常地、反復地確認和加強,並成為我們在感覺和心理上判斷我們的大腦思維信息和其他私人信息被非法傳播的心理證據。

 

二、我們的思維被強制陷入自相纏繞地惡性循環

  我們知道別人知道我們腦子裡在思維什麼,從而,如果我們試圖保持一般人在正常情況下腦內思維不被他人知曉的長期隱私習慣,我們就必然陷入--思想--知道別人知道我們在思想什麼--努力不讓別人思想--連努力不讓別人知道的思想也被別人知道--如此自相纏繞地循環下去。我們確認我們被強制製造了精神衝突。我們認為我們已經沒有絲毫的個人隱私和不被打攪的任何空間。我們感覺我們被一種技術手段所完全占領。

 

三、我們的大腦被強制輸入了來自大腦外部的聲音信息

我們發現在沒有任何正常環境中的聲音來源的情況下,有從外部輸入我們大腦內的直接人聲或各種雜音被我們所感知,甚至這些人聲可以與我們進行對話。對話的內容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對我們的侮辱、謾罵和攻擊,有時有動物聲音、機器轟鳴或者各種雜音的干擾。在嚴重的情況下,我們會感到大腦脹痛,非常難受。我們對這一狀況感到十分恐怖。我們很難預見這樣的情況在什麼時候和以是否更為奇怪與莫名其妙的方式出現在我們的大腦中。我們有時在睡眠狀態下被突然輸入的聲音吵醒,而這些對我們來說都無任何現實的技術手段來阻止這種恐怖的騷擾和突然襲擊對我們構成的侵害。所有試圖抵制這種襲擊的努力都失敗了。我們的抵抗意志和情緒在經歷一個初期的短暫高漲後,被持續專橫的強制所摧毀。我們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四、我們被強制製造了人為的體內感覺

我們平時沒有或者只有特定的醫學疾病,但我們時時感到身體內不斷變化著各器官的痛、癢、冷、熱,有時甚至有性欲的特別高漲或特別的低落。這種感覺的被操縱使我們很難分清什麼是真正基於生理本身的身體感覺。

 

五、我們確信來自權威文獻的技術解釋符合我們的受害特徵

  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只具有一般的技術知識和能力。在這種非專業的能力上,我們無法理解這些令我們困惑、恐怖和痛苦的眾多問題。我們不認為我們是因為患有醫學上的精神疾病而出現這些情況。當我們通過網絡開始尋找答案時,各種技術文獻和包括俄羅斯議會關於這些問題的立法在內的權威資料,把類似的問題稱為受到「精神控制技術」(武器)的侵害或者受到「信息和心理生理武器」、「定向能武器」的侵害。以下是我們所看到的一些權威文獻所作的分析、判斷和解釋。

 

  俄羅斯聯邦議會通過了一份《關於禁止信息及心理生理武器法律草案的決定》。俄議會決議指出:「當代科技的成就使信息及心理生理技術的發展成為可能。基於這些技術出現了秘密,遠程影響個體或某個群體的心理和生理的方法和手段。存在著許多可靠的方法來改變人的思維能力,操縱人的行為,干擾合理反應,或人為製造出依賴癥狀。聽覺--視覺影響是通過聽覺或視覺通路實現的:微弱的低於域限的刺激是無法有意識知覺到的,但它們卻能夠被導入深層潛意識,並且在當事人無法察覺到其存在的情況下將他的思想和行為導向事先確定的方向。100Hertz以上的超聲波是人無法知覺到的,其熱效應和機械效應通過對人神經系統的作用,可導致頭痛,睏倦,視力下降,呼吸困難,甚至行為失控或失去意識。低強度(120分貝左右)的次聲波(低於16Hz)能引起噁心,耳鳴,視力下降,以及泛化的恐懼。中等強度(低於130分貝)破壞消化系統和大腦,引起癱瘓甚至失明。高於130分貝的次聲波可以止息個體的心臟活動。微波輻射導致對現實的錯誤知覺,疲勞,睏倦,頭痛,可損害心臟,大腦,中樞神經系統。電話線,供熱和汙水管道,電視,火險警報可被用做傳導天線。」

 

  我們認為,這項被俄羅斯議會決議所稱的「信息及心理生理武器」及其技術功能和技術使用方式的介紹,可以解釋本受害證明書所陳述的技術原因。我們的受害情況與該技術的功能和技術使用所帶來的對人的影響和後果是大致吻合的。我們看到俄羅斯議會展現了對人類安全負責任的態度。它指出:「這個法律草案建議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以禁止這些武器或設備在俄羅斯聯邦的公民及軍隊中的流通:其攻擊作用基於電磁輻射,超聲和次聲波。」「現在的聯邦法律On Weapons僅僅禁止俄羅斯聯邦的公民和軍隊中流通其進攻性基於放射性和生物因素的武器。這個法律沒有考慮到信息及心理生理技術的發展,其使用將可暗中影響人的心理和生理。這使得俄羅斯議會可引入相應的對聯邦法律On Weapons的修正案。這個修正案不會影響現有法律的結構,並完全符合其一般目的--保護生命和公民健康,確保公共安全。」作為中國公民,我們沒有援引俄羅斯聯邦議會法律和決議用以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內法律事宜之適用的意思表示,但該文件對一種類型的高技術武器的技術功能特性和使用特徵的判斷和說明在一般知識學上具有普遍的價值。

 

  該決議還指出:「實際上世界各國都優先考慮秘密影響人類心理的項目,並將其看作21世紀最重要的技術。發達國家將在地區衝突中優先考慮使用非致命武器寫入他們的軍事學說,這將在贏得勝利的同時不僅使自己的士兵傷亡減至最小,而且也使敵方的人員損失是最少的。美國在北約框架中發起了一個特殊的小組以致力於研究具有非致命效果的武器的未來使用,並且協調在英國,法國,德國和丹麥所進行的這個領域的工作。德國法蘭克福的Institute of Chemical Technologies所製造的發生器是計劃用於群體混亂中的大量人群。法國最新研製設備的輻射不僅能夠穿透混凝土和鋼板,而且能夠很快摧毀它們。根據媒體的信息,英國1995年在北愛爾蘭進行了用於驅散人群的非致命武器的實戰測試。還有事實表明1999年在南斯拉夫電磁武器曾被使用來對付普通公民。製造進攻性的次聲波設備被宣布在美國的非致命武器研究中占有優先地位。根據武器專家評價,美國軍方能夠使用無人非致命微波發射設備,將載有登陸部隊的敵方艦艇阻止在離海岸線數百米以外。根據the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World Problems(SIPRI)的估計,在未來兩年美國用於發展和購買非致命武器的開支將超過10億美元。」前美國精神電子協會副主席Lynn ASurgalla先生在美國法院作證說:「非法測試,開發和使用精神病醫學、微波、激光和其它形式的電磁定向能武器是在美國和國際社會被嚴重關切的事件。這些武器都可能致命。」「使用任何形式的定向能武器毆打和謀殺,就是使用致命性武器的毆打和謀殺。」美國和世界上已經進行了反精神控制的立法行動。根據介紹,「2002年聯合國裁軍研究所United Nations Institute for Disarmament Research(UNIDIR)在其2002年的裁軍輿論導向,正式提出新一類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精神大腦控制武器和其他的電磁感應武器)。2003年(美國)密歇根州通過眾議院法案4513和4514號立法,禁止在密歇根州使用一切形式的電磁武器攻擊人類。1999年,歐洲聯盟議會22日通過決議『A4-0005/1999第27條』,呼籲制定一項國際公約在全球禁止所有開發和部署可能的任何形式的操縱人類的武器(精神控制武器)。」

 

  根據這些介紹,我們得知那些能夠對人進行精神控制的技術是一種軍事武器,並成為許多國家戰略計劃的一部分。我們感到,作為一種隱蔽性很強的技術手段的受害者,我們面臨一些嚴重的國家戰略背景。當我們得知中國也具有一項「人類腦計劃」的科技戰略時,報導該計劃一些重大動作的文獻,與使用精神控制技術手段去獲取人的腦思維和神經信息的做法這一事件之間的聯繫,被我們所獲得的技術知識所確認。《科技日報》2001年10月19日刊出的關於中國參加人類腦計劃的報導中指出,我國科學家提出要「利用我們人類腦資源豐富和計算機信息學研究方面的一定優勢,在具有中國特色的傳統醫學(如針刺等)、漢語認知與特殊感知覺的神經信息學研究等領域深入開展工作。」「建立中國獨特的神經信息平台、電子網絡和信息數據庫。」(《中國參加又一國際性科研計劃:人類腦計劃》)中國腦科學戰略計劃所要建立的「中國獨特的神經信息平臺、電子網絡和信息數據庫」的計劃,被我們認為是使用精神控制技術研究人腦的技術戰略背景。我們作為精神控制技術的受害者對這一計劃中的科學研究道德及其對公民腦思維信息安全構成的嚴重挑戰和威脅表示嚴重關切。攻擊性精神控制技術及其基於該技術的各種應用技術所具備的技術功能、使用該技術用以進行情報間諜、人身迫害和腦科學研究所帶來的巨大利益和前景,以及侵害行為的隱蔽性和難以查證性,這都大幅度提高了使用這種技術危害社會的行為動機。

 

  一篇署名為「陳宜張」並在網上發表的文章介紹了中國精神控制技術的如下功能:

①知道你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幹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秘密可言;

②能通過大腦與你互動對話(還可提取你的記憶並進行語音模仿);

③能強行給你造夢,並控制夢境;

④能讓你聞到它們製造的各種氣味;

⑤能在強刺激下把它們的意思(志)傳遞給你,並控制你的思想和行為;

⑥能通過各種方法對你的精神和肉體進行折磨。

 

  我們查閱這位陳宜張先生在中國科學院網站上公布的資歷是: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二軍醫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所長。無論是否需要就這篇文章的來歷作進一步的調查,我們認為,這些知識性陳述與我們的受害情況是吻合的。我們期待更多的權威科學家就這一隱蔽性很強的技術及其對人體所造成的精神控制危害進行科學知識的普及宣傳,因為,對精神控制技術的相闗知識宣傳不夠,並且立法滯後,使許多受害者常常在社會中處於被有意或無意地誤稱為「精神病患者」的尷尬境地。我們感到邪惡的有知者和不知道是否邪惡的無知者正在使我們蒙受深度傷害和羞辱。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