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http://catloveus.webnode.tw/products/%E5%88%A5%E4%BB%A5%E7%82%BA%E8%88%87%E4%BD%A0%E7%84%A1%E9%97%9C%EF%BC%8C%E4%B8%8B%E4%B8%80%E5%80%8B%E5%8F%AF%E8%83%BD%E5%B0%B1%E6%98%AF%E4%BD%A0/

 

  別以為與你無關,下一個可能就是你,誰侵犯了公眾的隱私?電子侵害及精神控制正悄然進行。以下是一位熱心的中國人翻譯的外國資料:

 

  我在這裡討論的「精神電子」類型的精神控制是隱蔽的,晝夜騷擾居住在他們房子裡或者社區裡的無辜市民,而且目前是在全世界範圍之內。這種折磨技術高度發展,開始是歷史上的精神控制項目,如MKULTRA(美蘇冷戰時期美國情報機構開展的一系列絕密的精神控制實驗計劃,實驗對象包括不知情的合法公民),在那些項目裡,受害者被拘禁並且被折磨。在反諜計劃裡,受害者被折磨,並且家庭和辦公室被破門而入,東西被破壞,名聲被侮辱。先進的電子技術現在使得偷偷的操縱目標市民的精神和身體成為可能,而且無法被察覺,甚至能通過最好的電磁屏蔽。

 

  在現今社會,精神控制項目曾經過精心策劃,以致如果受害者控訴,他們自己的言論將會立即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簽。偷竊和破壞者造成的經濟損失並不大,以致警察不會調查,甚至建議精神病治療「幫助」。組織這些酷刑事件的技術的人士,來自於高層。

 

  一般民眾根本無法相信他們的精神和身體都能被現在精神控制受害者所說的方式所監控和攻擊。原因是這在西方政府任何時期都是高度機密的。以上只是被列為機密,存在於當今社會的先進的操控精神、身體武器技術是一種被政府官員主流科學家(他們為政府工作),還有主流媒體,認為無稽之談的技術。

  通過不斷否認這種技術的存在,對人類身體和精神的總的控制的研究曾經遠遠領先於其他國家。幸運的是,這個秘密有了點縫隙,允許那些感興趣的去研究一些對於美國公民來說是未知的先進的技術。

 

  讓我為你列出一些美國公民所不知道的成就:

 

  -能用調制後的雷達信號將聲音直接傳輸入人類的聽覺感官。這在1974年就由Walter Reed陸軍研究所的Joseph Sharp博士宣稱。當聲音作為潛意識催眠命令的一種形式時,一個目標能被催眠術控制長達數年而不知情。

 

  -在場景和人物方面,展望未來的能力,達到了65%或更大的成功率。包括過去與未來的景象。

 

  -具有遠程催眠一個人的能力,它能使目標生病,並使目標無法工作,並且在一些極端的例子裡,能影響目標的心跳。

 

  -能在一定距離內鎖定目標而不被察覺。

 

  -轉移一個人的精神能力,成為沒有生命的裝置,這是由Czech工程師發明的,並且在冷戰時期作精神或心電武器被發展。

 

注意上面這些功能無須植入芯片。

 

  關於那些掩蓋住的成就,今天顯露出的那些技術,例如穿透牆壁的雷達,機場犯罪意圖探測器,以及盲人用的電子視力。任何人都能接受這些秘密的軍方技術至少已經比公眾知曉的技術領先10年了,任何人都能意識到,開始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但看到上述的,就會發現它不是遙不可及的。

 

一個最為普遍的誤解是,只有某些「重要人物」才值得成為這種折磨計劃的目標,不管主使者是政府還是大企業。至2003年,大約2000名MC(mind control:精神控制)受害人中,只有很少一些人與軍事或情報組織有關。這種「只有重要人物才會成為MC受害人」的偏見經常導致救援機構的雇員們拒絕為MC受害人提供幫助,公眾也出於同樣的謬見而不承認MC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公眾應當知道,當一個政府機構所犯的主要過失成為眾所周知時,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這種「政治活躍人物」。而且,公眾應意識到,現在MC受害者報告的施虐行為正在增加。每天都有更多的人發現他們成為MC鎖定的目標。有理由認為,這種MC是策劃用於最終控制某個特定人群中的每一個人。現在那些MC受害者懇求你,懇求公眾,不要僅僅因為它「看起來不重要」而忽略這件事。這個「MKULTRA」MC計劃是刻意選擇了那些不重要的人們作為試驗目標,以免遭到有效的反擊。

 

  然而,那些被挑選成為終生的MC受害人,其生活歷程中確有某些共同之處。那些對某些人或組織的財富和權勢心存不滿者有危險了。敵對的婚姻,比如,當丈夫很有錢時,就會導致對前妻的殘忍。告密者,無論是政府或機構裡,同樣有危險。高度的利益攸關者,如遺產糾紛,也會導致某些人身處險境。一些案例顯示,曾服過兵役的人危險性可能增高,雖然他們並未做錯任何事以致「名列其中」,也許只是軍隊的資料庫裡有他們的名字而已。

 

  無論受害者出於什麼原因被挑選,好像很少有人能回憶起最初的時間了。2002年4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2000人裡,約有10%的人好像是最近才表現出症狀。10%相對北美地區的人口來說,就是300萬人。

 

  300萬人,明顯地不分晝夜地受到折磨。現在,MC受害者們請求你們,略微了解一下這種現代恐怖,然後幫助我們,揭露它,讓更多的公眾知道真相。

 

  這種侵擾包括電子身體和心理襲擊,街道搞笑惡作劇,破壞家庭和其他的社交關係,甚至破壞事業等。

 

  在會議記錄上,我將論述一些作用於受害者身上的折磨方法,而這些折磨方法是種高度非法,隱蔽的活動,政府拒絕承認。包括如下:

 

  *毫無疑問,最殘酷的折磨方法莫過於折磨受害者的子女,折磨她的孩子就是折磨她自己,因為她只能旁觀,自己卻愛莫能助,而孩子則會問一些問題如「媽咪,他們為什麼要折磨我?」「媽咪,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傷害我呢?」

  *政府扣押孩子因為父母抱怨精神控制的影響。

  *關進精神病院和強迫性用藥,而實際上,有些精神病專家並不具備一些特定的政府項目所要求的經驗,因此,當真正需要這些經驗時,他們就可能醫療失當。

  *散布謠言誣蔑受害者有過情節嚴重的犯罪紀錄,如被指控色情狂等。

  *通過各種不同方法使受害者無法入睡,包括當他或她開始入睡時,故意將他或她驚醒,並且這種折磨可以持續幾周,幾個月,甚至幾年。

  *脈衝式的皮開肉綻般的痛疼使受害者難以忍受和甚至嘔吐。

  *誘導毛孔出血,有的則在內部形成橘子般大小的硬快,而讓醫生找不到症結的所在。

  *鞭笞感覺能力,有時會在身體上留下疤痕和印記。

  *玩弄身體器官,有時動作很劇烈,來使受害者在夜間仍保持清醒狀態,還時而不時的使其身體的某一部分緊張。

  *過分疲勞幾乎使受害者癱瘓,有的斷送了他們的事業,還有的甚至生活不能自理。

  *打斷思路,特別是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工作時候。

  *使喪失味覺,嗅覺和觸覺。

  *對身體無形的撫摸,包括生殖器。而這種裝置會讓人以為房子鬧鬼。

  *監視受害者的工作場所,蓄意破壞他們的工作和其所在公司的公共財產。

  *蓄意破壞車輛,危害他們生命。

  *抹殺他們的記憶。

  *無休止地嘗試去摧毀他們的宗教信仰。

  *整日整夜地將聲音傳播到頭骨,通常是侮辱和恐嚇。

  *「電擊」變成非常的癢,需要夜以繼日的用大蒜擦身體部位。

  *蜂蟄般的刺激特別是當受害者想要睡覺或做一項精細或是麻煩的工作時。

  *突然的呼吸困難,如鼻塞,有時是當受害者想要睡覺或做一項精細或是麻煩的工作時。

  *長期催眠試圖改變受害者的性傾向。

  *強烈的電子性刺激與興奮,作用於一群與受害者性傾向相反的人。(試圖強迫點到性偏向是通常的)

  *有意地跟蹤與對視。

 

  聽眾們,請注意,這只是這些折磨方法中的一部分。

 

  在1994年十月21日,美國成了反折磨和其他酷刑會議的一個締約國,野蠻的或者可恥的對待或懲罰。大會第2部分的第二條條款,反對折磨陳述:「沒有特殊的情況,不管一場戰爭的情況或戰爭的威脅,國內政策不穩定或任何其它公共的緊急情況,也許作為一個折磨的理由的用處。」所有的非自願的人類對象的研究都歸入折磨。自從1994年,10月21日,美國已經違反了這個大會的條款。

 

  這是另一種考慮這個不體面狀況的方法。美國現在正處於它的最終人機交互界面的部屬中。這不需用頭盔,安放好以進入虛擬現實。計算機產生的(人造的)環境能直接進入大腦,通過與視覺神經連接的效果。同樣的,信號能進入大腦通過連接聽覺神經,以及所有其他進入神經系統的入口。作為電腦,產生信號到聽覺神經,使得聲音能被聽到,叫做「人造心靈感應」。在五角大樓周圍,「人造心靈感應」是通過「心理技術學」產生的許多影響之一。

 

  我希望許多人被美國政府折磨致死的情況,會讓你對作為一個人類和一個市民產生關注。Girard寫道。

  Girard接著要求無線電工程師學會的幫助,把這個問題帶到美國人面前。

 

  許多研究者認為無線電工程師學會的研究實踐「太過文雅」對於處理政府高度犯罪時。例如,當無線電工程師學會調查亞利桑那州記者Don Bolles被謀殺,首要事情的其中之一是,不同意「調查」州長辦公室的活躍分子,隨後的掩蓋來自於警察部門和司法部長辦公室,並且謀殺的指示也許已經被掩蓋了。

 

  需要更多的信息,寫信給:Harlan Girard,轉交反攻擊性微波武器大會國際委員會,P.O. Box58700,費城,PA 19102-8700。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