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http://blog.sina.com.cn/zhangjun1254783657

 

真相? (2011-10-21 22:06:01)

標籤: 雜談

2011年5月11日下午,我在家裡上網,生活一直這樣悄無聲息的進行着,沒有人能知道我是怎樣渡過這漫長歲月的,包括我的父母!他們不知道也不能知道,他們不理解不相信,好吧!就這樣,目前的狀態應該是很好的,風平浪靜實則暗湧重重,我只能把平靜的一面給父母家人及周圍的人!2004年至今,一段怎樣極度殘酷漫長煎熬的歲月!見證一段沒有血腥屠殺的歷史!精神的摧殘與折磨!肉體的創傷(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日漸枯竭)

也就是在5月11日下午,我再次搜索關於大腦及耳朵裡有聲音的信息時,無意間搜到了“腦控”這一詞,點進去一看,那些信息那些受害者,讓我震驚讓我憤怒讓我激動,一時間百感交集,淚如雨注,八年了,我終於找到了,是我太過愚頓還是我不敢面對現實?這些年來,我都不想再提及此事,不想去想不想面對,可是就在前天下午,所有所有的設防在一時間崩潰,掩面痛哭,看著那些受害者描述的情況,看受害者訴說的視頻,所有所有的情況都和我的如出一轍,一樣的手段,一樣的伎倆,一樣的被害。之前,我一直以為只有我一個人遇到了這種事情,我一個人在孤獨中扛了整整八年,我要感謝我的父母,若不是他們我早已不在人世,他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原來如此!是“腦控”?我不知道對於那些研發者和操縱者來說,這玩意兒叫什麼?但我終於知道了,這個事情早就在網絡上在民間流傳,而且還有不少受害者,原來不是我一個人在孤軍奮戰!

 

我希望我自己,還有廣大的受害者們,堅強起來團結起來!不管命運如何安排,不管那些對我們痛下毒手的人如何毒害,我們一直要站到最後!給自己鼓勵!給自己加油!

 

哪些人會成為靶子? (2011-10-21 21:54:23)

標籤: 雜談

我才來這個吧沒幾天,我發現腦控受害者還真不少,我就是其中的一個,我是一個受害長達八年的受害者,我的父母都不相信我,他們總是認為我病了,或是心理出現了問題,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真的是被人害了。這些年來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在孤軍奮戰,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受害者,我也是前些天才知道這個叫“腦控”的,但對於那些研發者和操縱者不知道他們叫這玩意兒什麼。

 

我覺得在我們這個地方我是唯一的受害者,因為我發現我一到街上去就會有人對我吐口水,指指點點,用異樣的鄙夷的眼光看著我,我走在路上,感覺好多人都在看我,小聲的議論着我,而事實證明我的感覺是正確的,因為那些聲音告訴我,說別人只會相信他們而不會相信我。我知道,事情絶不是那麼簡單的,我曾問那些聲音為什麼要害我?他們說,我得罪過他們的人,說看不得我,說他們有這個本事整我,該我倒霉。

 

我現在想到一個問題,這種事情究竟是什麼人在做?是不法份子?是政府?是黑社會?或是這些對象都有,聯合作案?

 

還有,他們在害人時總會甄選對象吧,那麼什麼樣的人會成為他們的目標靶子呢?難道真的就像是他們說的他們看不得誰就可以整誰,想整誰就整誰?

 

我是一個性格較為內向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很聽話的孩子,性格不大合群,還有家境一般,讀書讀的不麼樣,現在工作也不出色,當然這些都會與被害這件事會扯上一定的關係,我的父母都是很平凡的普通百姓,家庭也沒有任何背景,家族人也沒有人是權貴之類,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他們的目標靶子,他們有時也會跟我說,是我的父母得罪了他們,又說是我得罪了他們,我也不知道在工作當中會不會有得罪人,因為我的性格比較直,或許得罪了某人都不會知道。

 

受害者中好像各個階層的人都有,三教九流的,但我想知道有沒有人會是高級政府機關之類的受害者,還有黑道上的受害者,如果在所有的受害者之中沒有這樣的人,那麼情況似乎有些眉目,這種事就很有可能跟他們這些人會扯上關係,不知道我分析的有無道理?

 

我們這些受害者都是那些人的靶子,也許那些人跟我們一樣都是普通的百姓,只是手上掌握了這種技術,就可以得意的忘了形,想怎樣就怎樣,當人掌握了些本領後,即使是善良的人都有可能讓這種本事發揮到極致甚至是變態的地步,充分的滿足他的虛榮與成就感!這大概就是人性吧!人性本是自私的貪婪的,甚至是邪惡的!

 

難友們!希望我們能團結起來!早日能找到罪魁禍首!為自己為尊嚴而戰!不拋棄不放棄!要好好的活着!即使有一天我們最終被害身亡,我們都是好樣的!我們一定要堅強的站到最後!

 


 

原文網址:http://www.deyi.com/thread-3944696-1-1.html

作者:春之煙雨

 

 

 

發表於 2012-6-22 12:02

 

  告訴大家事情的經過,這樣大家比較好瞭解,也希望不再有更多的武漢朋友再受害或受騙上當。朋友曾隨公司團隊到台灣去旅遊過,在旅遊當地和同事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台灣導遊出面帶和調解。但奇怪的是,在旅遊車、景區火車站台上面好像感受到一種自己的思想被人大聲讀出來的感覺,而且心跳頻率和思維明顯加速,開始還有些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因為朋友不善言辭,因為這種方式可以把自己對吵架的人的不滿有力回擊出來,而且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無法證明到底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同行有人說導遊是特務利用腦電波掃描儀要測試並策反她,而且說所有同行的人都被掃描過,但是導遊只覺得她最聰明,所以要策反她。她也不相信,因為無法證明也沒有聽說過腦電波掃描儀這種東西,她只是簡單認為導遊不會這樣做,或者即使有也可能是利用腦電波掃描儀幫助她不受人身攻擊的傷害能夠回擊平息,導遊總在車上說,你發發脾氣爆發一下子爆發一下子,把他們都震住不就好了,不就沒人罵你了。而且對於那些故意吵架的同事,導遊和司機也儘量壓制他們不要發生衝突。這樣,單純的朋友認為導遊是為了維護和諧,以為是為了維護團結,維護祖國統一大業奠定感情基礎,認為這是雙贏的智慧,在推動台灣旅遊業發展的同時也可以從民間交流層面推動政治、經濟、文化領域的合作與發展。由於發自內心的感謝,對當地人稱讚台灣導遊有大智慧,在導遊的解圍下,當地人多數還算禮貌客氣,所以朋友稱讚台灣人民很友善,對台灣旅遊留下了一個較好的印象。

 

  但回來以後,過不了幾天,就出現了奇怪的事情,在居住的小區周圍出現了長相、說話方式貌似台灣人風格的人,每天在上班、下班的公車上,他們這些人有男有女、老老少少(也有部分武漢人)用手機的超低頻語音軟件(超低頻是一種細若游絲的聲音,很有穿透力,就是那種人家在隔壁小聲說話也能聽得很清楚的聲音,按常理來說,以這麼小的聲音說話應該是聽不見的。)來罵她。他們用腦電波掃描告訴她,他們是海峽總會的人,也是台灣導遊的朋友,說是台灣導遊動員海峽總會的人來幫助她訓練快速反擊能力,展示她的才華,以幫助她在公司增加地位,增加加級的機會。朋友是個單純的人,一開始不太願意相信此類事情,因為也無法確認他們到底是哪裡人?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確有很多是台灣人,他們用腦電波掃描也罵她,並且說:“你不反擊很沒用,害我們丟臉,我們海峽總會是來保護你的,我們好心幫你增加名額加級就是增加名額,你不要懷疑,確實是台灣導遊要我們來幫你的。他說你很有爆發力,很有才華,你展現一下,我們幫你傳揚出去,幫你震驚海平面,就說你對推動兩岸和諧友誼有貢獻,由海峽總會出面去找你們老總增加名額。”朋友有些不相信,但他們說的情真意切,腦電波掃描傳遞的聲音甚至帶有哭腔,她不忍心真的傷害了台灣人的感情,辜負人家的好意,在自責和被攻擊的雙重壓力下,開始反擊,其中還有人用超低頻談到“兩岸有不同政見、反攻大陸”等語言來試探攻擊,朋友都以維護和諧、維護團結、維護統一來化解,來反擊。因為相信台灣導遊帶和的真摯和對當地人留下的良好印象,所以也就有些半信半疑。但是這種摧殘人性的腦電波掃描會不間斷24小時地拷問她的個人工作、生活、感情狀況,挖掘個人隱私,你沒法屏蔽就不能抗拒別人挖掘你的隱私,因為腦電波是停不下來的,人的思維不斷運轉,腦電波就會被掃描,潛意識要忘記的事情都會被挖出來,掃描你的人虛情假意地關心你,有時候又罵你,讓你感情變得脆弱,研究你的思維方式,實際上是為了利用、控制你,因為公司內部有許多矛盾,超低頻的聲音來源複雜,但台灣人的超低頻聲音和腦電波掃描方式內容大多是研究公司內部問題,表面上是幫她解決問題,讓她把委屈和困惑的想法說出來,實際上要她爆發,以致於要誘導她大聲說出“我愛超低頻、我愛海峽總會每一個人。”讓公司裡的人誤會她,讓她身邊所有的人誤會她,腦電波掃描拷問不眠不休過於頻敏,讓她無法集中注意力在現實世界裡,以致於連汽車擦身而過,都沒有感覺,幾乎要出車禍。腦電波掃描的畫面甚至有些黃色鏡頭來羞辱你,逼迫你爆發,逼迫你大聲說出他們授意的談話內容。表面上幫你,實際上是為利用控制你。期間朋友一再表示,“我不需要你們幫我震驚海平面,我是個小人物,我震驚不了海平面,你們幫我也震驚不了海平面,我不在乎增加名額,我在乎的是你們這群朋友,你們千里迢迢、飄洋過海從台灣來到武漢,不計得失、不計回報,犧牲了個人的家庭團聚、工作和事業的時間,花費這麼多心血、精力和時間,來忍辱負重幫我增加名額,我很感動也感謝你們,我受不了腦電波掃描、不想聽超低頻聲音,你們放棄吧!”但他們還一直不捨不棄常伴左右,開始還有所感動,但在經歷了所有反常言行之後,反思他們根本沒有真誠的友善或關心,一切只是把她當成訓練工具,研究學習她的思維方式,研究如何使用腦電波掃描和可以模仿各種聲音的超低頻軟件控制她的思想感情,大家想想,台灣人這些做法背後,是什麼目的?

 

  仔細分析事情前後,這些使用超低頻軟件和腦電波掃描的人無非是利用你人性的弱點來折磨控制你,其一腦電波掃描容易讓人透視你的想法,讓人事無鉅細地瞭解你;其二他們可以灌輸自己的想法到你的潛意識,改變你的性格和想法;其三他們人數眾多,一個人是應付解決不了這種被圍攻的問題和複雜局面,因為他們操作方式隱蔽,不容易取證。他們用超低頻軟件在公車上罵你,在公司裡時而羞辱你、時而又表面上幫你化解一些問題,實際上挑起更多矛盾,影響辦公秩序,腦電波掃描控制你的時候會說“愛你愛你愛瘋了”或像錄音的方式反覆罵些很難聽的髒話來控制你表現慾望,不由自主要發脾氣,你所感所見所聞一切都通過腦電波掃描傳遞給他們,毫無個人隱私,他們深挖公司和個人矛盾並通過超低頻語音擴散,影響人際關係,間接危害國家安全。長期被掃描易導致精神崩潰,弱化以致撕裂你對現實世界的感覺和反應,超低頻軟件和腦電波掃描攻擊帶給身心的傷害深刻,因為大腦高速運轉,既要被迫應付掃描人的對話,又要應對現實世界的工作生活,腦電波掃描讓你大腦裡不停充斥各種聲音,讓你大腦沒有自主思考的空間和時間,讓你的記憶力慢慢退化,這一切言行背後,是什麼目的,大家評判一下?

 

  在為了維護兩岸團結、和諧、統一的前提下,為了不傷害台灣同胞的感情,朋友一直忍讓,並警告他們,你們再這樣我就去反奸局告你們,你們太過分了!其中竟然有個女孩表示,“是你們大陸人沒水準,沒有腦電波掃描和超低頻軟件,我們台灣人就是有智慧。”也有老男人的聲音說“你說台灣人民很友善,你以為導遊是幫你,其實天下烏鴉一般黑,他是想泡你。”還有些女人說,“台灣導遊是想包你做二奶,你不願意做二奶,思想很封建。”實際上這位朋友認為,這些變態利用超低頻和腦電波掃描影響普通人正常工作生活的台灣人不能代表所有台灣人的水準和想法,他們內心很自私,手段很卑劣。在此公佈給大家,希望其他武漢的朋友和國內的朋友在以後碰到此類事情時,可以引以為戒,不要再相信那些使用超低頻和腦電波掃描的台灣人是為了幫你解決問題,一定要明辨事非,不要被利用被控制,大家也可以評判一下他們做法的目的和意義何在?究竟用心何在?

 

  人類所有的文明都是以人為本,科技的發展也是以人為本,發明創造應該用在推動社會和諧進步的正途,而不是摧殘人性的歧途,這件事情還遠沒有結束,因為這些生活在武漢的台灣人和某些武漢人還在繼續使用腦電波掃描儀和超低頻軟件企圖干擾控制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大家一定要小心提防!曝光出來,是希望大家都能引以為戒!共勉!

 

 

 

發表於 2012-7-10 20:43

 

  很多人沒有經歷過腦電波掃描,沒有被無法迴避的意淫場面騷擾過,不能理解腦電波掃描受害者的痛苦,當你思考時你的大腦裡出現閲讀思想的聲音(是陌生人的聲音),或者你不是習慣於形象思維的人,有很多畫面或場面在你腦海裡像放幻燈片一樣一閃而過,就像病毒入侵一樣,你內心很清楚這不是你自己的想法,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你就可以判斷是被人腦電波掃描了。樓上的朋友,告訴你反奸局的人陪同調查時(在反奸局有案底可查),就發現在我們的城市裡確實有不少掌握腦電波掃描技術的人,其中一個我已遇到她兩次,戴副眼鏡,扎個馬尾,1.60左右的個頭,微胖,皮膚有點黑,是武漢人,年齡大約20好幾或30歲左右,住在天門墩2號小區內入口的一棟樓內(兩次發現她的時候是走入這棟樓)。我不明白,這到底是台灣特務組織的陰謀,變或是別有用心的邪教組織,還是心理變態者為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為什麼腦電波掃描會被這些人變態地濫用,一個女人竟然恬不知恥地設計意淫場面?被掃描後,最大的危險是你的資金安全,所有銀行帳號和密碼都被曝光,包括網銀購物都會受威脅!再次敬告,請大家當心!普通人要沒有價值不被掃描,可能真要變成腦殘或乞丐!

 

 

 

發表於 2012-11-2 21:50

 

  在公司領導安排的偵查任務中,我的父親因為偵查人員(因為他們隱蔽偵查,未知是公安局九處或是國家安全局人員?)不懂得愛護老百姓,不懂得保護老百姓,導致我父親枉死,這本是職務犯罪,可他們卻不擔當後果,無一人在我父親死後到我父親靈堂前向眾親友說明情況,或者因為良心發現、內心愧疚到我父親靈前上一炷香祭拜,讓人心寒的同時不由感嘆他們所稱道的大愛精神到底如何讓夢想照進現實?事情的經過如此:在隱蔽偵查過程中,偵查人員讓我在辦公室裡、在公司食堂裡不斷高聲說出我們打擊特務組織犯罪的言論,就是我們愛和平、愛團結、愛統一的人們不原諒分裂祖國的腦電波掃描涂毒百姓,操縱普通人散佈兩岸有不同政見的FD言論,我們希望台灣人愛大陸同胞,如同他們口中友善的我們愛台灣同胞一樣。但為什麼腦電波打擊只需要用思想載體就可以做到,而他們非要我用口大聲說出來?這些偵查人員一次次說是要同事們配合偵查任務,但配合偵查任務的人們──我的同事們卻不理解我這些被公司領導安排的偵查行動中的言行,認為我是瘋子,三次強行遣返我回家休息。這令人困惑,他們和領導們的目的到底是否一致?到底目的何在?三次強行被同事遣返回家,傷透了父親的心,他認為我徹底瘋了,因為偵查人員讓我在家裡也要不斷高呼愛台灣愛統一的言論,一次又一次讓我不斷向我受矇蔽的父親科普腦電波掃描常識,讓他心碎,讓他心如刀割,讓他本就日益衰弱的身體因為過度氣憤而導致腦中風猝然離世?如何科普,說來可笑,就是瞭解真相的公司領導也未向我父親說明真相,在我父親離世的早上,在偵查人員的玩笑指點下,我在家休息時當着父親的面給一位知情的公司領導打電話,讓她幫忙證明我是參與打擊特務組織犯罪,可她卻說毫不知情,讓我父親徹底絶望,認定是我瘋了。另一位領導在遣返我回家前與我父親通電話時,強烈要求父親送我就醫。最氣憤的是,當我被感情壓迫遷就父親去心理醫院治療時,偵查人員也到現場用腦電波罵我賤B,吸引特務組織注意破案,絲毫不尊重個人感受或者保護受害者的生命的尊嚴,並且我一再說母親每夜流淚,父親氣得青筋不斷爆起,不能再強行灌輸科普知識給他們或者爭辯甚至用言語輕蔑(這些是偵查人員操縱,非本人意願,大家可知腦電波掃描的厲害!),使得父親放棄了求生的意志和希望,因為我們是一個窮家小戶,父母均已退休,只有我一人工作收入是經濟支柱,如果領導遣返意味着下崗的前兆,父親承受不了重重生活的艱難打擊。這是些什麼樣的偵查人員?父親死後三個月來,他們有時幫我同時又常用腦電波意淫我取樂,甚至在腦電波里欺負羞辱我父親取樂!他們目的何在?請大家明辯是非,用愛心接力傳遞下去,讓他們這些職務犯罪者有勇氣走到現實中,走到我身邊來還我父親的枉死一個公道!還我未瘋一個公道!還我們這些愛國者一個公道!還我們公司裡愛和平、愛正義的全體員工一個公道!還我們這個社會的清正風氣一個公道!

 

 

 

發表於 2013-7-26 13:13

 

新浪視頻中“腦電波掃描儀”介紹,可以證實腦電波掃描早已存在,網址如下:

 

http://video.sina.com.cn/v/b/62722790-2404751281.html

 

  父親走後這一年,某個喪心病狂的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刑警,自稱是北京理工大學高材生,為掩蓋職務犯罪被揭發,一直運用腦電波掃描儀操控我的言行,讓我在親人朋友面前言行反常,兩次被遣返回家待崗!一開始他誤導我說是公司領導保護不力才導致我父親枉死,我說這打擊腦電波掃描犯罪為什麼要操控我無人時自言自語?你們向我們領導說明過你們的偵查程序和內容嗎?為什麼在我父親生前,不斷操控我與其爭執?你們不出面作證,操控我以輕蔑的態度激怒父親,以吵架的方式科普難以證實的腦電波掃描?我父親氣得青筋直暴,母親傷心得夜夜流淚,你們中有人同情嗎?我要你們停止的時候,你們為什麼不尊重我的意見?他說你當時是說了,但是你應該以死相脅,這樣我們才會聽懂!我說你們中只要有一個人站出來向我家人說明情況,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父親以為我精神失常,多日茶飯不安、夜不能寐,拖着疲弱的身體四處奔走尋醫問藥,他去世當天的那個早晨,父親要帶我去心理醫院求治,我還一再請求他們站出來向我父親說明情況以免誤會,結果他們不認可還讓我給一個無關的公司領導打電話證實,不知情的領導否認有有此事,父親更加傷心絶望,認定我是精神失常;就在父親去世前一個小時,他們還在操控我與父親激烈爭吵根本不用去看醫生,這是市公安局正常的偵查程序。可笑,我成了被他們操控氣死自己父親的傀儡!可悲,我們普通人的尊嚴、感受、親情和生命根本不被這些偵查人員尊重!如果那個時候,他們停止毫無實質進度,嚴重傷害家人感情的變態偵查程序,我父親根本不會枉死!

 

  這個自稱劉浩(他又說是他們隊長的名字),也自稱北京理工大學的JB刑警用腦電波掃描瞭解了我的心聲,但他還是不為所動,既不為自己的職務犯罪感到愧疚,也不為操控我言行反常傷害家人感情、讓我在親人同事面前丟盡臉面而自責,他繼續日常24小時監控、操控我的言行,把我從小學到工作、從戀愛到結婚,包括夫妻生活的所言所行都掃描窺視了個遍,嚴重侵犯個人隱私、踐踏人權,用儀器操控我嘔吐、頭痛、生理疼痛、禁食、不能睡覺,可憐我父親被他職務犯罪害死屍骨未寒,他還在腦電波里不斷褻瀆我父親的亡靈,意淫我、羞辱我的家人、親戚及朋友。他說如果你去告發,沒有人會相信,也不會有人受理,他和同事們更不會承認辦理過這個案子,因為辦砸了,害死了人要坐牢!這個JB刑警更說他非法掃描我的種種卑劣行徑他是不會主動承認的。因為腦電波掃描普通人根本取證不了,除非你能擁有這種機器來證明。我們普通百姓根本不可能從任何渠道獲得取證,我怒斥他代表不了武漢市公安局的水平,代表不了熱情正直善良的武漢人水平,他是武漢人中最卑鄙、無恥、下流、齷齪的人渣!

 

  希望那些曾經參與台灣導遊阿貴腦電波掃描我的涉案人員,辦理過本案的國家公職人員能站出來還我被腦電波掃描迫害的真相!希望那些涉案的公職人員能還我父親枉死一個公道!希望市公安系統所有正直善良的幹警員工在看到此貼後能想辦法幫助我破案,將這個JB刑警繩之以法!希望全體正直善良的武漢人民和我一起唾棄這個迫害我和家人的JB刑警!讓這個敗壞警風警紀、頭頂國徽的國家蛀蟲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讓我們一起來捍衛普通人的生命尊嚴和合法權益!讓我們一起來捍衛法律的尊嚴!

 

 

 

發表於 2013-8-29 13:01

 

  時至今日,離去年8月中旬父親去世一年多了,在父親墓前我忍着心裡的眼淚,不想引發母親的悲傷!那個自稱劉浩的武漢市公安局JB刑警依然惘顧黨紀國法,踐踏普通百姓的生命尊嚴,依然變態運用腦電波掃描儀24小時掃描我、操控我,長期把他頭腦中那些骯髒的意淫畫面傳遞到我的大腦裡,同步運用電子信號方式令人噁心地撫摸我的身體(我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就如同被真實撫摸的神經感受一樣傳遞到大腦裡),當我怒斥他是人渣、是畜生時,他還把他的下半身裸露畫面傳遞到我的腦電波里,無恥下作到極點,我說我是三十好幾的已婚媽媽了,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如果你已婚,你對得起自己的老婆嗎?如果你未婚,你對得起自己現在或未來的女朋友嗎?這個JB刑警不為所動,依然把他那些骯髒下作的思想畫面灌水到我的腦電波里,如果我怒斥他、不被其所勾引,他就褻瀆我父親的亡靈,罵我的父親、極盡卑鄙齷齪之能事羞辱我父親,可憐我父親已經作古,這種JB刑警人渣連死人都不放過還要羞辱!我說我既不年輕,也不漂亮,你對個已婚的老嫂子都要下手,你真是無恥!你是思想骯髒、靈魂骯髒、語言骯髒,找不到人會喜歡你就來占老嫂子的便宜!我鄙視他,說,“不是刑警不是人,只是嫂子太迷人!”他聽了還反着理解,說那確實!

 

  我說如果你還有一絲人性,就應該停止腦電波掃描,到我公司領導面前說明去年夏天腦電波掃描操控我言行失常的真相,那是你們設計的辦案程序;我父親去世後,你們把父親被你們不負責任的辦案程序中操控我氣死父親的責任推到公司報案的領導身上,說是他們沒有出面向群眾說明真相,我說報案人怎麼知道你們操控我言行反常是偵查程序?你們為什麼不出面說明?你們說是隱蔽偵查,那你們怎麼不向我的同事家人交待清楚你們的偵查程序以保護受害人?你們辦案時眼睜睜看著我父親因為我被你們操控言行反常,日夜擔心,吃不好睡不好,被你們操控與他爭辯說我所有言行反常都是你們辦案程序的安排,他幾次被氣得額頭上青筋暴起,我多次說要停止掃描停止掃描時你們為什麼不停止?你們說這是為了破案,保護更多人不受傷害,你們操控我在公汽上自稱是國家安全部的義務宣傳員對市民講解什麼是腦電波掃描,說腦電波掃描是台灣特務組織企圖搞分裂活動的陰謀時,你們為什麼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走到我身邊來證明這一切,用你們國家公職人員的身份證明這一切?你們在我的腦電波世界裡傳遞大愛的力量,描繪祖國統一的畫面時,我相信你們是維護正義的衛士;當你們要求並操控我在辦公室、在食堂、在公汽上、在家裡高聲自言自語什麼愛台灣、愛統一時,我說這是腦電波掃描犯罪,為什麼要大聲說出來,你們說這是為了獲得公司同事和家人還有社會的支持;既然是為了獲得支持,你們為什麼不向我的同事家人交待?讓我身邊所有目睹的人認為我言行反常,而你們還在腦電波里告訴我公司裡上至老總下至員工都知情,他們都是人性的高富帥,都在配合我們辦案,你們欺騙我置辦公秩序於不顧,置正常工作於不顧,一心只跟你們打擊特務組織犯罪,而不顧及同事家人的感受,這是為什麼?當我配合你們偵破程序在公司高聲自言自語宣揚愛台灣、愛統一時,大家認為我言行反常時,領導一次次安排我回家時,你們為什麼不把辦案程序的想法向我的同事家人交待?為什麼不和他們溝通來讓大家理解支持,而是一味操控我言行反常,還說領導安排我回家,是知道我配合你們在腦電波里打擊特務組織犯罪7天7夜不眠不休,讓我回家好好休息?你們讓我在食堂裡高聲向同事示愛,我不願意,你們說是為了破案程序,為了樹立一個公司裡人性高富帥的代表,為了讓之前腦電波掃描迫害我的台灣特務們吃醋來打擊特務組織,我相信了你們!我在公司裡一次次被領導、同事誤解時,出於內心對人性真善美的相信,對於祖國統一大業和GCD的堅定信仰,我相信了你們;我在家裡一次次被父母誤解時,出於對JC這個維護和平與正義的職業的尊重,我相信了你們;但為什麼,我父親枉死後,你們所謂的隱蔽偵查程序已經終止了,卻依然不到我家裡來給我們家人一個交待?就因為我們是平民百姓,你們就可以不尊重我們生命的尊嚴?你們這個JB刑警還在我父親枉死後繼續用腦電波掃描操控我,以期鎮壓職務犯罪被揭發;並無恥下作到意淫我、羞辱我和我的家人、褻瀆我父親的亡靈取樂,真是該遭天譴!去年夏天這個JB刑警還操控我在公司言行反常、咒罵公司領導和同事,將我父親的枉死推到公司報案人不告知大家我是被腦電波掃描迫害並理解保護我造成的?致使公司同事再也無人相信我是配合偵查程序打擊腦電波掃描犯罪,致使公司知情人士無一人站出來為我佐證!今年夏天他說我那時一味相信你們,配合你們打特務,配合你們言行反常科普腦電波掃描,是我苕,是我賤,真是畜生的邏輯才說得出來這樣的話!是你們不負責任的偵查程序害我家破人亡、名譽掃地,是你們辜負了我們普通百姓對JC純樸的信任,是你這個JB刑警說我沒深度接觸現代人,他這種現代人就是這麼自私,過失殺人不償命,賣B來幫助補償(他視女人為玩物,如果以這種畜生邏輯,所有強姦犯或誘姦犯罪,都是在補償女人嗎?),你們聽聽,是否很可笑,是否很可悲?

 

  去年6月中旬,因為公司領導遭受台灣特務超低頻攻擊,並發現我言行反常,領導前期安排過省科協一位女士調查,未與我正面接觸,只是在公汽上坐在我身邊運用腦電波掃描儀掃描我瞭解情況,並試探車上有無特務犯罪。當時我在腦電波里問她如何屏蔽腦電波掃描,她告知回去研究,之後杳無音信;6月底我曾經去過派出所報案,但派出所民警說這是高科技犯罪,要我去市公安局報案,當我走到市局門口時,已近晚上7點了,我問了門口站崗的民警,市局如何受理報案時,站崗的士兵說市公安局不受理報案,要報案只能到派出所報案。之後,過了兩天,6月25日左右,刑警介入調查(據JB刑警稱是我們公司領導報案),他們曾到公司駐點調查,但未與我正面接觸,而是通過腦電波掃描儀隱蔽偵查;父親不幸身故後,我一直遭受這個JB刑警腦電波掃描的的精神迫害和身體迫害,他通過腦電波掃描把我從夢中驚醒,褻瀆我父親的亡靈,意淫我,把男人遺精的噁心味道通過電子信號傳遞給我,控制我大小便不能能自如,同時傳遞意淫的畫面給我,還自稱這是他的小情趣,我鄙視他說你連女人大小便都不放過,還真是重口味!呸!我說我不會怕你,也不會求饒迎合你,我會像個男人一樣去戰鬥,哪怕被整死、病死、被你操控撞車意外而死,被你操控傷害無辜的家人或他人,我都不會怕你,因為我相信我的父親給我一個理想國就是人性本善,但是你這種JB刑警讓我看到人性最骯髒的一面,你一定不得好死!我相信你的同事或者其他知情人士,最後瞭解了真相,都會鄙視所有你這種變態運用腦電波掃描迫害普通人的人渣!你一定不得好死!倘若他們還有一絲人性,我相信都會到我父親靈堂前謝罪,都會還我們這些純樸相信JC、相信社會、相信GCD的善良百姓一個公道,作為海峽兩岸關係發展中的人間真情的見證!把他們口中所謂大愛的力量像我們曾經期望的那樣,讓陽光照進現實,證明無論是在腦電波的世界裡還是在現實世界裡,這個世界都是溫暖的!

 

  今年4月間,這個JB刑警的腦電波說每週五下午三點是刑警大隊開會的時間,大家都會在,如果我到公安局大門口罵劉浩一通,他自己安排的偵查程序有問題他肯定面上無光,會還我父親枉死一個公道!我去了,他又操控我進不了大門,甚至在門口大聲斥責都被其操控為小聲說話,無法報案也無法找到相關辦案人員。目前我之所以報案無門,是因為普通民眾難以理解腦電波掃描、難以取證腦電波掃描,因此大多數公安部門難以受理;目前我被腦電波掃描操控,無法聯繫到有能力偵破此類腦電波掃描犯罪的部門難以揭開案件真相,該JB刑警長期變態運用腦電波掃描迫害普通人,踐踏人權,監控我一切言行,以上JB刑警的職務犯罪記錄屬實,本人敢用生命擔保!!!

 

  在腦電波掃描的世界裡這個JB刑警無恥下作,我罵了這個畜生很多,但仍然擺脫不了被腦電波掃描迫害。之前我勸他珍惜青春,去過有意義的人生,去找個好姑娘去愛但他仍不放過我;他說這是職務犯罪,他說他鎮壓我是為了職務犯罪,他說這是刑警大隊的領導安排,我不相信公安局領導會安排他賣B,不相信領導會安排他在靈魂裡出賣肉體、在肉體裡出賣靈魂?不相信公安局領導會安排他褻瀆我父親的亡靈?他說JC只是個職業,不見得有多麼高尚的人格,否則他的同事們怎麼會在出事後都溜之大吉?我已經無計可施,但請網上各位大蝦幫忙出出主意,怎樣屏蔽腦電波掃描?怎樣將這個JB刑警繩之以法,捍衛普通人的人權和尊嚴?怎樣還我父親的枉死一個公道?還我們GCD的朗朗乾坤、清正天下一個公道?

 

  腦波無寧日,神州有青天!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