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按語:

  這裡,轉載的是丹東難友小悟空使用詩的形式,寫的一篇控訴自己遭遇“秘密遙控人體(大腦)”高科技手段騷擾折磨迫害的文章。 她從學生時代開始,就遭受到這個“秘密厄運”,至今已有十五個年頭。從此,一位荳蔻年華的少女,失去了青春活力,在日夜的秘密騷擾折磨屈辱中煎熬度日,痛不欲生,被殘酷地剝奪了做人的種種基本權利。

  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她勇敢地站出來,公開揭露這幫秘密害人者恣意踐踏憲法尊嚴,非法侵犯公民人權,秘密設立“沒有圍牆的監獄”,對她進行日夜秘密騷擾折磨迫害的事實。並且,向全社會喊出了震耳欲聾的求救聲:

 

“我什麼時候可以砸斷這隱形的鎖鏈?!

看到正義、迎來真理

世界上什麼時候可以不再設立

反人類的mindcontrol——這座沒有圍牆的監獄???”

 

  一切富有正義感的人,都可從這一撕人心碎的呼求聲中,看清這幫濫用特權的秘密害人者的猙獰罪惡咀臉;一切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有責任站出來,為這一撕人心碎的呼求聲提供能所力及的幫助支持!

  紅聆 09-02-11

 

沒有圍牆的監獄

我的監獄沒有圍牆

說出來就像精神失常

如果不說難道永遠默默忍受

但是怎樣說才能讓您明白?

 

昏昏長夜慘慘捱着

15年後一天上網——豁然開朗

原來起自花季的惡夢

名字就叫“mindcontrol” 受害百姓如此之多

 

大河上下、南疆北國

此禍為害已久

追根溯源,起自文革!

 

 

關我的是座沒有圍牆的監獄

禁閉卻能不露痕跡

我囚徒的身份從無明文曉諭

監禁無需理由,生命就是刑期!

 

這座監獄大到無限

不怕我滿世界去“放風”遊歷

只是獄卒“調皮” 總用高科技減損我體力和膽氣

 

我可以清晨即起、鍛鍊身體

只要抵抗得住心弦亂顫、怪痛加劇

我可以強顏歡笑、釋放善意

只要受得了惡毒的眼神和狂吐的痰氣

 

我也可以看任何書籍

但要承受住欲裂的頭痛、隨時激活斷線的思緒

我時常回憶快樂的往昔

卻看不透下一刻的遭際

 

按理說我也可以走進警局訴說我的遭遇

“告到哪也沒用!”——斷喝聲起

怎敢再作“狂妄”的合計?

擦乾淚滴,努力尋找生命的意義

 

我是我祖國的合法公民

我是一貫熱愛國家的善良居民

在我自己生活的家園

何緣何故突陷“專/政”的煉獄 ?

 

“專/政”的利器八方揮揚

對草根百姓鬥志高昂

操作利器者品質堪疑

才不分什麼伯仲叔季

 

我的存在本與人無涉

卻突然成為奪人性命的罪惡

渴望關注卻不得不自動疏離

因為平凡的小丫頭,一朝突變——不祥之極!

 

我不是天降的英才

也不是絶代的佳人

我不是曠世的梟雄

更不是人間的惡棍

 

我只是平凡又普通

我生來柔弱且善良

我曾經快樂又單純

我本該幸福並健康

 

為何用高科技傷我、毀我不倦?

24小時監視折磨有勞了多少人、財、物力?

為何我每到一處都安排下眾人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這到底是為害我而害我,還是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為何給我造惡夢

為何往我頭腦中灌輸假和醜——欺騙又作弄

為何不害死我

卻讓我眼睜睜看著一樁樁造得像疾病或意外的謀殺?

 

是誰有權肆意入侵人的大腦?

將神聖憲法的尊嚴置於何地?

是誰狂妄至極裝作上帝,

肆意安排下人世的悲喜?

 

是誰把我平靜的生活攪亂

將我平等的機會斬斷

讓我平穩的命運改變

給我牢牢縛上微波的鎖鏈

 

我什麼時候不必再莫名的怪痛纏身 ?

我什麼時候可以有權維護作人的尊嚴 ?

我什麼時候可以重獲天賦的人權 ?

我什麼時候——可以縱情去思念——不必顧後瞻前 ?

 

至少,我什麼時候可以

輕鬆的、放心的過上一天

香甜的睡上一覺!

無監視、不痛楚——自在逍遙好似神仙 !

 

有什麼意義?

醒來重陷真實的夢魘,何必抱這片刻的希冀?

面對黑暗要選擇吶喊 只有抗爭才是存在的意義!

……

青春、生命、自由和情誼

失去的一切,都已無處尋覓

受害者有權知道:害人者的特權何來?

如此荒唐造惡——獲得何利?

 

 

啊 !———

我什麼時候可以砸斷這隱形的鎖鏈?!

看到正義、迎來真理 世界上什麼時候可以不再設立

反人類的mindcontrol——這座沒有圍牆的監獄???

 


原文網址:http://154.35.164.12/hero/201003/honglingblog/15_1.shtml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