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自殺與霸凌者

 

以下引用:

先說明,寫這篇並沒有鼓吹自殺的意思。

自殺不見得就是沒尊嚴,尤其是努力過但還是被逼到走投無路的人,
像這樣的人即使真的選擇自殺,也不是「絕對的弱者」。

台灣社會有許多民眾對自殺以及精神疾病有成見,
認為會自殺或會罹患精神疾病是當事人不夠堅強,才會變成這樣子。

我以前也以為是這樣,但是後來聽了精神科醫師跟心理師的說法,
還有接收國外相關資訊,才知道很多事情並不是光看結果或表面所能夠判斷的。
國外有許多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師寫書把他們看到的真相告訴社會大眾,
台灣目前有出版的不多,我知道比較有名的是這本《四%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這本書的作者是心理師,她就是看到很多被有攻擊性的心理變態逼到生病的患者,
才會下決心出這本書,告訴社會大眾,真正的心理變態是那些看起來正常,
實際上卻用陰險的手段攻擊、傷害別人的人。

另外還有《Le harcèlement moral》,這本作者是法國的精神科醫師,
她也是看到許多患者是被真正的心理變態逼到生病,才會寫出這本書,
並且促成法國國會設立企業精神霸凌以及家庭(親密關係)精神霸凌防治法,且立法成功。
在法國如果因霸凌別人被判有罪,是會被上電子腳銬的。
她在書中描述了一般人對被霸凌到生病的人的誤解,
這本書於1998年出版,在許多國家被翻譯成許多語言刊行多年,
以日語版來說,目前我去過的所有日本書店都有這本書(我住在日本),
而且最近又增刷了第十七版。

這方面我只有在查英語跟日語的資訊,不過這兩種語言在這方面,
這幾年陸陸續續有在出版相關的書籍。或許可由此看得出這不是一個該被漠視的問題。

但很遺憾台灣這方面的書並不多,所以大多數的人可能不能了解,
看起來正常但是有攻擊性的心理變態,
到底對其他個人、家庭、團體甚至社會、國家的危害有多大。

如果有興趣的話,請前往amazon網站,英語方面請搜尋"narcissist",
日語方面請搜尋"モラル ハラスメント"(羅馬拼音: moraru harasumento)

光是用這兩個關鍵字就會有非常多的書出來,然而還有許多是用這兩個關鍵字查不到的。


以下引述Michael H. Stone在
《Personality-Disordered Patients: Treatable and Untreatable》
這本書中提到的內容:


羞辱他人

自戀者的其中一個惡性的特質:羞辱他人。
這邊所著眼的是,使用辛辣的詞彙、侮辱的言語來打擊他人精神的一種人格特質。

這種侮辱他人的言語,尤其是當著眾人的面來辱罵對方時,特別有效果。

這種羞辱的行為的表現方式非常多樣,以諷刺、扭曲事實的方式,
對對方說出無禮的言詞,以輕視或嘲笑的態度辱罵對方,
或使用沒有根據的批評、嘲諷,以及言語的挑釁等等。

這種主要個性是以羞辱他人為主的人,很少會對於自己的攻擊性感到不滿,
所以這種人不可能會為了矯正自己的個性而去接受精神療法的治療。
我從事臨床醫療工作至今所看到的,平均100個患者裡面,像這樣的人連1個都不到。

然而我所看過的患者之中的大多數,卻是因為遭受這種人的攻擊而造成深刻的影響。

我認為這種習慣性的去羞辱他人的人,缺乏自我內省的態度,
而且精神上藉由以朝外攻擊的方式來維持自己的精神狀態,
並且在跟他人的互動之中有攻擊的傾向。

也因為這種人有這樣的特徵,所以他們幾乎不可能被當成患者,
反而是這些人的親人或公司部下,因為遭受這些人的攻擊行為而前來就醫,
有非常多的人因為這樣而成為需要就醫的患者。


Michael H. Stone, M.D.

1933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州。於Cornell University專攻古典文學之後,
於Cornell Medical School專攻精神醫學,
畢業後於Memorial Cancer Hospital以研究者身分工作四年。
之後於Columbia University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繼續精神分析的訓練。

近年來主要在精神醫療機構與司法領域方面活動,
並且同時為精神科醫師以及精神分析師。

且致力於精神科醫師與司法領域醫師的教育指導及人格疾患的研究。

 

寫出這樣的資訊,
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或許能夠對自殺者或精神疾患有更多了解的機會。

我這幾年回台灣逛書店的時候,感覺到的是,
在台灣這方面的書出版的不多,反而有很多書是在試圖告訴社會大眾,
遇到霸凌不要想太多,要振作,要快樂,要正面思考,
不要計較,要走出來,不能有情緒,不能抱怨,要當強者不能當弱者。
要想盡辦法用各種其他方式,去否定自己的情緒,甚至否定自己遇到的事情。
甚至要反過來責怪自己是自己不夠強。

但這卻是一種可能會造成問題更加惡化的做法。

因為,大多數人不知道自已面對的不是正常的人,
如果要自己不去面對現實,只想辦法強逼自己接受假的現實,
這樣到最後,可能會成為一個習慣逃避現實的人,而且可能會重複遇到一樣的問題。

反過來,如果單靠自己的力量去跟對方鬥也是有危險的,比方說反擊。
為了保護自己、為了爭取自己的基本人權,有時候必要之惡是難免的,
但是去跟對方鬥的話,如果拿捏不好,是有可能被同化的,
有可能會變成跟對方一樣的人,尤其是在拒絕承認自己受傷害的情況下。

這方面起碼以我所知道的,有些臨床現場的治療者很注意這方面的問題,
另外也有非常多的書籍提到這個問題,

就像尼采說過的話:

「當你對抗怪物的時候要注意,別讓自己在過程中不自覺也變成一頭怪獸;
當你望向深淵的時候,別忘了,深淵同時也回望著你。」


所以假如遇到這種有攻擊性的人,受傷害了需要就醫,
我覺得這並不是可恥的事情,也不代表求助的自己就是絕對的弱者。

因為我們是人,我們不是神。

是人就會有軟弱的時候,尤其是在受到攻擊之後,內心受傷害了,
需要求助醫療,這是對自己以及周圍的人負責的勇敢的行為。

這些就醫的人之中,有些最後還是會選擇自殺,
我不贊同自殺的行為,我認為自殺防治是有意義的,
也不是要說自殺很勇敢,

但是假如有人真的無路可走真的只能選擇自殺,
我想或許這樣的人是有他們自己的原因。

尤其是那些被人或被國家、政府霸凌的人、
那些曾經努力過,但還是走投無路的人。

我想或許我們更該關注的,是為什麼這個社會會默許這種事情發生。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