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按語:不需要在體內嵌入晶片。)

 

著名科學家陳宜張教授談 陳宜張教授,男,1927年9月 生,中科院院士,博士生導師,《校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曾兼任《中國生理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神經科學學會》副理事長等職;現兼任《浙江大學醫學院》 院長、《中國神經科學雜誌》常務主編、《自然科學進展》編委等職;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半個世紀來,他在教學、科研與人才培養中都做出顯著成績,在國內有較 高的學術地位和一定的國際知名度,曾榮獲總後授予的《科學技術一代名師》稱號。他在神經生理學與神經內分泌學的研究中,首次提出糖皮質激素作用於神經元的快速、非基因組機制或膜受體假說。這是對傳統甾體激素基因組機制或細胞學說的挑戰與補充,受到國際學術界的高度評價。

--------------------------------------------------------------------


一則新聞背後的世紀大陰謀


《北京日報》(2005年1月19日)本報訊(記者侯莎莎 通訊員高志海):

1996 年, 當事人福建武先生懷疑公安機關的機器24小時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整日坐臥不安。2001年,武先生通過報刊廣告聯繫上北京市九眾律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 主任李昆向武先生說明,能通過訴訟幫助他解脫“福建省公安廳跟蹤大腦機器傷害”,律師事務所經查證,未發現武先生有任何異常,就和武先生簽訂了委託代理協 議,並收到武先生匯來的代理費33萬元港幣。

其後,律師事務所多次派律師前往福州,與福建省公安廳聯繫“大腦跟蹤機器傷害”一案。因福建省公安廳一直不給答覆,所以決定進行訴訟。

一審法院審理過程中,認為武先生患有“精神分裂症”,無民事行為能力。

一審法院判決後,律師事務所不服,上訴到二中院。

二中院經審理認為,作為“一般生活常識”,武先生要求提供法律服務的“公安廳跟蹤大腦機器傷害糾紛”應不可能存在,不允為武先生的該糾紛提供法律服務。因此,二中院維持了一審判決:雙方簽訂的委託代理協議無效,律師事務所取得的33萬元港幣應當返還。

另外,此案審理期間,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師協會作出決定:吊銷九眾律師事務所營業執照,並對所主任李昆處以7天拘留和罰款。

 

朋友們,這則消息可不一般啊!!!

如果你稍微懂得一些神經元腦電波以及電磁波和晶片技術,相信你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十幾年前,這項計劃剛執行時候,我就曾經撰文反對過,本人的校友,現供職中國社科院法研所的鄧子濱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週末》第6版中說得更明白:

“某些專家擁有了這種技術,實驗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終使法 庭、沉默權、無罪推定之類,都成為一錢不值的東西 ,到那時,專家就是我們的法官”。

“那些執掌該項技術的人,就能控制我們,支配我們,事先知道我們要幹什麼,事後知道我們幹了什麼,隨着技術的不斷改進,最終做到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拷問精神的幽靈在大地上遊蕩,我們對真相的追求只能服從於某種更高的社會價值,從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識中攫取事實,每一項這樣的技術都是對隱私權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術或許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得真相,卻也可以更輕易地控制我們的精神。如果沒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對精神世界的窺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

山東省副省長、青島市市長杜世成同志2001年12月29日在全市鄉鎮企業協會第三屆理事會上的講話中說 : “我到美國貝爾試驗室去,他們告訴我,他們在 2000年以前,就製造出人腦晶片來,就是人腦子的東西全部複製到晶片上去了。我說那時人不就沒有用了嗎?他 說在某種程度上就是沒有用了。現在這個機器人,它是靠人把你想到的東西編製到程序固化以後,放到這兒變成存儲,不斷根據情況反映存儲、提出,仿照腦細胞思 維的方式。(但)做成一塊晶片,它就不用你制進去了,隨着就給你出來,見景生情,形成一種邏輯推理,就這麼快。"

一些與會的朋友就曾向我諮詢,當時只能從科普角度來解釋一下,如,神經衝動的本質是電傳導,神經細胞間存在“慢突觸”的傳遞方式,神經對肌肉運動的控制是電--化學傳導過程等等。現在既然浮出水面,我覺得有必要把這種技術的特點告知大家:

①能知道你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幹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秘密可言
②能通過大腦與你互動對話(還可提取你的記憶併進行語音模仿)
③能強行給你造夢,並控制夢境
④能讓你聞到它們製造的各種氣味
⑤能在強刺激下把它們的意思(志)傳遞給你,並控制你的思想和行為
⑥能通過各種方法對你的精神和肉體進行折磨

如它們不啟動對話系統,不干擾折磨你,你可能永遠不知體內有這個東西。

近期全國有三十多起類似的案件,司法部既想殺一儆百,又恐“此地無銀三百兩”,不得已才公諸媒體。

武先生會否明白,這種事情不是個案,牽涉面太廣,公開打官司是不可能的? 武先生他們這批犧牲品值得同情。然而最令人恐怖的不是這些,而是已有幾千萬的國民被人24小時監控,他們自已還不知道。對這些人進行監控才是操控者的真正 目的,武先生們不過是它們在行動過程中投放的煙霧彈。

奧韋爾1949年寫的政治寓言《1984’》中提到中國出了個“大兄弟”,利用在人腦中安裝晶片的技術監控國人,他的寓言不幸變成了現實。中國的某些人向 來是“外戰外行、內戰內行”,迫害自己的百姓是很有一套辦法的,鄧子濱在《南方週末》中提到這種技術時有一句話:“更令人恐懼的是,這門技術正在介入生活 的各個層面”。說明此技術的應用之廣,受害者之多,已經觸目驚心。“路透社”消息:有的部門正在國民中編織一張無形的網,意圖以點帶面,綱舉目張。

被監控的國民中,以15歲--55歲的男性為主,其中又以城鎮居民為多(至少有三成已被監控)。目前正向農村蔓延。

就職業而言,重點是政府中的中下級官員和一般公務員,軍隊中的中下級軍官和普通士兵,大中學師生及其它一些知識份子,部份普通公民。

為什麼大多數已被監控的人自己不知道呢?首先是因為嵌入過程很秘密,其次它是無線技術,你毫無感覺,但你的記憶和思維已被全部竊取接收,就是說你想什麼幹什麼,他們全知道。

為什麼武先生又知道呢?其實武先生他們這批人事前也不知道。這是操控者的一種手段。“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操控者有選擇性的選一批人,在選好目標 後就開始欺騙,折磨,因這批人開始根本不懂是怎麼回事,所以往往落入他們的圈套。把一個正常人迫害得像精神病人(有關部門甚至不敢說是神經病),受害者是 非常痛苦的,常人難以想像。這樣,家屬和鄰居就以為受害者患了“精神病”,受害者大多會被送往醫院,每個家庭平均為此花費2--3萬元,對受害者家庭造成 很大的物質負擔和精神壓力,可見操控者是不擇手段的。在這種情況下,操控者再告訴受害者一部份信息,讓他大致知道是怎麼回事,受害者就到處訴說,但這時大 家已不相信他了,認為是精神病人的幻覺,這樣就達到操控者的目的,麻痹群眾,掩蓋他們的犯罪行為。

1996年,中國成為由世界21國組成的“人類腦計劃”組織的成員之一,目前,大多數國家有此技術,但礙於種種原因,不願公佈,如有人提起,就儘量掩蓋、歪曲,因這種東西的使用反人性,且僅僅對掌握它的人有利。某些國家間還就此項技術簽訂了“慕尼黑協定”。

2004年2月5號,台灣《聯合報》也報導過台灣公民曲宗運先生的事,與武先生差不多,這甚至已成為一個國際陰謀。

科學是柄雙刃劍,既是人類進步的推進器,也是人類滅亡的助力劑。



中國神經科學學會 陳宜張
2005年5月腦控問題

 

引用網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de414901000b7z.html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