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也沒什麼大不了

現在台灣也有被精神病及各種死了

 

Gustl Mollath 的悲劇經歷


現年56歲的Gustl Mollath可能是當今德國民眾中最受同情的人。有關他的文章也是德國網絡中評論次數最多的。目前任何關於他的新聞都會在德國政壇引起相當的震動。當然這一切都得從頭說起。

1956年11月7日出生於拜仁州紐倫堡的Gustl Mollath,4歲喪父,20歲(註:20歲基本上德國高中的平均畢業年齡)那年以全校第二的成績從高中畢業,進入大學裡學習機械製造。24歲那年母親因癌症過世。結業後他MAN公司的審計部門工作了兩年,接下來自己創業建立了一家專門改裝法拉利跑車的汽車改裝店。在那裡他認識他未來的妻子Petra,一家銀行員工。這個妻子能對他的未來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可能是誰都沒有料到的。

2000年Mollath的改裝店由於經營不善而倒閉,他也由此失業。他的妻子Petra是德國一家大型銀行HypoVereinsBank的員工,主要負責私人財產管理這方面的工作。從90年代中期Petra開始替一些在銀行建立起的老客戶私下往瑞士洗錢,Mollath本人也曾多次也陪同其妻子前往瑞士進行交易。當交易金額越來越大時Mollath本人無法再容忍這種行為,多次同妻子爭吵。而Mollath本人則私下對妻子的種種非法行為作了詳細記錄。當矛盾升級時,各種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2001年8月12日,Petra控告Mollath在此日對她有進行施暴,醫學證明卻是2002年6月3日給出的。

2002年5月份,Petra遷出兩人共同居住的公寓。

同年8月8日,Petra用傳真發給了Mollath一份醫學證明的副本,意圖對他施壓,企圖逼迫他放棄對洗錢一事的追究。

同月Mollath給Petra的工作單位HypoVereinsBank的高層去了信,請求幫助,但是銀行方面沒有給出任何回應。// 後來才知道因此Petra以及其他相關員工被銀行開除。

同年11月份Petra前往警局報案,控告2001年8月12日Mollath對其施暴。

2003年1月02日Petra再次前往警局報案,控告Mollath非法持有槍支。

2月19日,12名警察前往Mollath住所進行搜查,最後找到了一把無需許可的老式氣槍(註:在德國槍口動能低於7.5焦耳的氣槍不需要持槍證。)

03年9月25日,關於Mollath對其妻Petra施暴的案件開庭,法院決定暫緩審理該案件並指定專家對Mollath進行精神鑒定。

03年12月9日,Mollath正式向紐倫堡檢察局遞交控告,控告其妻洗錢行為,並列出的他多年蒐集的證據,包括金額,帳號,客戶姓名等。

04年Mollath夫婦正式離婚

04年2月19日紐倫堡檢察局來信通告Mollath其控告沒有確鑿證據,因此終止調查。

4月22日,Mollath施暴的案件再度開庭,法庭指定的專家在沒有同Mollath進行任何診斷性的談話的情況下做出報告,認為Mollath擁有嚴重精神病狀況,但是無法確診為何種病症並建議住院觀察。法院隨即下令讓Mollath住院觀察,直至診斷結束。

5月26日,Mollath對4月22日的判決提出的申訴被駁回。

6月30日,Mollath被正式逮捕,進行住院觀察。

9月16日,Mollath出院,法官指定新的專家對Mollath再次進行鑒定。

05年7月,專家再次鑒定認為,Mollath有偏執性妄想,尤其是關於其前妻的洗錢行為。但是該專家根本未和Mollath進行過任何對話。

12月區法院決定將此案上交至州法院。

06年2月區法院根據專家報告裁決將Mollath臨時關入精神病院。

06年4月24日 – 09年5月14日,Mollath關押於Straubingen地區醫院精神病中心。

8月8日,區法院正式判決Mollath無罪,但是因為其精神狀態而責令Mollath需進入精神病院進行治療。

07年2月,Mollath上訴卡爾斯魯爾聯邦法院被駁回

4月,Mollath申請出院。

9月,一份專家報告認為Mollath無需住院護理。

10月,法院要求再度調查Mollath的精神狀況。

08年6月,專家證實05年7月的鑒定。

09年5月,Mollath關入拜羅伊特地區醫院精神病中心直至今日。

這件事情在2011年受到了媒體的關注,主要因為Mollath夫婦的好友的一份宣誓證明裡的兩段引用Mollath前妻話:
“如果Mollath敢告我和我的銀行,我就整死他。我有的是關係!你可以跟他說,到時候我也會去警察那裡告他。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我得找人好好查查他的精神狀態,我得給他掛些什麼問題,況且我也知道怎麼整。”

“如果Mollath乖乖閉嘴的話,他還能得到他那50萬歐的資產,這是我最後的話,他自己看著辦吧。”

在這期間Mollath只有很少同外部交流的機會,他的朋友無法同他聯繫,他也沒有辦法同外界交流。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這種待遇比監獄都要殘酷。

一年過去了,這件事情又有了新的轉折。一份當年HypoVereinsBank的內部調查報告浮出水面。銀行當年對Mollath的指控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報告稱Mollath的指控是完全正確的。

一石激起千層浪,Mollath不僅沒有患有精神病,而是一直都在講真話,大眾震驚了。司法部門,檢察機關,醫學鑒定同時如此對待一個無辜的市民,大眾震驚了。

[Webboy via Gustl for help & ZEIT]

 

引用網址:http://jandan.net/2012/12/20/gustl-mollath.html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