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陳培元

 

  監視系統秘密警察的人造腦溢血科技與技術,造成受害人死亡或腦受傷害(如同中風)  

  在我以前的文章中﹐我指出台灣的監視系統內有關情治人員已經秘密使用(chronal gun) 來製造腦溢血在受害人之腦袋上.這是他們時常使用的殺人秘密方式﹐這可使受害目標-『高層政治人士』迅速因為腦溢血重病下台﹐或看來死于自然因素。因為受害目標人不是死亡就是得腦受傷害(造成身體殘障像不能說話﹐行動不便﹐記憶損壞﹐及其他如同中風病症)。
  所以自從1960s以來﹐腦溢血已經變成在監視系統內一個時常使用,來解決一個重要人士的人工疾病死亡製造技術。
  
  為什麼﹖ 因為(chronal gun)質量槍的『質量子彈』可以穿透厚鐵, 所以它可以迅速穿透人腦及造成腦血管損壞(造成血管的漏血或破裂)後消失,但是被害人不會感覺到疼痛。什麼是(chornal gun)質量槍﹖在蘇聯政府崩潰以後﹐許多蘇聯機密資料關於遙控操縱生命的科技,已經被對世界曝露。
  
  請問陳總統何時解密監視系統人員秘密監視他人時﹐同時使用聲電波武器控制生命的事實﹖
  
  以下內容絕對屬實,但是事涉有關監視系統相關人員的不法與秘密,故不為多數人所悉
  .本人對監視系統的他心通機器(台灣命名心理語言機 - Apparatus and method for remotely monitoring and altering brain waves-United States Patent 3,951,134 Malech April 20, 1976 -record on US Patent & Trademark Office, 在使用 25 年以後,美國于 1999 解密)的電磁波 (electromagnetic wave) 有特殊的敏感,加上一些特殊的遭遇,因此本人得知一些不易為世人所知的秘密于監視系統中,這些特殊的敏感可能得于上天的安排,所以我必須將此秘密說出,以保障善良百姓的健康和生命。
  現實社會與世界中的密中密: 在 1950s,人造疾病與人造死亡的技術已發明成功且使用于台灣監視系統. 故自1960s, 台灣人的生命與健康已經被控制於情報治安監視系統. 自 1970s, 心理語言機發明﹐台灣秘密警察可秘密使用來了解他人心理),在製造人造疾病與死亡時,則用于監視被害人心理(腦)反應,所以人的生命與健康可被完全控制於安全監視系統而不自知。現實社會裡(這30多年來)已經有很多無辜與無知人士被使用科技武器(聲波,電磁波武器-例如. microwave weapon, infrasound, radio-frequency weapon, etc.) 來製造人為疾病(如:心臟功能不良,腎臟無力,肝臟功能不良,腦溢血,等等)與死亡(心臟功能衰竭,腎臟功能衰竭,肝臟功能衰竭,腦溢血死亡,人為車禍死亡)且使被害人之疾病,死亡徵狀如同由于自然因素造成。
  
  根據監視系統內幕消息︰(費城實驗 - Invisibility tech. of Philadelphia Experiment) ,人造疾病,人造死亡的技術已發明成功且於 1950s 已使用于台灣安全監視系統(現美國的監視系統也類似)。根據法律,我們是有人權。不過在事實上,在監視系統內不但我們的人權完全被非法剝奪,生命和健康也可被不法人員剝奪。
  
  從美國監視系統科學家亞力山大上校(John Alexander)的文章及他在90年代內為監視系統秘密警察發展的科技及使用的武器﹐可證明心理語言機已經被美國地方有關警察和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地方有關局員使用了許多年。
  
  亞力山大上校是美國生理神經武器的職業專家,非常了解許多所謂的不致命武器的致命本質﹐他曾經在新墨西哥州實驗室替監視系統人員負責研究發展心理控制科技和可操縱生命的音波,輻射波武器,他是美國科學家裡唯一研究過死亡科學的專家。
  
  他曾經在 1980 年 12 月在軍事回顧雜誌寫了一編惡名昭彰的文章_新心理戰場 ("THE NEW MENTAL BATTLEFIELD)。.此文不但曝露了所謂的不致命武器(Psychotronic weapon_聲電波武器)乃是秘密殺人的無聲武器﹐而且也證明了美國地方有關警察及聯邦調查局地方探員﹐在使用不致命武器秘密攻擊美國百姓。聲電波武器(Psychotronic weapon)乃是於1993年以後被改變名稱為不致命武器﹐所以這些軍事聲電波武器都可以反恐怖份子和反毒品輸送份子的名號下轉移給地方警察及治安人員使用。不幸的事乃是這些已經腐敗的秘密警察只有使用這些武器來控制每一個人的生命(這些事實將於下面的文章內于以報導證明)
  。
  
  引用資料 "The New Mental Battlefield" by John B. Alexander, MILITARY REVIEW, English Ed,Dec.1980).
  ========
  "The ability to... cause disease can be transmitted over distance, thus
  inducing illness or death for no apparent cause. The use of psychotronic weapons would be able to induce illness or death at little or no risk to the operator. The psychotronic weapon would be silent, difficult to detect and would require only a human operator as a power source"
  
  這些武器的能力乃是能在一定距離內造成疾病。所以這些武器可對人製造疾病或死亡
  而受害人對被製造的疾病死亡不感覺到明顯的原因 (如﹕秘密警察使用类似電視機遥控發射器來發射輻射波攻擊看電視的受害人﹐受害人即使被傷害﹐亦並不立即有明顯的感覺而且甚至不知已經被傷害)。這些聲電波武器(不致命武器)的使用可以對他人製造疾病死亡, 而對使用武器的人本身也沒有危險﹐這些武器是安靜無聲的和很難偵查到的。
  
  根據以上資料和亞力山大校本身的的說法已經證明他是專門研究如何對人製造疾病死亡而又找不出致命原因的(監視系統)科學家﹐難怪他曾經負責替監視系統人員發展聲波和輻射波武器(所謂的非致命武器)。
  
  為使大眾了解並且保護各個生命不受控制﹐我要用生命控制來解釋。
  
  根據來自台灣前總統蔣介石的內幕資料﹐不致命武器已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由美國海軍發展成功﹐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成功發展使用不致命武器于人員身上。以後于1950年代轉移台灣國民黨監視系統以秘密監視國內重要官員﹐可疑人員和秘密控制生命﹐另外並且合作更進一步研究製造疾病死亡的技術以使監視系統的秘密警察
  在負責監視時候﹐同時具有刺客殺手的專業能力。當時真正實際負責全台灣情治單位的領導人是蔣經國﹐他一手建立了台灣的生命控制監視系統。
  
  生命控制監視系統的基本理論乃是唯物論﹐無神論和共產主義。為什麼﹖ 這可以台灣
  為例子來說明。因為不致命武器和人造死亡製造技術自 1950s 從美國秘密移轉給台灣並且以台灣做為秘密使用不致命武器及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的測試場。同時他們也秘密使用台灣有關人員來共同發展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當時蔣經國乃是負責全國的情報治安的真正首腦。所以這些不致命武器和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都屬於蔣經國控制掌握﹐他也只讓少數直接參與此一秘密計劃的人知道。
  
  雖然蔣經國已經脫離俄國共產黨許多年﹐亦不再是共產黨員﹐但是他在俄國所受的多年思想教育﹐使他的一些思想根深地固﹐他不但仍然深信唯物論﹐無神論乃是符合事實現像的真理﹐並且仍然相信一些共產主義的理論。他相信人類乃是純物質構成﹐沒有靈魂而神也都並不存在。在這種思想下﹐當然他不相信人類的一切行為(無論善惡) 都會在死亡以後得到最後的審判。既然因此﹐他自然認為行為無論善惡﹐只要有利益任何事都可做。另外他的無神論和共產主義思想﹐使他視人類的健康生命如同財產一樣﹐而共產主義思想認為人類的財產不屬個人所有﹐並且可以支配操縱。所以只要符合秘密警察的利益﹐任何人的生命可以被他們殺害﹐任何人的健康可以被他們任意的操縱玩弄。如此無神論的思想和在台灣擁有的不可一世的權力﹐只要他認為他人不會知道這些秘密科技及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當時的蔣經國的確什麼事都敢做(例如使用秘密警察對前任副總統陳誠製造肝臟功能不良以後疾病沉沉重而成肝癌去世﹐從此掃除了他接班做總統的障礙_詳細見網站第十八篇)。這些秘密警察在嚴密的特殊思想教育下﹐僅效忠生命監視系統的領導人(或生命監視系統?X身的高階政治人士或國際人士)﹐而台灣的生命監視系統的領導人乃是蔣經國而不是總統蔣介石﹐所以為了加速?N政治權力的迅速移轉給蔣經國﹐台灣秘密警察甚至曾對總統蔣介石的兩腿製造風濕(此文後將解釋如何製造風濕)。使蔣介石的行動不便﹐不得不待在官阺或總統府而經常由蔣經國替他辦事﹐因此蔣經國經常以總統代表的特殊身分出現在台灣軍政官員面前﹐和新聞媒體﹐電視螢幕前﹐自此在台灣軍民和政治官員的心內建立了他是總統蔣介石未來的接班人的共識(而蔣介石在被製造風濕一段時間以後﹐效忠蔣介石的情治人員曾秘密告知有關不致命武器。蔣經國當了總統以後﹐仍然秘密使用秘密警察替他辦事。例如﹕他使用秘密警察對行政院院長孫運璿製造腦溢血以便使孫運璿因疾下台﹐而後名正言順的提名職位比行政院院長低很多的台灣籍人李登輝為副總統候選人。行政院長孫運璿的因疾(人造腦溢血)下台﹐使他不但可挑選任何一個台灣籍的官員做他下屆總統大選的副手。又可避免造成社會大眾的奇怪和議論紛紛。.所以蔣經國以唯物論﹐無神論和共產主義的思想結合不致命武器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在 1950s 內於台灣建立了一個不法的生命控制監視系統。這不法的生命控制監視系統在台灣測試使用成功以後又秘密移轉回美國及各國情報治安人員使用。
  
  根據4/2/1979 的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在1950s 開始研究人為製造死亡技術(這包括製造心肌死亡﹐如同心肌梗塞和製造癌症)﹐但是新聞記者顯然不知道﹐這些人製死亡技術是為秘密警察發展的。而在1965-70 年美國國防部高級計劃研究發展局 ((DARPA)﹐發展)疾病死亡製造技術計劃案(Operation Pandora) 的時候使用小精靈為代號,但是他們現在改用蜜蜂為新代號以便保密,因為大部份西方人都知道希臘神話裡 Pandora 盒子裡的小精靈會在人間製造疾病和死亡。
  
  而台灣在這製造疾病死亡的研究發展即是把中國武術的點穴道﹐封血脈﹐傷筋脈的原理和中國針灸醫學技術使用於生命監視系統﹐專門使用電擊武器攻擊受害人的穴道來秘密製造傷害(例如﹕在目標人如廁時候﹐秘密攻擊受害人的膝蓋的穴道﹐封其膝蓋血脈﹐不知情的受害人非常容易在如廁結束起立後﹐突然邁步不開(因膝蓋的血脈被封)﹐立足不穩摔倒而摔斷腿。此一招術亦可在受害人睡眠時使用﹐受害人起床時候不會影響坐起而在起立以後﹐突然邁步不開而摔倒。而秘密警察時常使用此一招術秘密傷害同一受害人的膝蓋的穴道﹐即可造成類似風濕病症﹐使受害人不良於行)。而且他們亦可攻擊受害人的穴道來製造疾病死亡(例如﹕身強體健的武打明星李小龍的忽然無疾暴斃﹐最可能是被學習武術的或學習點穴的秘密警察所害。他們對武打明星李小龍在新聞媒體被捧的得意不滿意﹐但又打不過李小龍﹐所以使用科技秘密攻擊他的頭腦﹐製造頭痛不停﹐對隱形科技無知的李小龍﹐自然不疑有他﹐只以為是一時的頭疼﹐所以只是吃止痛藥以後去臥室歇息﹐在李小龍深睡中﹐再秘密攻擊他的死穴(如頭部太陽穴)﹐而使身強體健的武打明星李小龍的忽然無疾暴斃死亡﹐所以李小龍的忽然無疾暴斃﹐迄今一直查不出真正的致命原因。在李小龍傳記的電影內也只使用不能讓人致信的神化故事來解釋他的突然死亡 )。
  
  台灣生命監視系統的秘密警察在嚴密的特殊思想教育下﹐僅效忠生命監視系統的領導人(或生命監視系統出身的高階政治人士或國際人士)。為了秘密警察的利益﹐他們寧願背叛國家(詳細見人造車禍的案例於網站第十三篇)亦可背叛血親(例如為了加速權力的移轉給蔣經國﹐台灣秘密警察甚至曾對總統蔣介石的腿製造風濕)。
  
  既然台灣的生命監視系統的秘密警察的行為乃是如此的秘密和惡邪﹐美國的生命監視系統的秘密警察的行為必然也是如此的秘密和惡邪。這是因為(1) 這些秘密科技及人造疾病死亡製造技術﹐原是美國轉移台灣並且以台灣為測試場來共同發展形成。(2)。不法的生命控制乃是秘密警察的國際陰謀。(3)。當追求秘密警察的利益﹐他們願意背叛國家(仔細詳細請看人為車禍意外案例於我的網站 Part III -A1) 和出賣自己的血親 ( 如﹕蔣介石的身體曾被蔣經國手下秘密警察傷害)。
  
  現在我們回頭來研究亞力山大上校的文章報告﹐明顯的表示﹐當監視系統人員使用聲電波武器 (psychotronic weapon) 對他人攻擊時 , 需要一個操作人員與目標受害人在同一現場內﹐來做發動動力(能源)的來源(並且控制武器)。這代表有關監視人員使用這些武器攻擊其他人/受害人時﹐至少需要一個操作人員與受害人在同一現場內。而此一個操作人員的功能乃是提供武器的能源並且使用這些武器(例如﹐低音波武器﹐微電波武器)來操縱他人的身體﹐對他人的健康造成傷害和製造疾病和死亡。
  
  在這情況之下,當這些操作人員在現場近距離內攻擊受害人時﹐這時任何一個受害人應該也同時可以清晰看見到這些監視系統的操作人員正在對他們使用武器。不過根據美國許多生命監視系統的受害人的報告﹐在他們被傷害或聽到微電波語言之時﹐這些受害人都沒有看見任何人攜帶武器攻擊他們﹐或使用配備機器來輸送微電波語言給受害人。
  
  根據-1992 年微電波干擾和心理控制實驗報告 (Microwave Harassment & Mind Control Experimentation by Julianne McKinney) 的訪問,美國 FBI 發言人承認他們已經接獲非常多的百姓的要求, 請求協助因為他們自稱腦袋聽到別人說話的聲音(密音入腦科技)和有時候感覺到身體被電波攻擊(但是不曾看見任何人使用裝備武器對付他們).
  
  (引用資料)-微電波干擾和心理控制實驗報告 Julianne McKinney 于 1992 年 12 月報導
  
  一個受害人﹐在電話內被當地電力公司的一個職員警告(通知)﹐假如她珍惜她小孩的生命,要她的孩子活命﹐她必須放棄反對當地電力公司安裝新高壓電線的計劃﹐自從接收到這恐嚇電話之後﹐她的十一歲的女兒身體感覺極端的痛苦﹐以致連續到醫院接受醫養﹐不過醫生診不出疾病﹐另外她的三歲的兒子顯示被監視系統秘密警察使用密音入腦方式來整,而不斷的在腦內聽到聲音((詳細請看我網站監視系統秘密警察的密音入腦).
  
  至今美國聯邦調查局拒絕插手任何曾引起我們注意的案例﹕ 聯邦調查局發言人的確承
  認他們已經接收到許多市民要求協助的請求。因為他們相信他們的身體曾突然遭遇道
  電子輻射波的攻擊﹐有的市民甚至投訴說﹐他們曾聽到有人秘密和他們說話的聲音 (秘密警察可使用微電波語言機辦到)﹐但是這些市民不曾看見任何人使用任何裝備武器對付他們﹐所以這些市民已經被有意視為心理失常的人而撤消了他們的案子。
  
  地方警察拒絕和/或無能力插手﹕地方的警察多數傾向撤消任何市民的投訴﹐當這市民
  抱怨他受到任何與政府機關有關的公職人員的迫害。理由是因為這些市民必定是胡言
  亂語或精神病。但是在我們以上談論的一個案例內。一個明顯的事實是有一個警察曾 積極主動的參與協助(他人)迫害一個受害人。
  
  這些不合理又不合邏輯的事情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許多資料(像美國司法研究所 March 1993「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的報
  告美國 Science American 雜誌94年四月期發表的文章﹐美國Microwave News雜誌93年十一/十二月期發表的文章﹐及澳洲Nexus雜誌在九四年十/十一月期所發表的文章) 顯示美國的州和地方警察已經有心理控制設備(微電波語言輸送機)和聲電波武器(例如 ﹕微電波武器-microwave weapon﹐低音波-infrasound, 強力電波武器-radio-frequency weapon﹐電磁動脈武器-EMP﹐及其他)。所以美國的州和地方警察已經成為心理意識控制的秘密基本單位和非法的秘密控制美國人民的生命 (詳細請看以下引用資料)。
  
  (引用資料) - Microwave News雜誌 (一九九三年十一/十二月期)報導
  
  在九三年十一月﹐John Hopkin大學開了一個三日高級關于「非致命武器」的秘密會
  議。四百科學家聚集在Hopkin大學的實用物理實驗所﹐討論他們研發的非致命武器科技(包含超威力無線電/廣播頻率輻射波武器Radio_Frequency﹐EMP電磁動脈武器﹐低音波武器infrasound﹐雷射光Laser﹐高威力微電波武器HPM ﹐心理控制用低電磁波 ELF 和化學武器)。這會議是列為機密。參加這會議大都是科學家﹐軍事武器專家﹐美國州和地方警察部的情治人員﹐此會議的目的是準備領導警察部官員和部門來使用
  攻擊和控制人神經和心理的武器和化學武器。
  
  在會議所討論的主題而且有高威力的微電波科技﹐聲波科技﹐模仿聲音科技﹐和運用極高頻率電磁場在非致命武器之上。John B Alexander上校(美國國家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非致命武器計劃的總管)被報導是會議的主席。
  
  在我們分析亞力山大上校以上文章報導的涵意﹐觀察這些非致命武器(聲電波武器
  psychotronic weapon)的成功發展及已經交付地方執法機關(警方及美國聯邦調查局地方分支機構)使用的事實﹐和這些地方受害人的投訴案例﹐我們可以非常明顯的了解到一個結論。地方有關警察和地方的美國聯邦調查局有關探員已經同時使用這些非致命武器於美國百姓身上﹐這乃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事實。這些受害人不能得到地方有關警察和地方的美國聯邦調查局有關探員的協助﹐因為他們可能乃是﹕ (a)了解非致命武器乃是參與迫害的同謀。 (b)他們乃是造成迫害的主要的因素 (c)不知道非致命武器﹐所以他們無法協助。
  
  亞力山大上校寫了一篇文章(以後又與他人合寫了一本書 -The Warrior's Edge)
  公佈在軍事回顧雜誌上的文章內他列舉一些過去和現在的尖端科技-包括他心通..他認為這些科技應該成為新戰士武器的必須裝備。亞力山大上校,被指稱﹐他一直在致力於發展一些新科技以便隱形戰士使用來增加隱形戰士的能力成為具超過一般人能力的士兵(根據以上的說法﹐隱形戰士都已經使用心理語言機)。
  
  Alexander wrote an article (and later co-authored a book entitled The Warrior's Edge) published in Military Review in which he outlined a number of hitherto "fringe" subjects --including telepathy - that should be rought in to the battery of future weapons. Alexander is dedica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a super-human soldier with enhanced abilities leading to an "invisible warrior."
  
  (2)。這秘密與不法的控制生命有關﹕ 根據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所發表的季刊) 1998年 春季的一個文章_“人腦沒有防火牆” (作者是前美軍中校的 Timothy L Thomas) 的報導﹐使用一個電子輻射波動力/能源發動機(psychotronic Generator)﹐可利用任何一種家庭電子機器產品內產出一個強烈電磁放射波(微電波)來攻擊他們的目標人。(例如﹐這強烈電磁放射波(微電波)可以經電話線?M透過電視(或電腦的螢光幕﹐收音機,電燈,電鍋和微電波爐的微電波發射器-發出﹐或從線路的供應管發出)﹐
  
  (引用資料)- 「人腦沒有防火牆」(注:防火牆是指保護電腦和防止被攻擊的措施的術語) 作者﹕Timothy L Thomas (研究俄羅斯心靈生理戰爭的前美軍中校) Parameters (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所發表的季刊) 1998年 春季vol XXVIII No 1
  
  俄羅斯對當今心靈生理戰術策略的看法如何﹕ 俄羅斯陸軍少校 I Chernishev﹐為軍事雜誌 Orientter 在1997年二月寫了一個文章﹐在文章內他指出全世界各國都正在研製對付人類心靈與生理的武器。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