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網址:脑控探秘(14)是脑控者在制造“幻听”吗?

 

傳入受害者大腦中的神秘古怪的聲音是腦控者製造的“幻聽”嗎?

為了弄清幻聽的問題,有必要再強調一下有關幻聽的科學知識。什麼是幻聽?據有關精神病理醫學知識解釋是:一些有精神活動病態的精神障礙患者,在沒有現實刺激作用於感覺器官時,常出現一些虛幻的幻覺體驗,幻聽為其中之一種症狀。常見的幻聽,患者可聽到單調的或複雜的聲音,或可細分為非言語性幻聽、言語性幻聽等,而評論性幻聽、議論性幻聽和命令性幻聽等為精神分裂症的重要症狀等等。以上有關幻聽的精神病理醫學知識的描述,實是有關醫學研究教育的一些結論,因而精神科醫生得以學習和傳承,以至引導當今社會的人們據此作為判斷幻聽症狀的標準。然而,上述幻聽的判斷標準中有一前提條件,即“現實刺激作用於感覺器官”這個前提條件非常重要!如果有人的“感覺器官”在客觀外界的刺激作用下,從而致其大腦中感受到(或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從精神病理醫學角度判斷,這種現象是否就不是幻聽呢?筆者認為外界刺激這一關鍵前提要件,決不應忽視,這應該值得我們密切關注!不知各位有何看法和解釋?

對於腦控受害者所感受到的傳入他們大腦中的不明來源而又神秘古怪的聲音緣由是如此的相類似,這又是為什麼?正如眾多的國內外腦控受害者,他們通過長期一系列調查、研究、分析、判斷,最後認識到:當今世界有些國家確已研發製造出一種腦控武器,儘管各國政府秘密研製且未公開宣佈,但這樣的腦控武器是客觀存在的,這是不容否定的事實。而掌握腦控武器的腦控者,秘密使用這種神秘的腦控武器,採用現代高科技手段將“聲音”轉變為電磁波信號,並將電磁波信號不斷定向輻射脈衝刺激受害者的大腦神經系統,從而實現“傳音入腦”,在受害者大腦中轉化為“聲音”,因此受害者大腦才感受到這種神秘古怪的有人說話的聲音。因而,腦控者通過腦控武器“傳音入腦”,這是由外界刺激大腦的結果,這種客觀存在的外界刺激前提條件是不可否定的!

更多的腦控受害者的大腦所感受到的這種不明原因的神秘古怪聲音,是一種什麼性質的感覺體驗呢?
筆者認為:就其聲音傳送過程,即腦控者隱藏在不為人知的某一地方,在外界採用現代高科技手段即腦控武器技術,將“聲音”轉變為電磁波信號,再秘密遠程遙控發射該電磁波信號刺激受害者大腦,根據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學說,必然致使腦控受害者產生一系列大腦反應,才在受害者大腦中轉化為一種顱內聲音,這是客觀存在的外界刺激所致。因為這是客觀存在的,筆者認為這不存在幻聽。

連美國內華達山脈公司研製開發美杜莎(MEDUSA)腦控武器的知情人也自稱:“這種武器利用“微波聲效”原理,通過向目標發射微波脈衝迅速加熱其腦神經,在大腦內製造出能夠為聽覺系統感知的衝擊波,這樣持續的微波脈衝就會轉化為一種顱內聲音”。因而受害者大腦中才感受到這種神秘古怪的有人說話的聲音,亦即受害者大腦受外界刺激作用才感知這種顱內聲音,所以可認為這不是幻聽。

但為何有些人要稱受害者大腦中感知的這種顱內聲音為幻聽呢?研製開發美杜莎(MEDUSA)腦控武器的美國內華達山脈公司知情人稱:“由於這種聲音只有微波輻射範圍內的人能‘聽’到,而別人卻毫無察覺,因此會讓目標人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聽”。且由於只聞“其聲”,卻看不見說話旳人,而近在咫尺的其他人既不會感知又不能聽見這種聲音,因而極易誘使不知情的其他人誤判為是腦控受害者的大腦產生的“幻聽”。
(詳情請參見腦控探秘(13)傳入受害者大腦的神秘古怪聲音之謎是什麼?
網文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e47e5c010167pg.html )

此外,腦控者對腦控受害者的大腦所輸入的聲音,即受害者大腦感受到的帶有種種含沙射影的誣諂、迫害、嘲笑、折磨、打擊等等聲音內容,那是腦控者為達其不可告人之目的而故意設計、製造的,因此,我們對其要正確區別判斷,絶不能以幻聽之詞掩蓋真實發生的腦控者聲音入侵受害者大腦的事實。如遼寧丹東受害者雪梅在受害初期聽到的“打倒×××”和她睡着後朦朧醒來時聽到有男人的聲音在重複她前一刻夢裡的話,亦是腦控者通過腦控武器傳輸入她腦中的聲音。因此,筆者認為,如果要說腦控受害者大腦所感知的腦控者傳送入受害者腦內的種種聲音內容是“幻聽”的話,那麼,這種“幻聽”就是腦控者預先設計並刻意製造的“幻聽”!

實際上在這“傳音入腦”過程中,對受害之初不明究竟的腦控受害者本人來說,他也可能誤以為自已是“幻聽”,其實,這正是腦控者預先設計、製造並讓人產生“致幻效應”的效果。而這種預先設計和製造的“傳音入腦”的聲音,對既不是腦控受害者又不明白腦控事實和腦控真相的社會上其他人來說,再與腦控者製造的那些“幻聽”內容(指腦控者製造並輸入的與外界事實不符合的語音內容)相聯繫,再套用精神病理醫學知識判斷,非腦控受害者就很容易認為這是一種精神障礙患者的幻聽了!其實,這正是腦控者事先設計並欲製造這樣的“幻聽”效果。為何要如此這般做作:一是腦控者通過電子腦控武器,預先模擬、刻意設計、精心製造與精神病理醫學幻聽相類似的症狀,足以誘騙、誤導人們認定此是精神障礙患者的幻聽。二是腦控者將“傳音入腦”的事實稱之為“幻聽”,企圖以此掩蓋真實發生的傳入受害者腦中有人說話的聲音的事實。三是腦控者借用精神障礙患者的幻聽之名,誘導或誘騙非腦控受害者的其他人,使他們作出錯誤判斷,以此達到致幻欺騙效果之實。

由於受害者長期遭受這種傳音入腦的聲音騷擾、折磨、迫害,少則幾個月幾年,多則二十、三十年,加之受害者自我認知能力和自知能力增強,故能對腦控者搞秘密精神控制(腦控)並傳入自已大腦中的喋喋不休的聲音作出合符實際的判斷。因此,筆者認為,有人用幻聽等精神障礙病患特徵詞語,來掩蓋客觀真實發生的腦控者秘密實施精神控制(腦控)大腦的事實,這種欲蓋彌彰的伎倆,又可反證這是腦控者預先設計、製造的“幻聽”。

目前有的國家已研製出新型心理幻覺電磁腦控武器。據2007年9月4日中國國防報刊載的《俄總統保鏢爆料多國研製“心理武器”》的一篇文章中介紹:據俄媒體報導,俄聯邦警衛局退役少將、前總統葉利欽的保鏢鮑裡斯.拉特尼科夫近日透露,俄、美、日、以等國都在研製能夠隨意擺佈對手的“心理武器”,即通過心理作用,控制他人意志,指揮對方無意識地執行各種任務。

拉特尼科夫承認,作為俄聯邦警衛總局副局長,他本人沒有參與製造這類“心理武器”。但他知道,在俄國內外,仍有人在從事類似工作。據悉,俄正在研製能產生幻覺形象的特種儀器,即“幻覺炸彈”。它能影響人的神志、知覺,迫使人混淆現實與虛幻,服從借助特種設備發出的指令。20世紀末,俄情報部門掌握了美國研製“幻覺武器”的研製情報,於是也開始秘密研製能對人產生心理生理影響的系統及其對抗系統。早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美國就成功進行了類似武器的非同尋常的試驗,在虛擬戰場上借助最新激光技術、全息技術製造目標幻覺形象,包括飛機、坦克、艦艇、整支戰鬥部隊等形象,也可製造各種有影響的人物形象,並將“聲音”傳入敵方人員大腦,讓人產生“幻聽、幻覺、幻視”,可從心理上騷擾、恫嚇敵軍,崩潰人的精神,瓦解人的鬥志,使人產生厭戰情緒,進而放棄武器逃離現場。
(詳情參見《俄總統保鏢爆料多國研製“心理武器”》,請按以下網頁地址搜索
http://www.chinamil.com.cn/site1/xwpdxw/2007-09/04/content_949013.htm )

美、俄等國家研製的新型心理幻覺電磁腦控武器,不正是他們精心設計、製造“幻聽幻覺幻視”的明證嗎?

延伸閲讀資料:
新型心理幻覺電磁腦控武器資料
你若仔細看看下面香港鳳凰視頻資料《美軍研幻覺武器製造虛擬軍團 戰場變地獄》,就能知道腦控者是怎樣精心設計、製造“幻聽幻覺幻視”的。請按以下網址查閲觀看:
http://v.ifeng.com/mil/worldwide/201203/4383213c-8283-433c-a483-2e6a0a1f0ac0.shtml

正因為當今世界各國竟相秘密研發腦控武器技術,從而秘密製造出前所未有的“傳音入腦”的並欲操縱控制人類大腦的現代高科技腦控武器系統,其中腦控武器系統功能之一就是將聲音“傳音入腦”,受害者大腦中才感受到有人說話的聲音,這就足以誤導人們產生“幻聽效果”,這也是腦控武器研製者事先設計並欲製造出這樣的“幻聽效果”。因為腦控武器技術系秘密研製且各國政府未公開承認,以致當今世界各國神經科學家、精神病理醫學科學家、精神病學家等均滯後於現代腦控科學技術的研究,因而世界上還沒有關於腦控的精神病理醫學科學研究的公開報導。對於利用腦控武器“傳音入腦”在顱腦內產生聲音的現象,現有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學者仍套用原有的“幻聽幻覺幻視”等診斷標準判斷,豈有不出現錯誤判斷的!因此,有英國精神分析學者卡羅爾.史密斯撰寫文章呼籲:神經精神病學亟需新的精神疾病診斷標準。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傳入腦控受害者大腦中的神秘古怪、來源不明的聲音,是客觀真實發生的事實,不容掩蓋掩飾或否定。若要掩耳盜鈴強勢定義為“幻聽”的話,這正說明這是腦控者事先精心設計、製造的“幻聽”!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