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網址:起诉政府秘密电子信号折磨,申请国家赔偿 - peacepink

 

  北京時間12月21日上午消息,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週四在厄瓜多爾駐英國大使館的陽台上發表“聖誕講話”,稱維基解密將在2013年披露能影響全球所有國家的一百萬份秘密文件。http://url.cn/7KvqQS
  經過分析維基解密可能公佈各國政府用腦控武器監視折磨本國人民的秘密,只有腦控技術才可能影響所有國家。腦控技術已不是秘密。只不過普通人難以理解這個事實,受此消息鼓舞,寫起訴信,申請國家賠償。
  你被監視着,政府有一套秘密系統,一台可以發射電子信號秘密殺人和折磨人的每時每刻都在監視和折磨你的機器,你以為自己沒有受害嗎?再好好想一下吧!腦控電子折磨、神秘力量、不解之謎、機場刺母、殺妻滅子、滅門慘案、校園慘案、少兒猝死、看似平常的車禍、農婦變畫家、不怕冷的火娃、被掩蓋的真相...我想是時候告訴你整個真相了。
  腦控、電子折磨、腦溢血、心肌梗塞、猝死等,是政府一個秘密部門干的,他們是天網監視居住的雙面警察,他們是屬於公安的技術偵察科還是國安的某個部門,還是屬於另一個秘密部門?多數局級以上幹部知道,不知道的可以找政法書記瞭解。為什麼要稱監視員為雙面警察,因為他們雖然是警察,也干殺人、放火、偷搶的活。
  20世紀各種戰爭不斷,各國首領都想控制人類,研製出了最邪惡的腦控武器,各國首領擔心自己被控制,因此在1995年25個擁有腦控武器的國家秘密召開了一個國際會議,簽署互不對他國領導人使用腦控武器的協議,委內瑞拉沒有腦控武器,因此總統查韋斯被某國用腦控武器折磨得奄奄一息。
  天朝早在64事件後就對全民腦控監視折磨了,64事件後的90年左右僵責冥從社會上招了一大批混混,要求87年到88年畢業,進廠工作1-2年沒有參與64事件的,那時我所在的單位就有10多個混混去了,45歲以上的工人你可以回憶一下有這回事嗎?他們先做在馬路上走走的普通巡警,半年後基地建成,那些考察通過的混混就開始了雙面警察的腦控監視折磨工作,僵責冥的腦控監視人員數量比89年前一下擴大了十倍,2013年雙面警察的年齡在45歲左右,年齡50歲的是1990年從國安調過去指導雙面警察的隊長。
  在天朝腦控武器被用來製造疾病,6個月以上平民嬰兒都被腦控,對聰明活潑的嬰兒兒童發射電子信號人為製造感冒,名為性格矯正,實際上是為了讓平民兒童變得性格內向平靜和氣,長大後安心做工人農民奴隷,少量其他嬰兒被輸入正向信號,從小霸道不用學習,所需要的駕馭別人的知識通過腦控武器輸入。
  多數平民都有當英雄主持正義的衝動,折磨的目的就是要摧毀這種想法,你可以回想從小到大有沒有5次左右39度以上的嚴重感冒發燒,當你充滿自信的時候、當你看到不公平的事情而憤怒時,你突然就感冒了,很嚴重,吃藥打針不管用,感覺難受得要死了,一個月左右慢慢好了,這時你意志消沉自信感也沒有了,半年到一年,這種情況又會重複,達到5次以上後,你會發現眼睛近視了,也沒有脾氣了,這不是病毒感冒,是電子折磨,是為了打垮你的意志和自信,讓你消沉下去,是為了毀掉你終生的前程,你最後只能打工。
  除了局以上幹部和雙面警察及他們的家人外,所有人被雙面警察的天網腦控監視和折磨過,普通警察也有被腦控監視和折磨,多數人並不知道自己被電子折磨,以為是自己生病了,平民從嬰兒起就被折磨。
  有一半的青年人都被摧殘了,被摧殘成近視、小個子、中國還有希望嗎?
  有許多學習很優秀的,是政府培養的對象,當其在家吃完飯半小時左右,雙面警察對其發射胃痛信號,如果你懷疑家人在你吃的食物中下毒,你就OUT了,雙面警察就是要製造你這種對家人對朋友的懷疑,這樣就自我孤立了,結婚後讓你懷疑對方給你下毒,有的是喝水後被電子折磨的,多數被折磨者認為是水被下毒了。
  有許多藝人為減肥、為了找創作靈感而少量吸粉,有的被雙面警察折磨,有的被幹掉。
  已婚2年的家庭,你發現嗎?男女雙方有一方會歇斯底里的無理吵鬧,另一方會脾氣暴躁,過幾小時又恢復正常,幾次下來你們的關係就冷淡了,這也是雙面警察發射的不良情緒信號,雙面警察不想看到平民家庭和睦。
  有小孩的家庭也可以回憶一下,是否有過平時很聽話很乖的小孩忽然就無理吵鬧提無理要求,而很愛自己孩子的家長卻異常憤怒暴打孩子,因孩子被家長暴打死亡的新聞網上也不少,這也是雙面警察發射腦控控制信號造成的。

  全國有許多單親家庭,許多人在60歲前死亡,在45歲到60歲,死因不明不白,就算有死因也是假象。
  有農婦被用腦控武器輸入畫家的大腦知識信息,農婦一覺醒來,成了一流畫家。
  有小孩冬天不穿衣服不怕冷,那是腦控武器對他發射熱信號,所以他不怕冷。
  2013年1月9日左右,上海閔行區圖書館一45歲保潔工領班晚上5點死在圖書館樓梯處,臉上都是血,鑒定為猝死,其他員工說她死前常說樓下某房間有人,經過證實沒有人,我一聽就知道她是被雙面警察腦控害死的。
  我從小就受到腦控迫害了,但強烈的電子折磨是從1999年開始的,他們利用我與老鄰居姜**的矛盾,用電子腦控武器模擬對方及同學聲音對雙方進行造謡攻擊,造成我對姜的恐懼和憤怒,同時也造成姜對我的恐懼和憤怒,最後姜於2002年跳樓自殺,我崇尚好死不如賴活、有勇氣自殺就有勇氣活下去,所以才活到今天(即使要自殺也要用氰化鉀),我家與姜家是和睦相處30年的老鄰居,為—點小事,被雙面警察挑撥成仇敵,被搞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1999年到2005年是雙面警察對我電子折磨最嚴重的時期,電子折磨讓我身體各部位產生劇痛,當時以為是雙面警察對我發射激光波,現在知道是痛覺折磨電波,每次強烈的電子折磨讓我痛不欲生,每次在我快被折磨死將要死亡的時候,雙面警察減小了折磨強度,讓我緩了一口氣,這種折磨周而複始,電子折磨讓我丟掉了工作,讓我找不到工作,即使找到了,由於雙面警察發射的昏睡信號讓我無法正常工作,別人都能加工資,而我因為被昏睡信號折磨表現不好加不到工資。
  我女兒從6個月大就被電子折磨了,到今年13歲折磨成39度高燒18次以上,有時一次連續折磨2個月,現在已成500度近視,雙面警察平時經常發射惡吐信號,控制身體發育,控制早熟,控制女性例假,控制成早衰。
  我在上海的遠親41歲的梁月紅女士身體一直很好,2009年2月12日,雙面警察對梁女士發射手抽搐信號,梁女士從自行車上摔下,隨後又對梁女士發射胰腺壞死信號,外麵皮膚好好的,胰腺已經壞死,經過幾天的搶救後轉危為安,2009年3月31日下午雙面警察又一次對梁發射摧殘折磨信號,梁於3月31日18時被活活折磨摧殘了一個多月後被折磨死了,一個多月的折磨摧殘,梁女士死的時候已不成人樣,用掉了15萬元醫療費。
  10多年前有一個遠親被雙面警察人造腦益血死亡;2010年在江蘇的親屬被雙面警察發射電波人造了乳腺腫瘤,後去醫院開刀切除乳腺腫瘤,雙面警察對另一個雙面警察展示折磨經過時,通過腦控武器發出的電波我聽到另一個雙面警察驚呼折磨得這麼利害啊!2011年另一個親戚懷孕6個月的胎兒被電子武器打胎打掉了。
  這是雙面警察利用控制大腦武器的隱蔽性濫殺無辜,以權某私,公報私仇,雙面警察還說要找機會一年一個秘密地殺光我家所有人,梁女士是做文具批發生意的小老闆,是一個熱心腸的人,是個肯幫助窮人的人,梁女士死的太冤了,死亡前被腦控武器折磨得萬分痛苦,太痛苦了,雙面警察折磨殘殺同胞當娛樂?即使屠宰場殺豬還從人道主義考慮以減輕豬的痛苦。中國人過去被日本人屠殺過,最近被印尼人屠殺過,現在被中國的雙面警察屠殺。
  雙面警察用腦控武器屠殺中國人,其手段之隱蔽殘暴惡毒令人髮指,罄竹難書啊!20多年來其殘殺的中國人遠遠超過日本731啊。
  政府為什麼要養這些搐牲不如的?他們連嬰兒小孩也不放過!
  2008年7月16日雙面警察偷走我2000元新電動車,2009年5月18日又偷走了我第二輛電動車上的電瓶,2010年10月11日偷走了我家1600元,2011年11月12日偷走了我女兒一雙運動鞋,2012年2月15日偷走了我女兒800元的手機。
  腦控武器能完全控制人的行為,人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能控制,能控制人跳樓自殺,能發射電子折磨信號讓受折磨人生不如死、像行尸走肉,能害人得任何重病、能控制人殺自己的親人,能傳送音頻視頻到人腦、製造夢境,能放火,能讓人體‘自燃’,人眼睛成攝像頭。
  中國社科院法研所的鄧子濱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週末》第6版中說得更明白:“某些專家擁有了這種技術,實驗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終使法庭、沉默權、無罪推定之類,都成為一錢不值的東西 ,到那時,專家就是我們的法官”。“那些執掌該項技術的人,就能控制我們,支配我們,事先知道我們要幹什麼,事後知道我們幹了什麼,隨着技術的不斷改進,最終做到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美國全民監視的《愛國者法案》,這種監視不是對電話電郵的簡單監控,而是對所有在美國的人員進行思想監視和干擾折磨。
  美國導演想告訴人民這社會已進入腦控折磨時代,拍了大量有關腦控題材的電影:機器的叛變、阿凡達、楚門的世界、黑客帝國、人煙之島、五百年後、鷹眼、盜夢空間、地下理想國、關鍵報告、真人遊戲、智能諜變、疑犯追蹤等等,是擔心一下子告訴平民真相,平民會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事實?還是希望平民知道真相後站出來反對雙面警察的反人類行為?
  5000年集權統治造成中國老百姓只知道皇帝、奴才、效忠、告密、領賞;不知道人權、人性、自由、選票、輿論監督。
  社會已進入腦控折磨時代,雙面警察已代替了法院檢察院,他們可以不經過審判就秘密殺死他們要除掉的人,大量平民因各種藉口被雙面警察用無線電波秘密殺掉,而貪千億轉移到國外有特權就沒事,法律應該重新定義了,要麼禁止對全民腦控監視折磨,立法禁用反人類的腦控武器;要麼接受政府對全民的腦控監視折磨和被暗殺這個事實,是中國人的你們看該什麼辦?
  雙面警察的腦控折磨給我帶來巨大的損失,為此我要求國家賠償,同時參考空難標準加倍賠償被雙面警察活活折磨死的梁女士、賠償被雙面警察人造腦益血害死的遠親、賠償被雙面警察用電子武器摧殘的親人。
  如果政府不取締這個反人類的組織,那就讓雙面警察來滅門我家吧,不要像對待劉華茗之那樣在她10歲的時候先腦控害死她父親,再控制10歲的劉華茗之的一切,折磨到18歲再害死她,我女兒現在才13歲,承受不起腦控電子折磨,可以來個一次滅門,用你們雙面警察最常用的手法,在學生上體育課長跑時,給個心臟停止信號,法醫也查不出原因的,只會出一個猝死的證明,對我隨便發射什麼死亡信號都可以。
  雙面警察比納粹“死亡醫生”阿里伯特·海姆更“偉大”,海姆只是一個人,中國的雙面警察最少有100萬,那被殺掉的人有多少啊?希望雙面警察60歲退休後能良心發現寫回憶錄,把你們怎樣殺人、殺了多少人記錄下來,政府一定會給予殺人最多、殺人手段最殘酷的以獎勵,獎勵雙面警察為減少人口做出的“貢獻”。

附:
電子武器能將人變成行尸走肉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7-08/25/content_6601142.htm
俄美研製腦控武器能讓敵方軍人主動繳械投降 http://mil.news.sina.com.cn/2008-07-10/1030509765.html
定向能電磁武器不僅能殺人,還能放火! http://share.vrs.sohu.com/my/v.swf&id=5409727&skinNum=2&...
納粹“死亡醫生”絶密檔案 http://www.time-weekly.com/story/2009-08-03/102914.html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