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已可測得(遠距),無需晶片。

引用網址:不可不知的秘密  罪恶的年代(转) - 脑控厄运时代来临的日志 - 网易博客

 


我叫林官,杭州人,發生在自己身邊一個個真實故事,記錄著一些瘋狂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可恥殘害的殺人主犯者的行為。

現在的科技發展造福人類,同樣也在殘害着人類,高考生的作弊山寨科技,同樣高新科技在殘害者人們,監測控制神經系統器材,神經學,腦電波晶片,可以植入耳朵,身體器官等某些部位,監測控制神經系統器材,比頭髮還細三份之一,一種是針狀電極,一種是微電極,可以直接只入人類的身體,植入腦部和身體可以溶解,隨即貼合腦部輪廓,溶合大腦與身體某部位自然固定。"EEG"曾經是需要有線連接的大腦思維才知道一些簡單的詞是與不是,現在不再需要有線連接,一個人的真實思維人類是無法預知的,只是一種心理學,去瞭解一個的生活言行舉止,在長期的去瞭解一個人的習性,知道要做的事情和要說的話,用語言灌輸與誤導人EEG監測控制神經系統與植入感測器材灌輸,感測器材灌輸是別人聽不到的,低頻率電流聲灌輸是聽得到的,一些瘋狂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可恥殘害着人們,用心理學人類的弱點:對生活的失望,對社會的不滿,對人生的無助絶望、悲觀,自己許下的諾言,一些言語上的屈辱與侮篾,抓住人性的弱點進行殘害,為了家庭,為了朋友,為了愛情,為了尊嚴,為了名譽,灌輸對人格的尊嚴、名譽、侮辱,在長期的灌輸下,使人意識模糊導致多少人自殺,導致去殺人,做出的行為都是灌輸者的舉動,灌輸者是真實的罪犯,落後的世外桃源純淨文明之地,既然是給所謂的科技與知識給滅絶,可悲的社會以沒有公平,每個人都成為發展社會的奴隷``` ```

第1種整蠱灌輸方式:

a波雙腦同步:低頻率電流聲灌輸,當你坐車,家用電器空調、風扇等的電流、水聲、風聲、等形式可以聽到。有信號傳輸侷限,時高時敵的電流嗡嗡聲,可以以人的聲音左耳與右耳傳遞聲音,以這樣形式去灌輸誘導一個人思維去幻想、做出不是個人行為舉動。當然這段聲頻是沒有以人的聲頻出現,把聲音開到最大有左右聲道的音響就覺得頭暈了,低頻聲音可以使人興奮、心跳加速、失眠、煩躁、等。

第2種整蠱灌輸方式:

植入感測器材灌輸,感測器材灌輸是別人聽不到的,沒有信號傳輸侷限,只有被整蠱的聽的到,形式以第1種相同、當低頻率聲音操控達到100分貝可以讓人頭痛暈眩,140分貝時朵出血,180時使肺栓梗塞而死,監測控制神經系統器材,可以讓人身體抽搐,心跳加快、內臟出血、疼痛、內臟、大腦、臉部跳動、喜、怒、哀、樂等。

第3種整蠱灌輸方式:

受到長期的灌輸使人暈眩,體力透支下以面對面整蠱,在我們覺得生或死無所謂下,(其實已經奔潰了)去恐嚇、誘導、面對面的用語言上的攻擊後離開,在這樣的情況下,會覺得你身邊的人是整蠱者,做出殺人舉動,等。

我被長期整蠱灌輸傳遞一些罪惡的信息灌輸到暈眩,不讓人休息失去理智之後,然後就開始欺騙,誘導你,陷害你 。灌輸者用普通話和慶元話,灌輸5.6年。有7.8人的聲音是一樣,偶而有1.2不同人的聲音出現。一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要想一個人死,能想出一千個理由給你定罪,從前是身體折磨,現在是精神上摺磨。但我已經受迫害六年多了,受到迫害自殺過2次了,整蠱時,感覺耳朵有很小的蟲在耳朵裡爬(但不知道是不是耳朵裡有東西),當聲倍高時耳膜疼痛,我曾經就耳出血過2次肺栓梗塞1次,倒地抽挫10秒左右。思維被強制陷入自相纏繞地一些惡性的灌輸,被持續專橫的強制所摧毀,思維上受到強行灌輸誘導骯髒罪惡的思想,灌輸者罵我的聲音:如操你媽B等,一些不堪入耳的髒話,一些語言上的攻擊,灌輸不良的思維心理誘導一些不道德行為去懷疑別人,不讓人安心工作,喪失工作能力,生活失去信心灌輸誘導你去自殺、殺人、強姦、販毒、盜竊、搶劫、骯髒、死人、鬼魂、等恐嚇。這樣的干擾讓人無法過着正常的生活,在工作上、生活上、思維上、干擾導致語言上與思維的錯亂,受到那種痛苦無法表達,在日日夜夜的灌輸誘導每天處於半清醒狀況下,生不如死。當長期灌輸誘導下得不到正常休息,使人處於無意識狀態下,幾乎喪失生活能力;以至所做的行為都是灌輸誘導的,在有的不知情人受到強行灌輸誘導,使他人的認為灌輸誘導的思想是自己的思維,喪失分辨能力和控制能力,以導致去殺人,說胡話、做傻事、自殺、導致別人會誤認為他精神有問題,給灌輸者通常會叫到:“有人要殺我、有人跟蹤我、我要殺了你、有人要強姦我、有人冤枉我、有人要害我、有鬼魂之類”等。給灌輸時還深怕你傻的太早,慢慢的折磨,在長期灌輸導致失控笑和哭,說胡話,別人看到了,還以為你是傻子,把你送到醫院去慢慢的整傻你,當看一篇文章,他們一忽快忽慢節奏來干擾你的思維,讓你思維變亂,失去思考和閲讀能力,想讓你的思維和語言產生共鳴,說他們灌輸的話,做他們說的事,眼球會跟隨他們說左就左看,說右看就右看,大家可以到精神病院看看,基本都是;罵人的,我沒有,傻笑,你騙我,發出哼,哼,等。在一個人經常受藥物的副作用下,大腦麻痹,失意,痴呆,麻木。一但藥性過後,還是罵人 。醫生強行給正常人吃要,不吃的話,牙齒基本都給橇的差不多都沒了,他們的目的是慢慢的把一個人折磨死。給灌輸者通常失去理智後,以自殺和殺人會方式,做出不為人知,可悲的是真正的殺人犯還逍遙法外,一些打着所謂的正義旗幟的罪惡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把人類的生命視如螞蟻,已經失去了道德,失去了人性的良知,訛詐多少善良的民眾。

就2004年10月前我本過着平靜的日子,就在2004年冬季10月24日認識(愛人)她是個公關經理,我和她是在金碧輝煌酒吧認識的,12月底自從我打人從拘留所出來後,,從小在鄉政府長大,就知道一些政府官員與公安會推託栽髒,邀功領賞,一些罪惡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就一直在跟蹤,整我,生不如死痛苦的折磨日子,被潛規則開始了,以低頻率聲音灌輸教唆誘導我吸毒,然後開始問我問題恐嚇我:“你的一個朋友死了是不是你殺的?他是怎麼死的?”然後我大腦開始幻想我那朋友是怎麼死的,殘忍的灌輸者說“我愛人要殺我”,灌輸者還故意說:“你有到現在有幾個女人,你有幾個老婆”等等,使我一個星期沒有休息,我曾經的愛人說我有病送我說沒有,(愛人)她哥哥是【陝西省國家安全廳】一科長。她非要送我到第七人民醫院去做心裡輔導,檢查的結果沒有問題,之後我回到住處後,一些罪惡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就開始恐嚇我,叫我離開杭州。惡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利用科技手段殘害,精神的煎熬與痛苦使語言和行為失去理智與控制,想控制做傻事,做壞事,想控制去殺人,想盡一切辦法去殘害我,當時我知道擺脫不了那些畜生,陪那些畜生玩,沒辦法只有裝傻,忍辱偷生。 一直受到跟蹤,利用電子儀器設備灌輸誘導,隱瞞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利用一些小人手段和欺騙手段,欺騙大家,想利用這些手段陷害,污衊灌輸我近一個月叫我離開杭州,我離開杭州後這些聲音消失了。

2006年8月,我在杭州我和我老婆情感不和又開始灌輸整我,灌輸我自殺,在我失去理智殘忍的灌輸者(女)說到:“你曾經對你愛人的承諾是什麼?”殘忍的灌輸者(男)說到:“你肯死嗎?你不敢砍的”我曾經的對我的愛人承諾是,要是誰離開了誰除非死了,用你一個人的諾言用一個人承諾的思想下割脈自殺 ,在我出院後離開杭州這些灌輸的聲音消失。

2007年2月回到杭州6月干擾再次出現,灌輸到暈眩,不讓人休息失去理智之後,在我意識模糊灌輸我以前的愛人怎麼怎麼不好,把鑽戒丟在清波門,在長橋公園灌輸我跳西湖,那些殘忍的灌輸還狂妄囂張氣焰的淫笑着說:“你既然要死,把遺體捐獻了,說我身體上什麼東西有用。眼角膜,腎臟`````。要不捐獻給我們做試念。”回到我舅舅家一個禮拜聲音消失了。之後我到江蘇開飯館。?

2008年4月在我回杭州離婚聲音再次出現又開始整我,在我失去理智模糊又灌輸在我割脈自殺和跳樓自殺,我在杭州市體育場路那些殘忍的灌輸者說道:“你那麼厲害,知道我們跟蹤你,那你抓個人給我看看,”之後我在杭州體育場路體育場門口公交車站門口抓了一男一女的便衣。我只說了一話:“你跟着我幹什麼?我說你們報110好了”。5分左右110來了看了他的工作證是下城區警員,110把我帶到派出所門口,就把我放下車,叫我走。之後我到麗水慶元,在街上一個小青年說“笨蛋到跑到慶元來做什麼,太笨了”,但又有誰瞭解我的心態,我只想擺脫一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殘害,在思維被強制陷入自相纏繞地一些惡性的灌輸,被持續專橫的強制所摧毀,思維上受到強行灌輸誘導骯髒罪惡的思想,極大的誣衊與陷害侮辱下在慶元8月服藥自殺。

2008年9月我在慶元後媽家調養身體給整的時候,我親母親用害怕的眼神看著我說:“有人整我兒子”嘴裡還哼哼的恐懼的笑着。我親母親曾經杭州東海電子儀錶廠員工是名受到30多年的殘害者,我知道她是故意告訴我有人整我,我爸立刻罵她叫她去睡覺,我爸用緊張的眼神看著我,拿着藥給她吃。我冷笑了一下,我父親退役老GCD後分配在五大堡鄉政府廣電分部(五大堡鄉廣播電視站)工作已退休,我後媽兒子的女人故意說:“說有的人發火,臉會抽筋”。立馬給我後媽罵,在笑我。我後媽隔壁鄰居對我說這聲音太難受。我知道是故意在告訴我,我只是笑笑,一些精神病院和司法部門利用欺騙來哄騙別人,行為可恥到極點。這樣霸權主義社會,讓我人格尊嚴,生命,名譽,侵權行為精神上遭受極大的傷害。

2008年10月我從慶元到江蘇鹽城打工做廚師,排風扇的和風機產生的電流聲每日每的干擾我,灌輸我殺人,我住的地方附近就是幼兒園,灌輸我製做**包,炸幼兒園的孩子,那些殘害的行為是多麼的可恥,已失去了人性,長期這樣的干擾已致我燒菜沒法燒,2009年3月我換了工作,到鹽城白馬市場做保安,在那工作期間有一商舖老闆娘錢包丟了,然後懷疑是我拿的,我的本職工作就是抓小偷的,為了證實我自己沒拿,就到當地派出所去做口供,在口供室,當事就用了那種低頻聲音,聲音一直在說:“怕不怕,怕不怕”。當時我對著那警員說道:“查你**查,我說不是我拿的,嚇你媽B,再嚇不是你也是你拿的”想用恐嚇來嚇我,那警員沒說什麼就把我放了,現在的科技用來恐嚇那些無知者,當你害怕事,那些所謂的警察,就將罪名往你身上扣,可惡的畜生,讓我失去工作7月我回到了杭州某一酒店安全部上班。

2009-12-16 03:46 每天用科技手段精神上的折磨,有時。3.4天不讓我休息讓我受到極度的傷害,讓我生不如死。 一副副醜惡的嘴臉,貪污賄賂的一些這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說出的一些話讓人愧疚,讓人噁心,又多少的事讓人覺得這社會是多麼的黑暗,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灌輸我到油站去搶油罐車,讓我炸幼兒園,讓我用汽油焚燒在市政大樓,用這樣的方式來整我,用設備整我,讓我暫時失去理智,想控制我,讓我怎麼做一些事,說一些骯髒的話語,讓我起疑心,不相信身邊的任何一個朋友和親人,正如網絡上和報紙上所說的一些警察和心理醫生?社會上輿論又是多少,日日夜夜殘害,殘忍的灌輸者說:“就整傻你,就冤枉你,就是要整死你,你又怎麼樣子,告到中央紀檢也沒用”。

2010-5-12我在杭州外企酒店安全部上班,上夜班時會以鬼魂之類的嚇唬我,想嚇傻我!可我從來不相信有鬼魂、上帝、神、這些傳說,我從小只相信科學。在我工作上與別人發生摩擦,想我死,就灌輸我拿刀去把人殺了,6月12日在日日夜夜惡性灌輸下,使我產生了報復的心理,就在武林小廣場公交車站附近買了把匕首,只要我感覺這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隨便殺個算了,在回宿舍路上,在文一東路口寵物市場後門兩男一女25.6歲左右在人行道上一邊悄悄的說著話(普通話)盯着我看,我也看著“藐視厭惡的眼神”他們一眼,在離他們十幾米遠後,那女的改口用慶元話說到:“他都敢嗎?怕什麼?”我轉身望着其中的女的走過去,(它們)立刻跑邊上的一輛桑坦納車上開車走了。6月18日晚7點,小雨。一婦女36歲左右花連衣服裙,在溫德姆酒店後門停車場在身邊經過用鹽城話說:“你再囂張打不死你的”我沒理會,她還以為我沒聽到,我從花壇中間走到門口和同事聊天,她又跟着我又說了一句“打不死你的”我只是笑笑,她然後繞回大門後面去了,在下班的早上,我到超市買菸,3個40多歲的男子騎着2部電動車在商店門口站着一副副窮凶極惡的惡毒面孔的表情看著我,就想把我給殺了,我毫不在乎到(可的超市)買菸,出來後,幾個男子騎坐電動車上,當我走了7.8米遠其中一個男子,用慶元話叫到:“窟你到死過”意思(打死你)。當我轉身急步朝(它們)走去,其中一個恐叫着··········轉着頭看著我,可恥的畜生,可悲~

  我寫的記錄都是真實的,當我每換一個地工作和住的地方灌輸的聲音會消失一天,這幾年每日每夜所受到的殘害,我知道面臨怎樣的遭遇,我已經給折磨的有點傻了,灌輸到我什麼都遺忘了,把一些虛假信息灌輸給我,把一些罪惡的思想灌輸在我的腦海裡成為我記憶,一個正常人被長期灌輸下,經歷這樣的灌輸洗腦,腦子裡都是罪惡的思想,這幾年來我成了這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的小白鼠,成那些畜生的學習工具,大腦已經基本沒什麼好思想和思維能力,受到別人的長期控制痛苦的折磨後,失去自控能力下就會做出傻事,2008年8月在自殺時我發誓說過:“做鬼也不會放過那些這些畜生”。

 

2011.1.13.下午15:00

我在上班被南山派出所警員帶到派出所,因為我在QQ群裡說道:“不給我解決一些非法的科技整蠱,就炸市政府。”當時也只是心中的對整蠱者的氣憤,想的到關注和解決,在網警等···相關部門詢問下,做了一些關於非法的科技整蠱訴訟。

2011.1.14下午14:30

公司打電話來說叫14:00去公司派出所的找我有事情,14:30,3個人市公安廳,派出所,西湖區的社區工作人員,就把我帶到第七人民醫院說是做檢查,在醫院裡一個叫黃主任的醫生和我聊了幾句就想把我以精神分裂症為結論,我說:“我還沒檢查做心理測試吧?”醫生看看我,然後叫我去做檢查和測試題,在檢查結果出來後,報告上寫我睡覺不好,胃口不好,等很多問題,根本不符合我真實情況。我看著他想在電腦上想把我以精神分裂症定論,在我看到的情況他沒辦法改成“待觀察”,我以為可以回公司上班,可他們一直拖了3,4個小時在晚上20:00左右派出所的警員和淨寺社區主任把我舅舅帶來強行帶到住院,我舅舅給威逼哄騙下籤字,我叫我舅舅別簽字,說他沒辦法,在強制關入醫院這個一個禮拜來,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我完全與外界失去聯繫,不讓我打電話給親人、朋友。在裡面所見所聞,一切都是那麼的黑暗,如:一位叫馬大伯給關了3年,總是自言自語的和別人對話樣子,當有人問他你和誰說話,他說你們這些傻子懂什麼,什麼叫科技,你們這些傻子··· ···。1.21日一個女病人聽說是吃“麵包”給卡住··· ···從早上7點多搶救到11:00,在搶救期間把所有人關閉在別的房間裡,在11:00把我們放出來當我問到那些護士時,那些護士說送到別的醫院去搶救了,想想覺得不可思議,既然不送專業醫院去,用專業醫療取異物工具,心理醫生既然做起了急救專業醫生的工作······3個多小時搶救才送醫院結果如何???22早上8:00,一護士長叫我穿特重號衣服,我不穿,既然強制將我綁起穿衣服,衣服只是形式問題,何必呢?在強制綁我時,我沒做出反抗,“羊入虎口”做出的反抗多餘的,可能還遭到更暴力的舉動,一個小青年說他也給綁過,還給打了一巴掌··· ···在我給綁時,一個醫生主任過來面帶輕蔑的態度看著我,我說:“你們好暴力哦~”他說了一句話:“讓你知道GCD有多黑”,什麼社會??把一個DY的形象給丟乾淨了。在下午17:00把我解開,我舅舅和一個人刑偵隊,一個派出所的把我接出院,在醫院這幾天我一直沒吃過藥,出院時,護士長和一警員說了一句話:“我們能做就這麼多了”。給我開了3顆藥。終於可上班了,當時只想好好的生活着,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沉默··· ···,可低頻電流的干攏更嚴重,我還可以沉默嗎???

殘忍的灌輸者說:“要你死就死,要你坐牢就坐牢是我們害你的,你又能怎麼樣?敢和我們囂張就是要你死”。很多的人就是這樣給逼瘋、逼傻、逼得自殺、逼得去殺人,現在的一些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部門的罪惡行為,看到報紙上報導如何保障幼兒園的安全?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和公安心理輔導醫院為困難者免費治療,不知道大家看到我寫的這些是何感觸,所謂的專家?診斷你有精神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其實是一些部門的掩蓋的醜陋行為。一些貪官污吏法治與司法獨立有一套“遊戲規則”潛規則,政府部門一些貪官污吏把“不聽話”的公民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如果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的公民沒病,一些貪官污吏相關政府部門“喪心病狂”的病態行為又意味着社會價值觀念以及相關法權結構的“有病”。以精神病患者的名義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受害的卻是善良與無助,他們進行的侮辱、誹謗、侵害、偷窺、陷害、污衊、披露隱私損害與名譽,震撼的是受害者以殺人與自殺方式來解脫自己,一種讓人心痛的灌輸編程,惡毒沒人性的犯罪者卻依然逍遙法外,這樣的一個強大勢力,龐大的殺戮組織將成為暴亂的導火線,瘋狂罪惡的社會風氣。這些快刀手生命的掠食者,一些罪惡的警察司法部門與心理學者在權力與金錢下已失去了理性、失去了道德、失去了人性、充滿着偷窺、陷害、污衊、殘忍看著、等待着、威逼恐嚇、誘導着、逼供、看著;被灌輸者,給殘害自殺與殺人,不明真相的群眾完全不瞭解事情真相在複雜電磁環境的整蠱,以為那些人精神方面有問題,用語言陷害,欺騙民眾,用不了多久,我將是兩個案例的後續者。
??? 這樣社會對生命對人格的簡單,那種無能為力任人擺佈,成為那些富人、金錢、權力的人生活形成鮮明對比,其實這就是現在社會現象!同事也反映了這社會的腐敗現象,再你仔細的看這樣的社會同時也讓人感到其實現在的我們一直被社會“強姦”着,應了那句俗話“當你無力反抗時,只能享受!”霸權主義狂言道:“我們就是法,想你死就死,你又能怎麼樣”。同時也反映了黨紀部門的腐敗現象,一些精神病院和司法部門的可恥為了金錢、名譽、權力的利益下推託栽髒,邀功領賞。只要有機會我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同歸於盡,在這樣的一些腐敗官邸下,拭目以待吧。

希望大家轉載,怕給黑了。謝謝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