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網址:福建福州吴巧妍脑控受害案例010 - OneDrive

 

(註:我看了這個受害人經歷,她的外公是她遭腦控受害的根源,他外公曾是福州交通局的工程師,估計是橋樑建築上出現質量或經濟往來不清楚等原因受到暗查盯上的,做為一個外公長期生病在床父母都不讓其靠前,一個曾經的國家幹部退休也是公費醫療,怎麼放在家裡不治療得這麼重的褥瘡還帶蛆,至於他父母用欺騙的手段將她騙到精神病院,和我如出一轍,我父母一生農民,我在安慶醫院實習一年都沒聽到過有安慶精神病院,而他們居然能有手段將我騙到安慶精神病院強住四個月,而腦控程序一啟動,這個家庭基本是全家滅門,吳巧妍父親在她外公幾年後就得腦溢血而死了,自己也自殺了,還有湖北彭公乾據說全家也先後得病死亡,而對於我的家庭,現在唯一就是揭露揭露再揭露,要不這個家是徹底完蛋了。因為對於國家安全部這些畜生,殺人是不見血的。一個要揭露,一個要絶對保密,最後當然要有人為此封口的。至於自己生生父母為什麼這麼狠心看著自己的孩子遭此磨難而配合腦控組織不揭露真相,除了威脅逼迫誘騙,我想應該還有些非常手段的使用,這也是我下一步將研究的重點。瞭解更多請點擊安徽潛山王焰的博客: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福建省福州市 吳巧妍
姓別:女 年齡:1983年11月30日
學歷:本科 受害開始時間:2008年10月
受害起始地點:福建福州 初受害時身份:公司職員
聯繫方式:
電話:15060022160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倉山
郵箱:f.ire10@163.com QQ:1306998993
受害原因:沒有什麼特定的原因,應該是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列為試驗對象,到成年時開始進行實驗。
http://1306998993.qzone.qq.com/

受害經歷:2009年11月04日
我曾經是一個愛唱歌愛畫畫愛大自然愛這個世界的天真女孩,我的父母在大學當老師,而我剛剛從大學本科畢業,等待着我的是似錦的前程。可是一切,都因為這萬惡的腦控,毀了我的一生!
我曾經有一個在一起6年的男性知心朋友,2007年10月的一天,出差回來的他,帶了一個濃脂艷抹的女人回到福州,
向我介紹說是他的女朋友(這個女人就是腦控狗的牽頭人)。當晚,那個女人裝作很親近地與我閒聊,說要瞭解她男朋友最好的朋友。我當時沒有懷疑,對她說了很多知心話。可是第二天,那個本來和我很要好的男性朋友忽然發了一條短信來罵我,說我挑撥離間,那個女人跑到我的宿舍門口指着我的鼻子說我勾引她的男朋友,不知廉恥。。。那個時候,我怔住了,我很傷心朋友是這麼的不值得信任。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女人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把我空間裡的照片和裸體合成,在很多色情網站發佈,並付上侮辱我的話語,捏造了許多不堪入目的下流故事來誣衊我。後來,許許多多的網站上開始有我的或真或假的事情流傳,而這兩個人卻遷居外地我再也找不到他們。論壇上到處的流言蜚語,這只是個開始。
12月的一天早上,我坐在我辦公室的電腦前製作表格,忽然我聽到我身後的同事在說:“這個女人,還敢來上班,不知羞恥!”我頓時停下手指,氣得發抖。但是我沒有同他們計較,我想,清者自清,終有一天子虛烏有的事會消失的。但是接下來的幾天,我時不時的聽到有同事在議論我,說難聽的話甚至討論我的下體。我實在受不了了,轉過頭死盯着他們,但我卻發現他們像以前一樣若無其事地工作着,甚至沒有像我預想的湊成一堆在說話。同一時期,我經常感到我的腦部左上方有一塊區域像電流通過一樣絞痛。而我之前沒有任何的腦病紀錄。直到有一天,我在公司座位上,聽到我們經理用很猥褻的語氣對我說“與你上床”“反正你都已經這麼賤了”等等噁心的話語,我出離憤怒,直接撞開了經理室的門,可是我發現他根本沒有說類似的話,他們還在開會。。我幾乎要崩潰了,直接從公司奔回了家,再也沒有去上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直到有天晚上,我被一種很劇烈的心絞從夢中拉醒,我聽到有陌生人的聲音在說“恩,表現的不錯...”“可以進行下一步實驗..”等等。。我似乎猜到我被陌生人控制了,而且他們可以監視到我的任何思想和行為。後來,我還經常感覺腦疼、心絞、手腳偶爾僵硬無法控制、甚至聽到“忘記昨天吧。”這一句話,我就對昨天的印象非常淡漠,幾乎失憶。而我聽到的聲音從我的同事開始有了周圍的各種人的聲音,他們還模仿我從來不發脾氣的母親對我破口大罵,詛咒我的出生,詛咒我的命運。
我從那以後沒有睡過一次好覺,整個人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的精神與他們越是牴觸着,他們就越來越變本加厲,而我就越感覺虛弱。在我幾乎崩潰的時候,我學會了抽菸,我踏進了酒吧。可是,我完全無法抵禦他們的侵襲。我以為酒吧嘈雜的音樂可以壓制住他們對我的干擾,可是他們卻越發大聲,彷彿嘶吼地衝我咆哮,說我“終於發現自己是多麼賤了”,“終於還是來酒吧”——適得其所了。那夜,我醉了,一個酒吧的男人把我強姦了!而且還讓我用噁心的方式去滿足他,我反抗,可是由於酒的原因很迷糊而無力。。我穿著早就被扯掉鈕子的衣服,拖着一半的褲子跑出酒吧,在只有路燈的街上大哭!!我當時只是在想,我真的很賤了!我真的像那些腦控者說的一樣有多麼的下流無恥了!!“我要是像你這樣,早就去自殺了!還活得這麼賴!”——他們模仿我爸爸的聲音在我腦子裡說。然後是我媽媽很無奈地說“我們養了一個殘廢的孩子”。。我當時就被他們一句一句地逼到了想自殺的地步。我穿好了衣服,儘量讓自己變得很整潔。我找到一家還開着的店,買了一把削鉛筆的小刀,我瘋狂地往手上割,他們還在我腦子裡說“死了算了死了算了”。可是,我怎麼割也沒死,血流了好多好多。。
我至今沒有告訴我家人這一件事,我能夠在這裡說,我知道也許有的難友會覺得我真的很賤——我想很多人都會這麼覺得的吧。但我只想控訴那些腦控的人,你們到底有沒有良心?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而已,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如果不是你們,我今天會有美好的家庭,美好的工作,友好的朋友們,為什麼要找上我?
2009年8月,我上網搜索“大腦”“電流”“試驗”。我發現了“腦控”這個詞,發現了全世界還有很多和我一樣被他們殘忍的控制的人,我才正式認清了這種非人的試驗是多麼可恥。到了現在為止,他們還在不斷地折磨我。當我走在路上,就一直教唆我去撞車,我抵禦他們的時候,我的心臟總是會莫名地疼痛。當他們對我做試驗時,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記憶,他們一直在我的腦子裡重複播放各種各樣的畫面,有時恐怖有時詭異有時只是簡單的顏色,我甚至經常在家裡捂着耳朵歇斯底里地求他們別再折磨我了。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我只想把他們全部送進地獄!反腦控群的難友說,這是一個龐大的地下犯罪組織,於是我決定去報案。就在2009年11月2日,我在福
州網絡警察網上報了案,講述了他們的犯罪過程。可3日,我收到他們的回覆說,讓我去找當地公安局。我馬上就去了,當我進門的時候,我才講述了一半,值班的警察就豪不在意地告訴我這種事不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並打發我走。我11月4日早上9點2分,上反腦控網發帖子,頁面一直顯示“你所訪問的頁面禁止查閲,你的行為已被網絡管理人員紀錄。”
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能堅持多久,全世界的難友們還能堅持多久,到底要如何生活下去!!如果允許我有一個願望,我希望這些骯髒的犯罪者全部都不得好死!如果我看不到解決這一切的那天,我也只能希望,將來的某一天你們會有戰勝他們的時候。再也不要有像我一樣的人出現了!
1999年,我的外公——一個高級工程師,一生力致於城市橋樑的建設。他退休以後,在家裡時常說看到一座橋斷了,軋死了很多人。不停地有人跟他對話,他時常痛苦地抱著頭吼叫。後來家裡人把他送進了精神病院,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吃藥還是吊瓶,都沒有用。當他將要去世的前幾個月,掀開被子,可以看到他身上一個坑一個坑的,全身燒焦輻射的痕跡,人卻還是活生生的。我至今還記得那床上難聞的味道,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2009年2月,我在無意中被診斷出“疑似卵巢畸胎瘤”。我知道,瘤的產生與癌一樣,都是某種生物組織的變異。就像原子彈輻射過的人,大多會因癌症而死,就是這種輻射造成了皮膚或器官組織的變異。而惡性的瘤就稱之為癌。畸胎瘤大多是良性的,而少數淋巴組織形成的畸胎瘤會成為癌症。很多人覺得卵巢囊腫與畸胎瘤一樣,是很普遍的現象,就像身邊死於癌症的人不計其數,但他們卻忽略了身邊看不到摸不着的無數輻射源。為什麼診斷書要加上“疑似”2字呢?醫生說,所有B超照過的診斷書都是這麼寫的,所有的瘤只有當拿出來或者切片之後,才能夠知道到底屬於良性的瘤還是惡性的癌。
2010年03月17日 00:37
今天,令人難以容忍的事終於發生了!我的父親忽然腦幹出血,經醫生搶救無效去世!!!我知道他們的報復終於來了!!全家人都在痛哭,悲痛,而我聽到他們邪惡的笑聲!!!!!!
我終於堅定了自殺的決心,我知道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我不再信任任何的希望和可能獲救的說法,都是狗屁不通!!我將
穿著我爸爸給我買的綠色裙子,選在最高的無人角落!這個世界,毫無希望!若我留下,只是將讓我更加痛苦..一時的痛苦換來永恆的自由.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