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網址:传说,雨是老天爷流的泪   (转,为的是洗净这浊恶世界上的黑暗) - 百家争鸣 -  漏尽阁社区——修真证道,强我中华 -  Powered by Discuz!

      現在每夜的夢境似乎是固定時間的,夜裡第3個夢境醒來後不久,設定好的鬧鐘即響了起來,老公去上班了以後,夢境又開始一個又一個,起床後卻全忘了數有幾個,想來應該有3到4個。
       昨晚去了網吧,把小便失禁,右胸下疼痛,打哈欠流眼淚等被迫害的症狀一一放在了網上,並且發了兩封有關腦控事件立法的議案書郵件給部分這屆的部分全國人大、政協代表,還看了部分其他受害者的受害日誌,其中有一個是清華大學的學生,他詳細細述了自己讀書期間受到的身體上精神上種種迫害和羞辱性夢境。早上,樓下腦控集團的畜生們馬上改變了新的戰略,夜裡被迫害直至夢境中醒來後,小便也不憋不用上廁所了,心臟狂跳不受控制的症狀也沒有了,打哈欠也不會流眼淚了,右胸下也不疼痛了,但是躺在床上,卻發現整個床都在抖動得厲害,就像當初在老家的時候那樣晃動得嚇人,當時腦控集團的畜生用堂姐的聲音說是在我床底下裝了個攝像機,我也相信了。現在知道,是我自己的身體被控制抖動而自己卻沒有感覺。現在畜生集團們說是“生理反應沒有了,現在新的生理反應是全身發抖”、“生理反應嘛,因為riona說‘揭露後受害症狀有會減輕’嘛”、“她發了郵件給她哥哥,還把博客地址寫在MSN上,就是要告訴她哥哥,她為了愛他落到多麼悲慘的地步嘛”、“她哥哥的郵件中間有7,兩邊是一樣的,這就是她為什麼會說‘琪’嘛”……這些種種,是腦控集團的畜生們的新策略之所在,力圖要證實我的種種被迫害症狀是我的“生理反應”,力圖要證明我是怎麼的“死不悔改”好繼續畜生集團的種種瘋狂迫害摧殘之舉動。我不知道,這些操着滿口湖南口音的畜生們是怎麼說出這種種的畜生之言的,我無法想像,這,終究是什麼樣的畜生禽獸終究是什麼樣的兇殘冷酷殺人無形的殺人惡魔,這些畜生們,終究還是不是人生父母養的,他們的父母是不是也是這樣沒有人性的真畜生?他們是怎麼一邊狂笑着一邊囂張地誣衊誹謗迫害摧殘着我?我無法想像這終究是什麼樣的一群畜生惡魔!機器切割鋼材的聲音如往常早晨的慣例,目的是為了畜生們還未準備好後面的污衊誹謗強加的罪狀羞辱性的夢境和台詞,畜生集團們卻又無恥地冠上“這是國家安全局提醒她胎教嘛,你看她就是不肯起床,國家安全局只有用這招”、“這招果然有用,人家國家安全局是看她不起來故意這麼說的,不然她為什麼還有臉把博客放到MSN上面,人這國家安全局也是沒辦法解釋才這麼猜測的嘛,看她反應這麼強烈,看來不是這麼想的”。看看,大家看看,這就是畜生集團種種醜陋無恥任意迫害摧殘污衊誹謗受害者的無恥嘴臉,類似的種種言行數不勝數,卻冤屈受害者諸多罪狀十惡不赦的以掩蓋畜生集團犯下極大罪惡迫害受害人的事實!而昨夜的其中一個羞辱性夢境,卻是因為我看到清華大學那個受害者的受害經歷,畜生集團便用同樣的羞辱性夢境來羞辱我,還無恥地宣稱“所有被腦控的都是像她這樣的畜生”,事實上是被腦控受害的都是強加之罪,畜生集團用的迫害摧殘的手段幾乎無二大同小異罷了,故意地污衊誹謗受害者,卻反過來把罪惡全推給受害者,真正的畜生惡魔卻在一邊得意狂笑一邊無恥地繼續他們迫害摧殘無辜的驚天陰謀!此時的雨下個不停,記得24歲生日那天早上也是下了雨的,腦控集團的畜生們用堂姐的聲音說,“我告訴你,什麼叫‘蒼天有淚’,這就是‘蒼天有淚’!”那是不是堂姐本人的聲音,是機器模擬合成的聲音的還是當時遠在他鄉的堂姐真被腦控,我無從確認。我選擇在生日來,生日死。那日的夜晚我選擇死的舉動,然而那一夜我知道了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身體被控制被折磨的那種痛苦,這一輩子也忘記不了!此刻的雨愈下愈急,都說“下雨是老天爺在流淚”,那麼,真的是老天爺在為我流淚嗎?如果說我的過錯會招致我今日如此悲慘的迫害摧殘的命運,如果說佛家所說的“今生因為前世果”,那麼,我的前生是有着什麼樣的罪惡才招致今生的命運?而如果說真的有佛家的報應,那麼這些迫害摧殘我的畜生集團為什麼不見有報應?這些畜生們口口聲聲說我是老天的報應,並且無恥地宣稱“我們現在這樣對付她,大不了來世做牛做馬”,毫無一絲半點擔心害怕報應和愧欠之心,毫無一絲半點害怕上蒼神佛顯靈顯聖之心,那麼,佛家的“前世今生”能讓誰再相信?而這些真真正正的畜生禽獸惡魔又有什麼資格什麼立場奉了哪門子神佛的旨意這樣為非作歹這樣公然地迫害摧殘我們這些受害人?
   佛滅度了,上帝睡着了,那麼,這人間,還有誰掌管着正義公道?農村的習俗每到二十四日灶王菩薩上天稟報人間善惡的日子,家家戶戶都要打掃房舍,幾千年來如此。十多年前的那個大年二十四的夜晚,外面下着撲天蓋地的大雪,寒氣迫人,並且停止了供電,黑暗裡只有零星點點的昏暗欲滅的油燈在點着,人們都早早地睡了。那個夜晚,我不小心地撞到了黑鍋上引起骨折。如果說真切神佛的話,是不是早在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早就注定了我“易遭人誹謗易招致口舌訴訟”之命運?是不是早就注定了我背定了被冤屈的黑鍋命運?而我如果說我不信佛,佛會懲罰我的不信佛嗎?佛滅度了,這人間的善惡,佛還管嗎?這麼多的受害者的悲慘命運,佛憐憫嗎?而我此刻如此悲慘的命運,這世間不會再有的冤屈悲慘的命運,如果不信佛會帶來什麼懲罰,還有什麼樣的懲罰大得過我此刻的悲慘絶倫嗎?我曾如此虔誠地信仰我佛,然而我佛來救度我了嗎?我佛讓我看到了善惡的報應不爽了嗎?這些猖狂無恥的腦控罪惡者,為什麼在這樣的迫害摧殘我之後仍然沒見到報應在身?像這些畜生們所言的,如果報應在來生,畜生們是“大不了來世做牛做馬”的無恥無畏的嘴臉,那我們這些受害者呢,來生,來生在哪裡,來生誰是誰,來生誰會記得自己誰知道誰在哪裡,就算來生有報應,我們誰可以看得到這些犯下諸多罪惡的腦控集團的畜生們的報應?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