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控技術真相大揭秘(連載)(一)(2010-01-23 14:50:12)

轉載標籤:腦控雜談 分類:隨筆

  從1938年德國海森堡、蓋革、博特、哈恩等首先發現核裂變到美軍於1945年8月6日和9日分別向日本廣島市和長崎市投下原子彈。僅僅7年的時間人類就從化學能的時代跨越到核能時代,而且這個跨越是絶密的,當廣島長崎的蘑菇雲升起的時候,這個星球上的絶大多數人就像對待上帝施行的神蹟一般地跪倒在這個事件面前。

  然而,有一件更讓普通人類做夢都想不到的技術在數十年前就在這個星球上最大的核國家的一處絶密地點展開了研究,當這一技術基本成熟之後,這個最大的核國家卻於1996 年9 月30 日向全世界單方面宣佈停止核爆炸,並宣稱這是他們已經掌握了計算機模擬核爆的結果。而我們到今天才知道,早在1947年12月,美國就開始了秘密研製控制和讀取人腦思維的相關技術,到1996年初,相關研究與實驗已經成熟。因此美國人就公開宣佈因其掌握了計算機模擬核爆的結果而單方面宣佈停止核爆炸實驗,這實在就像是一個天大的陰謀!

  這一陰謀的黑幕被揭開一角開始於近年,有關方面根據美國《信息自由法》而獲得瞭解密的文件,這些解密文件顯示美國軍方早在1998年就正式完成了“腦控武器”的設計。這是一種被稱為“美杜莎”(MEDUSA)的武器。它所利用的是“微波聲效”原理,通過向目標發射微波脈衝迅速加熱其腦神經,在大腦內製造出能夠為聽覺系統感知的衝擊波,這樣持續的微波脈衝就會轉化為一種顱內聲音。這種聲音只有微波輻射範圍內的人能“聽”到,而別人卻毫無察覺,因此會讓目標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聽。領導研究工作的列夫·薩多夫尼科博士表示,由於聲音是通過微波與大腦的相互作用產生的,而不是通過耳膜進入,因此一般的隔音裝置根本無法阻擋它。這種裝置能通過電子手段控制所射出的微波束的寬度,這樣微波武器既能瞄準個體目標,也能對付大批人群。2006年,這一武器剛剛完成了實驗室試驗和工業批量生產試驗不久,就立即投入了隨後爆發的伊拉克戰爭。

  根據《華盛頓郵報·軍事週刊》2007年11月28日報導,“五角大樓和中情局的知情者透露,2007年10月23日傍晚,在伊拉克北部“死亡三角地帶”,駐伊美軍與反美武裝激戰正酣。正當美軍戰地指揮官一籌莫展時,巴格達指揮部表示會派人火速增援。令美軍戰地指揮官大感困惑的是,一小時後乘直升機趕來的,居然只有5個美國老百姓!他們是莫利斯公司的技術員。在美軍官兵大惑不解的目光注視下,技術員們迅速架起一部台式電腦般大小的儀器,並對準了反美武裝。緊接着令美軍官兵震驚的事發生了——不到5分鐘,反美武裝陣地上先是槍聲驟停,然後是武裝人員跪倒在地,虔誠地禱告着,並把武器擲出陣地表示投降。美軍指揮官對反美武裝初步審訊後得知,他們剛剛聽到“先知”的聲音,要求他們一齊放下武器投降。”

  “2007年11月2日,在巴格達的薩德爾城,屢屢與美軍和伊拉克安全部隊發生衝突、頑固至極的薩德爾武裝“聖城革命旅”神秘地集體棄械逃亡——230餘名武裝人員棄守哨卡、據點和陣地,丟下被他們視為生命的各型武器,拋下無線電台和戰車等後勤裝備,一夜之間“人間蒸發”。與“聖城革命旅”對陣的美軍官兵事後證實,莫利斯公司的技術人員事發前曾在現場“忙碌”過…… ”

  又據相關報導,隨着科技的飛速發展,今天的腦控技術已近在迅速向便攜化,微型化,隱蔽化,遠程化,精確化的方向發展,今天的電子腦控技術,是一種用電子技術鎖定目標個人或者群體,發射信號到目標的大腦,並能讀取和接收目標大腦的內部信息的技術。它不但能讀取目標大腦的連貫想法、記憶片段,而且能灌輸新的思想或者將一些離奇的經歷與各種痛苦的感官信號給目標大腦,從而達到對目標的思想,精神,與行為進行控制的目的。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特別觀察員發言: 最近幾年,有關腦控技術的相關報導浩如煙海,有言之鑿鑿的,有斥責為純屬精神分裂患者的胡言亂語的,莫衷一是。本帖試圖從這海量的信息中探索出一點線索,探索的過程和信息將連載在這裡,希望與感興趣的網友共同探索真相。

  上面講到的莫利斯公司屬於簡妮特·莫利斯,她出生在美國馬薩諸塞州,在當地長大並完成大學教育。莫利斯是個科幻迷,在大學畢業後的18年裡先是痴迷於科幻小說的創作,先後發表了數十篇頗有影響力的科幻作品。莫利斯的公公還證實:“她還是個相當不錯的音樂家,富有激情!” 科幻小說創作般激情,讓莫利斯有機會接觸到美國“腦控武器”的研究歷史與相關檔案:1946年,杜魯門總統秘密實施“紙夾計劃”,將765名德國科學家、工程師和技術員帶到美國,其中就包括心理戰方面的專家。1947年12月,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時任國防部長的詹姆斯·福雷斯特爾敦促中情局開始反蘇秘密戰。在此重大背景下,中情局特工對如何摧毀或控制人思維的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就此展開了最早的“腦控實驗”。此後,中情局先後進行了代號為“藍鳥”、“阿蒂切克”、“馬庫特拉”和“MK研究”的“腦控武器”研究項目,並將加拿大和英國也拉了進來。1973年,在得知美國國會將對“腦控武器”研究展開調查的消息後,時任中情局局長的理查德·赫爾姆斯下令銷毀了“MK研究”項目的所有記錄。

  “腦控武器”是一種全新的高科技武器,其發展規模肯定不會太大,也可以說現在腦控武器還沒有真正的研製成功,因為官方報導中很少有,也沒有那個國家宣佈過已經研製成功。但他作為一個高科技武器,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研究它的肯定不是一家兩家。美國已經再伊拉克戰場上試驗了這種武器的優良之處,更會引起其他國家的瘋狂研製。

  莫利斯和她的M2公司,以及五角大樓、中情局都拒絶就腦控武器發表評論,但有美國消息渠道證實:“莫利斯的‘腦控反恐特工’已經活躍在伊拉克、阿富汗、蘇丹和全球其他地方,並且越來越發揮着重要作用。”

  莫利斯的“腦控反恐特工”應是她的“高級產品”,更多的“腦控武器”則作用於敵方人員。 1973年,莫利斯和她丈夫雙雙進入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專家組工作,從而有機會接觸美國軍方和情報機構,大力兜售“非致命性武器”的概念。莫利斯經常向白宮決策者和五角大樓的將軍們遊說:“非致命性武器既可以打倒敵人,又不具普遍殺傷力,為什麼不願意投資呢?”可能是概念太超前,莫利斯的遊說在多年時間裡並沒有得到美國決策者的響應。

  1992年,莫利斯結識了時任中央司令部司令的津尼上將。這位將軍向莫利斯講述了他的苦惱:“我在索馬里的部隊經常面對群體性事件,如大規模遊行、集體搶劫,少數槍手混在人群中向我們開槍,可我們卻沒法動用武器。”

  得到這一信息的莫利斯,立即網羅她在解密檔案中看到的參加過“腦控武器”研究項目的相關人員,很快給津尼上將送去了一種非致命性武器“沾人泡沫”——能將對方沾在原地半小時無法行動的粘合劑。1993年,津尼的部隊在護衛聯合國維和部隊進入索馬里時,“沾人泡沫”派上了用場。津尼上將回憶說:“我簡直成了一個四處粘東西的小男孩了,國會議員們也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我適時地讓莫利斯女士出台,她就此結交了國會山的政要們。1995年,國會成立非致命性武器聯合項目處,由海軍陸戰隊牽頭實施,各軍兵種全部參加,年預算高達2500萬美元。”

  此時的莫利斯看出了商機,與她丈夫立即成立了M2技術有限公司,承包非致命性武器聯合項目處的研發項目。巨額收益讓莫利斯指揮公司迅速鎖定其核心研究對象“腦控武器”。據相關文件顯示,莫利斯於1998年在中情局研究的基礎上,提出了“腦控武器”的新構想,並於2003年正式立項開發,18個月後即推出便攜式“腦控武器”系統,隨即投入實戰檢驗。

  莫利斯的“腦控武器”究竟是啥樣呢?相關文獻顯示,製造腦控武器前,需要先克隆人類情感。用超級電腦對數據庫中成千上萬個情緒腦電波樣本進行分析,以瞭解心理特徵和腦電波形狀的對應關係。接着在另一台電腦中存儲這些“情緒信號串”,用無線電向人體發射這些“有生命的信號”,“無聲地改變人類的情緒狀態”,從而操縱目標對象的心理和情緒,以影響其行動。 特別觀察員發言: MMD,開來這魔鬼武器又是文明的西方人民主自由創造出來的!難怪先是停止核爆實驗,如今歐巴馬又要搞全球無核化了!應精神文明來取代物質文明看來又是人類文明自我的昇華!

 

腦控武器的發展歷史概況

  二戰後期德國科學家研製出腦電波接收儀,那時腦電波接收儀用電子管製造,體積龐大,接收距離只有100米,只能將思維信號轉換成聲音,即竊聽別人的思維,聽別人在想什麼,二戰結束後腦電波接收儀的技術被美國和蘇聯獲得,但美蘇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已掌握該技術,因此兩國都向其他國家派出間諜,同時用腦電波接收儀探測在本國的外國人,找出混入本國的間諜。

  上世紀七十年代開發出了仿腦電波無線電攻擊功能,即發射讓人身體產生痛、癢的信號,還能發射讓人心肌梗塞的信號。

  隨着技術的發展特別是整合電路的出現,腦控武器有了質的飛躍,腦電波接收儀的體積越來越小,性能越來越強大,93年出現了能接收人的視覺信號的腦電波掃瞄儀,每個人成為了單一頻道的電視發射台,眼睛就成了人體攝像機,你看到什麼腦電波掃瞄儀的屏幕上就能顯示什麼,由於開發出的腦電波掃瞄儀的功能越來越多,特別是能夠無聲無息地把人幹掉,對人類生存已產生巨大威脅,其威脅絶不亞於核武器,因此在1995年25個擁有腦電波掃瞄儀的國家秘密召開了一個國際會議,簽署了互不對他國領導人使用腦電波掃瞄儀的協議。

  進入21世紀後,腦電波掃瞄儀的體積已減小到手機大小,可隨身攜帶,能接收地球上任何角落的人或動物的腦電波,只是在接收之前必須先採集該人的腦電波指紋並儲存(類似搜索電視頻道),有了腦電波掃瞄儀,再向他國派出間諜是非常愚蠢的,因為現在用腦電波掃瞄儀能輕而易舉地知道誰是間諜,同時獲取情報是如此簡單,所以21世紀間諜這個危險的職業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沒有危險的特工。

  最後說明一下腦電波也是一種電磁波,人腦本身就像一個電視台不斷向外發射無線電訊號,腦電波能被接收機調諧接收,不需要向大腦內植入晶片,接收腦電波就像接收電視信號一樣,能從腦電波中分離出思維信號、視覺神徑信號、聽覺神徑信號,並把它轉換成聲音,文字和圖象(類似天線接收的電視信號),腦電波掃瞄儀同時還能將聲音和圖象信號傳送給被害人的腦神徑,讓人獲得聲音和圖象,比耳朵聽和看高清電視還要清楚,還能惡意的控制人的各種生理狀態。

 

腦控武器──受害人反映

  一:剛開始,會有很強烈的幻視,幻聽等現象,此時其性格十分暴躁,就是我們常說的“瘋子”,他們大喊大鬧,不吃不喝,思維極其混亂。

  二:情緒慢慢緩和,變得寡言少語,經常呆坐,目光呆滯,並且極其怕人,這時有醫學上所說的“被害妄想症”的現象,懷疑所有人都要害她。此時,他極度孤立,不敢與人講話,甚至於自己的親人。

  三:開始否定或肯定一切,或者以為自己是了不起的大人物,遲早會影響世界的。

  四:後來,肯定大都經過精神類藥物治療過,思維變得比較清晰,會聽到一些聲音告訴他,其實他是被監控的。

 

  特別觀察員發言: 問題來了,這些現象如何與常見的精神分裂症進行區分呢? 腦控武器”的危害和潛在威脅,也引起了各國科學家的嚴重關注,因為這類武器一旦被濫用,那麼就能在根本上控制人民。無論是在私人住宅、公眾場合、工業場所,還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選定的受測試者,都會受到這種“神秘武器”發出的含有化學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響。時間長了,會讓受測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進而導致各種疾病,甚至死亡……

  美國中情局當年進行“腦控武器”的實驗室,就先後在加拿大和本土吃過一系列的官司,給一些受害者巨額賠償,並使美國、加拿大和英國政府名譽受損。

  可是已經嘗到甜頭的莫利斯似乎並不介意,她經常說,據一些解密資料來看,俄羅斯在腦控武器研究方面“歷史悠久”。蘇聯解體後,在俄羅斯的有關人才紛紛被“挖角”、相當一部分軍工科研項目也被取消的情況下,有關腦控研究的一些頂級科學家及相關項目,卻被完整地保留下來。言下之意,如果她不繼續這方面的研究,俄羅斯遲早會超過美國。在俄美關係越發緊張的情況下,莫利斯的這番說辭非常有效。 特別觀察員發言: 讀過這些信息,是否有一點恐懼? 但別急,陸續有來...

 

腦控技術真相大揭秘(連載)(二)(2010-01-23 14:54:04)

轉載標籤:腦控雜談 分類:隨筆

  特別觀察員再次首先發言:可能是由於得不到權威的指引,有關研究開始進入民間,搜索"腦控"關鍵詞,可以得到近千萬條信息,這還不包括被搜索引擎屏蔽掉的無數相關的信息.

  在1995年25個擁有腦電波掃瞄儀的國家秘密召開了一個國際會議,簽署了互不對他國領導人使用腦電波掃瞄儀的協議。 特別觀察員發言:我不知道中國是否在這所謂的25個國家之列,但到網上搜索了一下,也許是我孤露寡聞,看的人是毛骨悚然,冷汗直冒,但為何有關方面不出來澄清一下,以安撫人心呢? 將我搜索到的一份信息轉帖在下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希望知道真相的網友能不吝解惑. 下面是剛剛搜索到的一份控訴書,給出了原文的連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興趣的可搜索"神仙姐姐Rinoa-燦若桃霞"看原文和更多有關腦控受害者的資料.真不明白為何要刪貼,看來有些人將思想解放理解為自己的思想解放而不是建立和諧社會的思想解放了!

 

中國腦電磁波武器受害者集體控訴書

  我們是正在遭受腦電磁波武器攻擊(又稱“腦控”)日夜殘酷騷擾折磨迫害的受害者,這是隨着人類社會科技發展而出現的一種嶄新的犯罪形式,而我們是不幸的處於在這種高科技技術被人們廣泛瞭解前的第一批受害者。

  中國是法治國家,所有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並且,都享有思想、尊嚴、學習、工作、休息、健康等正常生活、生存的最基本人權。我們受害者特根據中國的憲法,民法,刑法等法律,對這種犯罪行為和犯罪分子提出控訴。

  這種犯罪具有高科技性,恐怖性,反人類性,和腐敗等特點。而且受害者除了有法律優勢(即受害者是合法的,犯罪分子是非法的),其他方面都處於嚴重的弱勢,與犯罪分子處於嚴重的資源不對稱和信息不對稱狀態。受害者根據自身的受害情況對這種技術和目前受害者及該案所處的狀況做出部分描述。

一.高科技性。

  受害者所遭受的這種攻擊是非接觸的,遠距離的。犯罪分子使用電磁波(聲波,次聲波)等方式可以只對你本人進行攻擊,而你周圍的人毫不知情;他們也可以將你的思維以廣播的方式給你周圍的人知道,進一步惡化受害者的社會生活環境。犯罪地點包括私人住房和辦公室、旅館、餐廳、地鐵、不通手機信號的地方,甚至飛機等公共地點。

  這種攻擊方式可以是以對話的方式出現,日夜24小時製造受害者思想裡出現:威脅恐嚇、造謡誹謗、譏諷辱罵等騷擾聲音,擾亂受害者的精神,使受害者無法正常思維,無法正常休息,無法正常生活、學習和工作。有的還在受害者入睡時,大量灌輸種種兇殺暴力、色情淫穢、反動恐怖的畫面以夢的形式進入受害者的大腦(醒來還清晰記得)。在開車或過馬路等需要注意力集中的關頭,控制改變受害者的視聽感知,製造事故等等。

  這種攻擊方式還可以攻擊人體的機能。如打哈欠,排泄功能,性功能,甚至心跳等人的本能。可以使受害者5分鐘內出現腹瀉,也可以恣意製造受害者身體內各個部位隨時出現:痛、癢、熱、冷、顫抖、難受等種種肉體異常痛苦。並且,無恥地實施毫無人性的“性折磨”的手段,使受害者日夜生活在無比煎熬痛苦,生不如死的境地。還可以複製人類的情感,使人長期處在情感不正常之中。

  據部分受害者所知,這種技術的高級功能還可以在有機可乘的情況下改變人的認知。做出對受害者不利的行為或決定。

  由於這種高科技技術在人類的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已經發展成一個學科,而且犯罪分子採用了極為狡猾的犯罪方式,如24小時不間斷犯罪,模仿精神病症狀等等,使得這種犯罪形式具有很強的隱蔽性和欺騙性。在實際情況中,精神科醫生,甚至警察等公職人員,往往以幻覺幻聽、受害妄想、說自己沒有病喪失自知力等原因,將申訴的受害者診斷為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送往精神病醫院強制收治,從而使受害者遭受第二重嚴重的身體和精神打擊。

二.恐怖性和反人類性。   

這種犯罪已經不止是普通意義上的故意傷害罪等,這種技術使受害者長期24小時殘酷地飽受身體和精神的法西斯式的折磨迫害,彷彿生活在電子監獄中一樣,又如行屍走肉,而且隨時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險,其慘狀無法用言語表達,即使去世也可能被帶上死於精神病的帽子;同時由於長期受害,以及很多受害者已經免疫力低於正常水平等原因,出現種種“怪病絶症”;部分受害者被以“精神失常”被送進精神病院;或無法忍受殘酷折磨痛苦而“自殺”身亡;有些受害者已被害死亡;產生和公開發出“強烈憤慨不滿”的偏激言行——而“授人以柄”,被“依法懲處”;受害者失去工作,無法生活,家庭婚姻破裂更是比比皆是,有些女性受害者已過35歲,卻無法戀愛婚姻,面臨着被削奪婚姻權和生育權。由以上種種犯罪事實和造成的後果,可知這是恐怖主義犯罪和反人類的罪行。

三.腐敗的特點。

  受害者認為這個技術的存在和使用除了犯罪分子,顯然還有一個知情圈。因此這種技術的使用,表明了存在着腐敗,甚至是司法腐敗。事實上受害者在自身已經很困難的情況下堅持報案等活動,而該案長期得不到處理,一直處於拖延之中,沒有答覆。而同時受害者的受害沒有減輕,甚至可能受到打擊報復,部分受害者不敢報案,部分受害者受害在加重。

 

  大家都應該知道有種狗語言翻譯機吧,這種機器在多年前就已經在報紙電視等媒體中展示過,淘寶上也有這種機器賣。這種儀器不僅僅是在狗叫時能知道狗的想法,而是當狗沉默時也能知道狗的想法。這是因為在狗的脖子上戴着一個接收器,可以接收狗的大腦信號,並破譯出來。而我們現在受害者所接觸到的腦電波儀跟這種狗語言翻譯機,應該原理上是相通的,只是更加先進,更加隱蔽。

  我們所碰到的電子精神控制技術,實際比狗翻譯機更隱蔽,是非接觸式的。它不用在你身上植入芯片,或戴上任何裝置,只要鎖定目標,就能用無線電波發射並接收你的大腦信號(這在後面附上的資料也有提到)。由於這種儀器是直接發射信號給人的大腦,所以只有受害者能聽到聲音,其他人聽不到,當受害者不知情,以為聲音從哪傳來,但其他人卻說沒聽到時,很多人會認為受害者有幻聽或被害妄想症,或因為一些事,如偷窺等,造成心理緊張,疑神疑鬼,從而造成日後受害者即使知道真相實際是有害人者有腦電波儀製造出的現象,很多人也不再相信受害者的話,甚至受害者的親戚朋友。可以說大家的敵人是非常狡猾的。

  雖然只是感覺,可以不必太過驚恐,但也千萬別掉以輕心。要知道,有時疾病不能戰勝人類,而人類的恐懼卻能嚇死人類。據研究,有些人得了癌,當醫生說他沒事,可以活很久,他們真的可以活很久,但一旦醫生說,發現是搞錯了,他得的是絶症,他沒過多久,就一命嗚呼了。為啥,他的恐懼減低了他的抵抗力,把他自己給嚇死了。所以受害者千萬不要沒被殺死,卻被嚇死了,這樣正中了害人者的圈套。還得指出,我擁有一顆健康的心臟,所以他們不管怎麼製造心臟不適,並製造焦慮、恐慌感對Riona是沒用的。但如果本身有心臟病的,如果不告誡自己這些只是人為製造的感覺(包括焦慮、恐慌感),那麼就可能在某次突發的心臟疾病中成為受害者。告誡自己不要怕,堅信自己會戰勝他們,努力鬥爭,害人者的把戲對你也沒用。而這儀器既然能製造各種感覺,當然也包括焦慮,緊張,鬱悶等等不良情緒的感覺。這也是得提醒各位注意的。還有點就是它能影響排便功能。因為大家知道便意對排便功能很重要,這也是他們所能影響的。

  很明顯的一點就是當你一坐到電腦跟前,他們就製造嗜睡感,當你一離開馬上清醒。如此反覆,速度也跟你動作同步,有時還製造上火,嘴巴想噴火,同時發燒的感覺,以及暈船,地在動的感覺。這是什麼意圖?很明顯,減緩你的曝光速度。同時,Rinoa發現,實際當你集中精神時,你也可以給他們製造種種不良的感覺,噪音.....,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然他們過段時間會想出破解。不過也算是有點用處,大家可以試下,不要消極的受害,而是要積極的鬥爭。今天碰到一個人,提出一個很可笑的說法,說是因為你是這麼想,所以當你想曝光,就會出現你想像的症狀,非常可笑。我得說一句,這些現象都是受害者根據長期的受害經歷,受害症狀總結的,是先有這些現象,才有總結。而不是我想著有啥症狀,我就出現啥症狀的。畢竟我們受害者沒有一個想受害,而是根據受害的經歷,才能總結出種種經驗,教訓,現象,症狀等。

  所以說什麼秘密警察的,很難保不是害人者在其中製造混亂,當然也有可能是讓某個受害者信以為真,然後借受害者的口去傳播假消息,從而攪渾水,自己也方便置身事外。恰恰很多人留言是匿名,這也使得追查起來有很大難度。害人者這麼做的原因,一,是推脫責任,自己置身事外,攪渾水。二,由於他把責任推給政府國家,使得一些受害者認為自己是打不贏政府警察的。同時,害人者這麼說話,政府一來肯定不准啦,都是瞎扯,還誣賴人家,人家不禁止才怪。還有,政府又會因為此案的特殊性,根本不信有啥儀器,而且很多中國人思想上不夠開明,對待新事物,尤其是這種害人的,自己沒碰到,很難相信會有這種儀器,從而懷疑害人者是精神有問題,害人者可是到處碰壁呀。其實不要說其他不知情的人(包括政府官員,警察,醫生等),我們受害者,有很多都蒙在鼓裡。像我當初頭次懷疑有人能知道我的想法時,馬上認為不可能,覺得,不可能有這麼先進的儀器。Rinoa認識的人中不乏律師,電腦高手,醫生等,當然很多人相信我們的言論,但一些人包括我的一個同學,直接說不可能,你有證據證明這個儀器,拿來給我看,才跟我說這麼虛無縹緲的事。

  我就說了,我有這儀器,我還不早就抓住他們報案,或拿去報社捅,或告訴親戚朋友,讓他們麻煩政府管治呀,我還這麼有空開博客,這麼辛苦蒐集資料,當我白痴呀???所以麻煩以後大家不要問我這種問題好吧。不要說儀器了,我說中國絶對有人私藏槍支,你叫我去搞個給你,我都搞不到,你是不是跟我說,沒有,有的話,你去證明,我咋證明,找個人拿個打氣球的氣槍對著氣球打一搶證明給你???軍火美國黑幫那有,我搞不到啊,這儀器,有人也來消息說美國黑幫那有,價格不用說很昂貴,某位正常人士有錢的話,大可試下有錢,沒歪門邪道能否搞到。這樣,受害者懷疑政府有問題,政府懷疑受害者有問題,真兇到落得逍遙自在。問題還解決不了,受害者的言論不僅被刪,也不被大眾所理解。

  還有關於儀器是接觸式,還是非接觸式儀器,我不排斥受害者受到精神控制的方法有多種多樣的可能性。但我認為大部分人是受到我所說的非接觸式儀器的騷擾,控制。我的一個網友,當初因為關於儀器資料不夠充分,覺得貿然公開儀器,可能會有很多人不信,所以很少提儀器,只是先講偷窺,這個網友看到我的文章很同情我,後來就成了我的朋友。當他從我這瞭解到儀器的事,他懷疑他曾認識的一個英國華人。那個華人在英國華人圈的地位舉足輕重,原先和他認識,但後來慢慢蛻變了,但他表面上裝得還是好人一個。我那個網友知道他應該是走私間諜武器到中國的,所以懷疑他。但也沒證據,我那好友,竟然不顧自己安危。寫了封信,當然是旁敲側擊,是說一個中國留學生在英國受害,想請他幫忙呼籲一下,當然實際目的是想試探他,看此人對此事的反映。那人聽說也是“義憤填膺”,表示憤慨。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很快該網友身體就出現種種不適,如胃痛得厲害,但又不是炎症或疾病之類的疼痛。所以,不用我多說,儀器無疑。但那個英國華人肯定是無法這麼神速飛去找他,給他芯片吃吧,所以該儀器是值入還是不值入,我看也很明白了。

  而且,要知道他們鎖定一個目標,而周圍人卻沒被鎖定,這樣,當受害者聽到聲音,而其他人聽不到時,受害者說給其他人聽,其他人一般會怎麼想,會懷疑受害者有幻聽,從而不信受害者的話,這樣不就更好的製造假象,讓大家無法看清事實的真相,還誤以為受害者是幻聽嗎,這就是害人者的陰險之處。還有一點,雖然是鎖定受害者,但Rinoa估計,在受害者周圍似乎會有磁場形成,導致周圍人脾氣不佳,易暴躁,衝動,嗜睡等!

  這裡也得提醒一句,有受害者跟我說,我不理會他們,我過得還可以。你大可不理會他們,過自己的生活。你這樣寫,激化了矛盾,所以他們才會這樣迫害你。我想你搞錯了,Rinoa當初有不理,以為僅是偷窺,回國就可以躲開他們,但換來的是啥,變本加厲。Rinoa曾經軟弱,因為他們誹謗我,害怕他們誹謗的言論,結果造成什麼,依然是變本加厲,當初Rinoa因為軟弱,不理,差點自殺,但幸好,Rinoa最終明白了一個道理,對待這種變態,你越懦弱,越退縮,他們越囂張,當你強大起來,他們就會害怕,他們其實比你更懦弱,只不過他們比你陰險罷了。所以Rinoa決定要公開到底,哪怕他們被抓住,也絶對不會不公開,要讓他們的名字,永遠刻在所有中國人的心中,這樣中國人才會有所警覺,才回吸取教訓,眼界才會更開闊。而通過Rinoa的公開,成績也是顯著的,以前退縮時的Rinoa吃很少,卻一下肥了20斤,精神狀態也差。但通過公開,Rinoa精神狀態好了很多,體重也逐步下降,害人者也不敢太過囂張。而對我說不理也還過得去,不是很嚴重的人,我原來只是含糊的說,不想點太明,怕他誤會我把功勞歸功於自己,但有時,話不挑明,很多人就是不明這個理。我想提醒這種人的是,你有沒想過,你過得好點的日子,也許是許多難友公開的結果,使害人者害怕曝光、心虛,不敢再那麼囂張的結果?你有沒想過,如果大家都不公開,你也許到現在都會認為自己是幻聽,有被害妄想症,而被錯關進精神病院???你有沒想過,如果大家都不公開,恐怕你到死都不知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事情的真相,原來是由這個儀器造成的,那才真叫死不瞑目。且恐怕一些你聽到的朋友熟人的言論,原本只是偷窺者通過儀器製造的假象,本來沒人說你啥,但你真死了,你說害人者會怎麼造你的謡,誹謗你,又會怎麼迫害你的親人、朋友,接下來,恐怕就是你父母因為你的死,不堪打擊,出了什麼事..,實際呢??再接下來恐怕是他們推給你朋友,製造出你的死是你朋友的言論...,想法害死你朋友,然後說你朋友是心裡內疚而...,再接着呢...大家要不要試着想下,如果退縮的後果是什麼??就是我說的吧,或者更加嚴重。我到是覺得這種消極想法要是是害人者想的該多好,這樣他們永遠都退退縮縮,永遠製造不出儀器,永遠害不了人。但極有可能的就是害人者會把這種消極思想不知不覺間、潛移默化的傳達給受害者大腦,以使他們好逍遙。

  關於害人者,Rinoa覺得國外黑幫也是最大嫌疑。因為Rinoa以前髮帖子,她加我msn找到了我,她跟Rinoa一樣也去英國留過學,去的是不同的地區,結果受到儀器的迫害,回國也擺脫不了,還被家人懷疑幻聽,她本來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有幻聽,是不是偷窺造成心理壓力,但後來發現根本都是假象,可還不敢對家人講,因為當初害人者製造了太多的假象,使得她的親人令可相信鬼神,也不相信她的話。由於當初寫的是偷窺,所以她也認為是偷窺,並找到Rinoa,但她跟Rinoa一交流發現,很多事是出奇的相似+蹊蹺,1,2件事叫巧合,很多事就叫蹊蹺了。從這事,Rinoa認為極有可能是國外有專門的黑社會組織,用這個儀器在迫害外國留學生。而一些出國留學的,有不少是家中有錢,但不學無術的,極有可能是跟他們混一起,從他們那搞到儀器,用來害人。但這儀器也無疑留入中國,中國也的確存在一批有錢,無聊,想從害人中尋找刺激的變態。

  至於受害者,有各個階層,農民,知識分子,大學生,市民,醫生,警察都有,所以有些人問的問題毫無意義。比方,受害者是普通百姓,有人問了,為啥迫害你,害你有價值嗎?我想問你,害人者是一定要有價值才害人嗎,而且,如果害的是官員,恐怕你得問了,為啥害官員,誰那麼大狗膽??對害人者來說,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他們做的僅僅是害人後,製造藉口,假象,你是普通百姓,我是政府官員,把罪責推給政府。而對官員來說,他們害了又會說,我們是情報機構,要套取信息...,對漂亮的,他們說你漂亮是紅顏禍水。不漂亮的說,看你不順眼,或者哪個漂亮的不喜歡你....。有錢的,他們說是要拿你錢。沒錢的,他們說因為你沒錢,沒門路,才更好害......

 

儀器的一些功能:

  模擬各種聲音,如你親朋好友,汽車喇叭,汽笛,嘈雜聲。使聲音聽上去有方向感,如你可能聽到聲音來源於電視,電話,樓上,樓下...,讓你誤以為...有人說你,實際除了害人者,其他人根本不認識你,也沒議論你,而且根本就蒙鼓裡。比方你走路上會聽到周圍有人議論裡,但其實經過仔細觀察,他們連嘴巴都沒張,而有的,最後發現是在他們的話語中加上與你有關的其他詞語,如偷窺,誹謗你的話等。又或者你去哪些有喇叭的地方,會聽到廣播裡有提到跟你有關的事,聽的不是很清,但斷斷續續聽到一些相關的詞。甚至你在床上睡覺能聽到電視傳來的聲音,隱隱約約,斷斷續續在傳播與你相關的事,就是儀器製造的假象。以造成你精神恍惚,疑神疑鬼...,讓旁人看起來好像是“幻聽”。

  製造各種感覺,如壓迫感,疼痛感,焦慮感,興奮感,睏倦感等。而且他們雖然一直都將儀器作用於你身上,但大家發現沒有,有時他們講話,你可以不聽,繼續幹自己的事,但有時嘴巴卻不由自主就是要講話。並且嘴巴有乾渴,累的感覺,哪怕你講很少。這是因為他們給你的嘴施加壓力,迫使你跟他們對話,注意他們的言論,這樣旁人不知情的,以為你是在自言自語,一人偷笑等。而且由於他們使你注重與他們的對話,留意他們的話語,對身邊人的話語肯定就反映慢,或者忽略了,以至有時父母問,怎麼問你,你反映這麼慢,或不答覆我。而且表現為情緒不佳,因為他們將不良情緒傳給你大腦。使你不愛理家人,並開始與他們不停對話。同時不管對話時間長短,都有可能感到勞累(製造勞累感,壓力,咬牙切齒後的感覺)。這在Rinoa不知情的初期表現很嚴重,那時嚇壞了父母,但那時Rinoa也被假象矇蔽,以為全小區都有人誹謗,議論,偷窺我,也不知自己在父母看來是與莫須有做嘴巴鬥爭。那時不知有儀器,以為是對面的好多戶在說,就時不時打開窗戶,對這外面說,後來想大概他們有偷聽設備,我不開窗也能聽到,就做桌子跟前說,以為他們有偷聽設備,在屋內也能聽到。且認為父母年紀大了,等父母來了,他們就不說,實際是儀器製造的假象,並對你嘴巴施加壓力帶來的現象。父母看來就像跟莫須有做鬥爭,“自言自語”。後來Rinoa通過不放棄的蒐集資料追查此事,使受害者心虛,這種“症狀”明顯減少。但父母以為是通過調理睡眠,吃中藥的效果,而且由於,當初害人者製造太多假象,令Rinoa的話不大被父母相信。而且,害人者雖心虛,一面由於此事騎虎難下,他們也跑不了,所以就繼續騷擾Rinoa,但又不敢太囂張,生怕囂張會另更多人知道此事。一方面,又要想方設法阻止Rinoa公開此事,雖然不能完全阻止,但通過干擾,可以降低Rinoa辦事效率。所以隔段時間,給Rinoa帶來不良情緒,並給Rinoa造成嘴巴“自言自語”,這樣就會使Rinoa父母一直都相信是有...病才會這樣,並且也影響了Rinoa的效率。並且父母也認為按照他們的方法才會好轉,而不是追查,公開,蒐集資料,寫博客,這在他們看來是無用功。

  可以影響你睡眠,他們能讓你興奮,或製造噪音,讓你睡不着。也可以讓你在寫博客時突然感到非常睏倦,這就是他們用儀器製造的興奮感,噪音,以及睏倦感。大家有沒試過,有時你明明已經醒過來,但是卻無法動彈,就好像醒不過來似的,腦子你還會想,我怎麼醒不過來,這就是儀器製造的效果,與普通醒不了的感覺不同,是你的意識很清醒,但卻無法動彈。但可以用勁用毅力,努力醒過來,但如果寫博客時用,雖然可以用毅力克服繼續寫,但睏倦感會降低你的辦事效率。他們也會讓你有噁心感,這雖然無法阻止你追查此事,但也起到干擾降低你的效率的作用。與上面醒不過來相反的是製造睡不着卻沒有意識的狀態,因為我有被他們吵鬧睡不着就起來繼續寫博客的習慣,他們就用這點對付我:有時你睡覺沒睡着,但他們好像特意抹去你的意識,讓你意識不到你是醒的,等快天亮叫你,你才發現你沒睡。

  通過閲讀你的大腦信息,他們能獲取你的私人資料,比方說,你小時在什麼地方長大,有什麼親戚,讀了什麼學校等,你親戚,朋友的相貌,聲音,及其他你所知道的信息。Rinoa在一開始不知情的情況下,聽到小區有人說,她小時在...真不要臉,從小都不要臉....,除了誹謗的是假,其他私人信息都是真,深圳是移民城市,如果你聽到這個,會怎樣,一懷疑以前認識你的人也在傳播你的信息,一傳十,十傳百。像當初Rinoa在朋友那甚至聽到好像廣播中也在傳,一開始覺得偷窺還沒,後來是發展到覺得到處議論你,那些當面誇你的在你看來也成了當面誇你背後議論你的。但認為不是太嚴重,不理會,認為只要回國就能擺脫偷窺,誰知回國前遭到變本加厲的打擊,拿到飛機票的那晚和接下來幾晚睡不着,請清楚楚聽到窗外熟人議論,誹謗,編造你隱私的聲音,還有很多車喇叭的聲音。Rinoa的窗外有些樹擋着,所以看不清遠點的地方,當時以為是在有樹擋着,看不到的地方有那些車停着。而且聽到朋友的聲音,並沒想求證,覺得求證人家也不承認。而是想,好呀,你們跟我這麼熟都這麼誹謗我,枉我對你們這麼好。後來因為跟一個朋友特別好,聽到她的聲音,非常生氣,但又一開始沒直接問她,所以先打電話去她室友,旁敲側擊,想探知她晚上有沒在外面。當然是沒有,將信將疑,後來她看我很不開心,不舒服的樣子,又讓我去跟她住,安慰我,讓我覺得不大可能,她會這麼做,所以就跟她說,聽到她的聲音,她說我們這麼好的朋友,要說啥都會當面說啦,我是那種人嗎?但我的另一個朋友,跟Rinoa住一起,在好的朋友住一起,也會有矛盾,何況害人者時不時用儀器製造點她跟其他人議論裡的聲音,並激化一些小矛盾,Rinoa就不相信她了,實際是中了害人者的詭計。後來回國,因為Rinoa見過她媽媽,她媽媽以前還很喜歡我,說我好秀氣,氣質好。偷窺者利用這點,就造成她媽媽來我們小區議論,傳播我隱私,誹謗我的假象,讓我誤解她是誹謗我的。其實這些信息都是被害人者利用儀器從你大腦存儲信息中蒐集來,並加以利用,偽裝,製造假象。

  而且,由於你看什麼,聽什麼,觸摸什麼,記憶什麼,都會有相應的信息傳達到大腦,儲存起來。所以這就是,為何Rinoa即使呆在沒有窗的房裡,或天黑啥也看不到,也會感到有人偷窺,知道你幹啥,因為他們能通過大腦,感知你周圍,以及你身體的一切。並且既然你的記憶,他們能獲取,也就是你的密碼資料他們也能獲取,所以Rinoa從來不把密碼記在大腦內,而是打開記事本,隨便輸入一段字元,不要看,也不要記憶,然後拷貝,粘貼(ctrl+v)到地址欄,這樣他們就無法獲知你的密碼,當然前提是你的電腦沒病毒,沒黑客程序。

  他們也能潛移默化的把一些思想傳達給你,比方讓你做夢。比方Rinoa以前從不做夢,但那些害人者卻給Rinoa灌輸夢,就是想潛移默化的影響Rinoa。而且一開始還不敢做的太明顯,你醒來他們會減淡夢的記憶,所以Rinoa起來根本不記得夢,一方面不讓Rinoa一早懷疑他們有這種儀器,一方面這樣才能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但當他們的好夢被攪亂,他們就開始想報復你,提示你說你做了什麼夢,有什麼涵義...,但Rinoa的記性還不算差,Rinoa記得自己從小到大,除了生病發高燒會做夢,平常沒有,且這些夢都是自己從未在現實生活中接觸的,那麼夢的來源何來,憑空生成,肯定不可能,唯一解釋就是景X村II棟706家灌輸的。

  影響干擾你的記憶,有時你剛想起的事,如果不馬上記錄下來,他們會很快抹掉記憶,讓你很難想起來,就算想起來也要花很長時間費很大勁。

  他們還可把自己的意思加到你的頭腦,妄圖栽臓嫁禍,像景X村II棟的706的婊子,自己做婊子,害誹謗,曲解人家,並且自己整天在那,操你老母,然後把這個聲音通過儀器栽臓到你大腦,並且不斷誹謗你,妄圖把自己移花接木的聲音,製造成你自己受刺激想說"操你老母"的話,這樣他們在誹謗你,並且說我是你老母,好把自己這家亂倫的醜聞栽臓給你,妄圖把自己的醜聞變成“你的”。並且,他們不斷的用這種意圖或聲音刺激你,也想藉此栽臓誹謗你是“受刺激”發瘋。可這正好說明,移花接木的景X村II棟706家這真兇是瘋子。還有一點就是,提醒你留意你自己媽媽的聲音並加以曲解,或者讓你媽媽看你好像有點“反常”而說你,這樣,他們就會想製造,你“脫口而出”,操你老母的效果。如果你不說,他們就繼續刺激你大腦,說你不敢,可惜我看他們是不敢把自己的亂倫,通過自己的口親自跟大眾說出來,而是妄圖用儀器栽臓給別人,那我們就通過大眾公開他們自己亂倫的醜聞。看來他們製造假象,操來操去的說這說那,到把自己景X村II棟706一家的亂倫的醜聞給曝露了。

  但有些難友恰恰上了他們的當,經常在博客裡寫,老子操...,不知的人看到還覺得此人品質不好,或者有啥“精神問題”,並且害人者也恰恰更囂張的攻擊他。比方無處不在整天在自己博客裡,寫“操...”,估計就是這種情況,所以奉勸,受害者在碰到這種情況時,不要上了害人者的當,而要跟我一樣指明真兇:深圳市福田區景天北路景X村II棟706自己亂倫,栽臓...種種醜聞。 還有,受害後,受害者會出現許多許多的不適症狀,這麼多症狀的出現,本身就是很蹊蹺的事,是艾滋,免疫系統失靈,能出現如此多症狀??難友lionking的一句話已經道破玄機:“如果一個人生病,他不會出現那麼多毫不相關的疼痛,決不是自然現象,一句話,人為造病。”

  另外有難友還指出,她讀錯的字,在沒有其他正常渠道得知正確讀音的情況下,卻被聲音指出了正確的讀音。如果是幻聽,這種情況可能存在嗎?答案是確定的,不可能。

  干擾無線網,比方手機,還有無線上網。這是一些受害者都有碰到過的。有受害者一坐電腦跟前,上網功能就被干擾,無法正常曝光。還有國外受害者從其他人那搞到了重要資料,想第二天發給中國受害者,但是第二天發現重要資料從電腦中消失了,而他想找給他資料的人,也人間蒸發。而這個國外受害者還是搞電腦的,應該防護措施做的還不錯。還有一位做受害者討論論壇的,他本人不是受害者,長期使用offic,各項功能都很熟悉,但是他的offic卻差點崩潰,無緣由的崩潰,而且他自從做了受害者論壇後,網絡也經常出現問題。

 

原文網址:http://hi.baidu.com/qingdaofuluo/item/066f3e9d30b621c2b625316e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