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不僅僅需要監督美國反恐機構對犯人的不當行為。他們還要研制征服人類個性的新技術。

位於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一個犯人站在牢房門口,一個美國大兵從他眼前經過。

每當談到“心理學家和嚴刑逼供”,人們首先會想到治療效果。最終,接受刑訊者將受到何種處置,心理學家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要想撫慰那些心靈受到過嚴重摧殘的人,必須對這種心靈的摧殘的後果有著充分的了解。

心理學家還幫助我們了解,在什麼情況下應該動用刑罰進行審訊,對刑訊的原因他們也做了研究分析。然而事情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幾乎所有的刑訊都要對特定的人和特定的文化群體進行貶低踐踏,對他們所有的權利進行剝奪。

從歷史以及實驗性研究中我們都可以看到,人類是有分別的。在隨機的一些標誌中——膚色、信仰、出生地、性別或是性取向——這些是我們所劃定的界限,不允許別人踏入,因為我們把這些視為我們應有的基本人權。心理學家能幫助人們弄清這種分類機制。刑訊的前提條件和結果都在他們的研究範疇。

當人們談起“心理學和刑訊”時,很可能不會有人想到心理學家會對刑訊的產生和完善有所貢獻,他們甚至還親自參與了刑訊方法的研制。過去幾年裡,有越來越多的資料曝光顯示,好多心理學界的領軍人物都深陷這種惡性事件。

當民主權利國家站穩腳跟,並拓展他對公共事務的控制力後,刑訊的歷史也發生了變化。為了讓刑訊遁於無形,國家安全部門對刑訊的技術含量提出要求,於是產生了被人們稱為“清潔折磨”“白色折磨”“心理折磨”的方法。基於心理學而產生的刑訊方法可以像“傳統方法下”對犯人肢體所進行的傷害一樣,非常有效地擊垮犯人的精神意志。而最吸引軍隊和機密部門的地方在於,刑訊過後,這種新技術不會留下任何可見的外部傷痕。

在關塔那摩監獄、巴拉克以及阿布紮比的監獄中,“創新的審訊方法”的產生過程中,心理學家的參與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2007年該事件成為全球焦點:當時最大的心理學職業聯盟,美國心理學協會(以下簡稱APA)宣布,他們要讓心理學家研制“新的審訊技術”,要為安全部門培養人才,鑒於我們國家的損失,其他國家收到的損失以及無辜百姓的損失,心理學家們有責任貢獻自己的力量。

要想對白色刑訊的合法性效果有所理解,必須要對其背景進行進一步研究。依據國際權利公約看,只有在完全出於保護性意義上,才有權利使用刑訊。“禁止刑訊原則”不存在任何例外——即使是在政治或社會緊急狀態下也不能例外。不同於其他需要經過審查和斟酌的權利,刑訊是根本不允許存在的。

縝密的法律體系需要把國家的權力要求以及對控制力的追求列入法律範疇之內。不過,在過去,也有很多廢除“完全禁止刑訊”的嘗試。“新型審訊方法”的支持者自己也承認刑訊是“嚴厲的”“殘酷的”,但他們也強調,從根本上來看“新式審訊”並不涉及刑罰的使用。

 

一個關於“同情”的問題

某行為是否被視為刑訊,不僅僅要看他對受審者身體和精神造成何種程度上的傷害。受審問者覺得自己被刑訊者隨意擺布,才是明確的標誌。固定的,經常被混合使用的技術,會產生特別有效方法。從而摧垮一個人的意志。使用最多的是:空間和時間上的錯覺、與社會的隔絕、通過噪聲或刺目的光線給感官上帶來的痛苦,禁止睡眠以及身體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如性壓抑和對其文化進行踐踏。

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首次開始對感官折磨的後果進行研究時,當時名噪一時的心理學家卡納迪爾奧西比參與其中,並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西比宣布,他將著手瓦解被試驗者的個性。在接下來的兩到三天裏,他給被試驗者戴上隔音耳機,蒙上一只眼睛,還給他穿了件減輕觸覺的衣服。和其他的刑訊者一樣,西比嘗試各種方法來削弱一個人的反抗力和意志力。

1959年,軍事社會學家埃爾伯特彼得曼在著名的“高級刑訊技術”研究中歸納道:心理刑訊是“擊潰犯人最理想的方法”,在這裡與世隔絕,這會影響犯人的大腦機能,要實現這一點只需要剝奪他與外界的一切聯繫,讓他產生時間與空間的錯覺,打亂他的生物鐘,給他巨大的壓力,時間一長,他就會退化到低幼的程度。

同樣,一本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審訊手冊——惡名昭著的1963年版的“庫巴克”已經相當詳盡地描寫了為實現這一目的,應如何對一個人進行精神上的打擊摧殘。該手冊甚至明確地告訴學員,多虧有心理學研究,相關的技術才如此簡單易學:“用心理學技巧,不用肉體折磨地方法就能摧垮一個人的意志,這個聽起來深奧,操作起來並沒有那麼難。”

這份“庫巴克”手冊建議不時地通過向前或向後調時鐘來左右時間,從而使煩人陷入更深的自我困惑中。一旦時間感被攪亂,後續的方法就可以跟進了。最關鍵的地方在於,把受刑人的生活安排的一刻不停、亂七八糟——這種方法被稱為“愛麗絲夢遊奇境法”。

在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在刑訊方面的研究就再次興盛。只有當審訊技術摧毀定力最強的人的意志,並同時留下看不見的陰影時,它才稱得上是完美的審訊技術。在關塔那摩的行話中——審訊記錄中心理學家研制出的方法常常配以奇怪的名字。如“驕傲與自我沈淪”“嚴厲之上的恐懼”或“一個女性對宇宙的入侵”。

“驕傲與自我的沈淪”其背後隱藏的是,比如讓穆斯林犯人在女性的旁觀下、赤身裸體地接受審訊,或者身穿女士內衣大擺造型,還有強制**,或者讓他們扮成聽話的狗,任人擺布。與此同時,還要實施連日的睡眠禁止,剝奪其感官上的一切體驗,並讓其產生感官錯亂感,比如身體保持僵直幾小時一動不動,這會使犯人的心理崩潰,並最終征服他的意志。

這些方法的支持者總是以“這都是為了獲取有關於國家安全的資料信息才實施的”為理由,使刑訊合法化。但事實上,幾乎所有實際實施的過程中,首要的目的就是管制、羞辱和踐踏。

 

高級研究者的參與

關塔那摩監獄裏使用的刑訊技術是心理學家擬定的。尤其是一個叫“米歇爾和傑森聯盟”的公司。其中有一位叫約瑟夫瑪塔拉佐的前任APA主席參與其中。這家公司專門培養審訊專家,極有可能還在暗處(也就是說,在那些根本無懼社會對刑訊進行反對的國家裏)研發刑訊指南。

 

引用網址:http://17674862.blog.hexun.com.tw/69316200_d.html

原文:http://bbs.m4.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1802&page=1#pid2535513.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