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有一個錯誤,腦控是國家所為。

冒充受害人的目的也未必是否定腦控。

 


 

 

腦控隨筆

  不要低估了整人者,可以說,他們是相當狡猾的。不是十分狡猾,也不是十二分狡猾,是二十分狡猾!他們整了你,你不說,他們繼續整你;你講,他們就說你是神經病,是幻聽幻覺;你繼續講,他們還有技術有本事來證明你是精神病或神經病。你還講,他們還能把你整瘋!
對話已經快兩年了,我算徹底領教了。

  差不多有一個多月時間了,那些(經常跟我做腦中對話的)聲音突然把聲音放低了很多。比剛開始對話時的聲音,小了近5~10倍,我估計這時即便再有人用儀器(腦電波掃瞄儀)掃瞄我腦電波,如果不把信號放大的話,也未必能聽清或聽到他們的聲音,但他們的聲音,我是聽慣了,再小一些,也還是有聲音效果。我很難說得清聽他們聲音跟他們對話的那種感覺,那感覺就像有人拿着沒吸水的鋼筆在白紙上用力地刻劃一樣,或用毛筆沾着清水在水泥地面上寫字一樣,遠看,雖無色無形,但近看,卻有痕跡可尋。那感覺簡直難以言說,不像是聽到的,簡直就像刻在腦子裡的。不知為什麼,總讓我想起了激光唱片。

--平頂山楊曉慧
成稿時間:2008年



腦控隨筆

  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上網發貼時,經常在腦電波掃瞄儀相關網頁或貼吧中看到一些貼子,要麼,直接攻擊誹謗腦電波掃瞄儀受害者是精神病,精神分裂;要麼冒充受害者,裝瘋賣傻,故意製造一些“腦電波掃瞄儀受害者是精神病”的假象:要麼故意以受害者名義圍繞腦電波掃瞄儀技術散佈反動言論,嫁禍國家或**,憑直覺,我感覺,拋除一些無知者,這裡面極可能還有一些整人者。

  其實不說,大家都明白:網上魚龍混雜,有受害者,更有整人者。

  其實,說透了,一個真正的腦電波掃瞄儀受害者,身後都跟着一群整人者,受害人上網曝光受害真相,整人者呢,我想:它們不會只安於團團圍坐在終端電腦面前冷眼旁觀,說不定,也會上網,發發貼,藉以混浠是非,掩蓋他們利用高科技整人、殺人、逼人自殺的團夥犯罪真相。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整人者發的貼子可能還不比受害者少。畢竟一個受害者身後跟的都是一群整人者。受害人,不會上網的,也許還有一些,但整人者不會玩電腦的,我想不多了。

  藉此,我分析,網上極可能還有一些整人者。它們之所以冒充受害人,上來發貼,原因無外乎無外乎有兩種,一方面,主要是混浠視聽,借“現身說法”之機,否定腦控,迷惑大眾,把一些真正的腦電波掃瞄儀受害者推進“精神病”“精神分裂”的陷阱,進而掩蓋少數人利用腦電波掃瞄儀進行的高科技犯罪真相;二,主要是誤導受害人,讓受害人對國家產生懷疑牴觸敵對心理,讓受害人感覺誰都信不過,誰都靠不住,放棄求救求助,進而全面孤立受害人。這樣一來,他們整起人來就更肆無忌憚,隨心所欲了。

----平頂山楊曉慧 (2009/02/22)

 

腦控隨筆

  做為一個腦電皮掃瞄儀受害者,早在2006年10月份,我就和一些神秘聲音開始了腦中對話。在這裡,就我個人經常進行的腦中對話,我簡單對“傳音入秘”也或“腦中對話”這一腦電波掃瞄儀的技術做一歸納記述。

  腦中對話,即我想,那些聲音說,想與說的內容前後銜接,類似電話裡“一對一”或“一對多”的通話。不同的是,電話通話,不僅要用嘴說,更重要的是還要有設備,如手機、小靈通、固話等電子設備;而腦中對話,受害人既不用張嘴,更不用打電話,受害人聽的是聲音,動的是意念。說句不好聽的話,那感覺就跟打聊天電話,進到公共聊天室裡多人在線聊天一樣,只是聊天電話的公共聊天室,多人聊,話題是隨意的。而腦中對話,指向都是受害者一個人。

基本上它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整人者:說。
受害人:想。
整人者:說。圍繞受害人的思考內容,攻擊受害人。
受害人:聽著整人者聲音,繼續想。
整人者:圍繞受害人想法,接著說。

------

  另外,整人者,除了喜歡圍繞受害人的思考內容,攻擊漫罵受害人外,有時還喜歡重複受害人想法,重複受害人周圍人話語,讓受害人覺得個人一點隱秘都沒有,自己想什麼對方都知道,漸漸放棄精神上、行動上與整人者對抗;有時整人者還喜歡造謡誹謗,故意將受害者的朋友、家人,說成與其一夥的,離間受害人與家人、朋友、同學的感情,讓受害人產生極大的懷疑心理,迴避與家人朋友多接觸,慢慢走向孤獨、自閉。因為缺乏必要的溝通,受害人的家人、朋友因不瞭解真相,有時僅憑受害人說的腦中能聽到很多聲音,極易產生誤會;更有甚者,有的整人者,還經常上來講,說他們很有人,講誰誰誰都是他們的人,或***、***、***跟他們都是一夥的,藉以從精神上徹底孤立受害者,讓受害者覺得誰都靠不住,去哪裡講都沒有用,最終放棄求助或求救。

----平頂山楊曉慧

 

腦控隨筆

露“餡兒”

  在早餐中,我最喜歡吃、最常吃的就要數包子了。一提起“包子”,我就想起了中國一句很流行的俗語:“露餡兒”。

  在我的理解中,只要是包子,一口口吃下去,遲早會吃出餡的,是蘿蔔大肉,是韭菜雞蛋,一吃準知道。露餡,不折不扣是吃出來的智慧。

  做為一個腦電波掃瞄儀受害者,我相信,有腦電波掃瞄儀在,有些事,遲早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像有些人做了壞事,背地裡整了人,他們可以不說,甚至也管得住受害者不說,但他們管得住他們自己想或不想嗎?可能只是提了一個名字,就能讓他們心驚肉跳,重新把自己曾經做過的壞事一一回想起來。假如有一天,我死成他們說的那樣子,我不信他們想不起我是誰,記不往我是被誰整死的,怎樣被他們整死的?

  我奉勸那些整人者,沒事也應該多吃幾頓包子,吃久了,說不定就能悟透了:知道做壞事不長久,知道害人如害已,知道紙裡包不住火,知道沒有不透風的牆,知道吃包子總是要見餡的------也許壞事就可以少做許多。

———— 平頂山楊曉慧

 

引用網址:http://a328563336.blog.163.com/blog/static/17823927320110165538315/

c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